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我会为你夺回一切
    面对沈风的质问。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人并没有动怒,反而神色缓和了很多,道:“轻雪在回到慕家之后,经常会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,我名叫慕三剑。”

    楚海祥得知中年男人的姓名之后,脸上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听说过慕三剑的名号。

    慕三剑在一重天内有些名气,据说他只修炼了三式剑招,和敌人对战的时候,三招之内必定战胜对手。

    他原本并不是叫慕三剑,后来在一重天内闯出名气之后,别人给他取了这个外号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他本人也直接用这个外号来作为名字。

    慕三剑是慕家旁系内的人,他平时很少回慕家,一直在外历练闯荡。

    哪怕是和慕家有些关系的云景腾,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慕三剑本人。

    当慕三剑自我介绍的时候,沈风脑中响起了小黑的声音:“小子,这丫头的紫凤神体果然被人给夺走了,之前我听到她姐姐晋升为双凤神体的时候,我便有这样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不等沈风和小黑进一步沟通。

    慕三剑继续说道:“轻雪的紫凤神体被人夺走了。”

    和小黑猜测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之后,慕三剑语气中布满了杀意,道:“我这次是特意为了轻雪而回来的,谁知道她觉醒的紫凤神体,竟然会被慕菱语夺走,她实在是太心狠手辣了,轻雪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妹妹啊。”

    从嘴巴里呼出一口气之后,他又说道:“我会一种入梦之术,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轻雪这些天一直在做噩梦,她的噩梦便是不停在回忆,自己被夺走紫凤神体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她的梦境,应该是之前真实发生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慕三剑手臂一挥,一股温和的力量进入沈风等人的眉心,他们并没有去阻拦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沈风等人脑海之中,浮现了一幕幕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在一间昏暗的石室之内。

    有一名身穿华丽衣袍的中年女人,以及一名和慕轻雪有几分相似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这年轻女子应该便是慕菱语,而中年女人是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画面之中,慕轻雪身体被限制了行动能力,慕菱语在她两边的手腕上划开了一道伤口,随后利用特殊的方法,将她的手腕浸泡在了药液之中。

    这种药液能够逼出慕轻雪体内的精华之血,这些精华之血便是紫凤神体的来源。

    这种被逼出精华之血的过程,极为的痛苦,全身骨头、血肉和经脉,无时无刻都像是被巨力碾压着。

    沈风他们不仅可以看到画面,还可以感受到其中的说话声音。

    慕轻雪起先是处于昏迷之中,在开始逼出她的精华之血后,她随即苏醒了过来,感受到全身撕裂的剧痛,看着面前神色冰冷的慕菱语和其母亲,她声音森冷的喝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慕菱语神色淡漠道:“慕家只需要一位真正的天才,而你不配拥有紫凤神体,倒不如将你觉醒的紫凤神体融入我的体内,让我的紫凤神体得到进化。”

    一旁那名中年女人也声音冰冷无比的喝道:“贱婢,你母亲身份低微,你以为觉醒了紫凤神体就能改变命运吗?让菱语更上一层楼,这是你唯一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绝情残酷的声音传入慕轻雪耳中,让她有一种极致的不甘,然而随着药液之力的催发,她彻底陷入了一种无尽的痛苦之中,身体内的精华之血在一滴一滴的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当慕轻雪体内的精华之血要全部流出来的时候,一股巨力撞击开了石室的门,一名满脸肃穆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,他喝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转而,他的目光定格在慕菱语的身上:“轻雪是你的妹妹!”

    慕菱语看着极为虚弱,但始终没有昏厥过去的慕轻雪,道:“父亲,她不配做我的妹妹!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女人神色不悦,道:“事已至此,她体内的精华之血已经被被逼出一大半,根本没有可能放回她体内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现在收手,她的紫凤神体也会溃散,倒不如将她的精华之血全部逼出来,让菱语的紫凤神体得到晋升。”

    嘴唇发干惨白的慕轻雪,目光看向了那名中年男人,眼底深处带着一种希望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冲入了石室之内。

    慕轻雪觉醒了紫凤神体,突然之间消失了,慕家的很多长老都十分担忧,一直在寻找慕轻雪的下落。

    刚刚这里门被轰击开来的动静传到了外面,当他们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,一个个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慕菱语声音平静的开口道:“如若我获得她的精华之血,有很大的几率晋升为传说中的双凤神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要为这个废人出头吗?流出她体内的精华之内,根本放不回她的体内了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长老,你们认为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?哪怕你们觉得是我的错,要对我进行处罚,我也会接受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她的语气轻描淡写,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那些慕家长老思索了一会之后,一个个全部若无其事的离开。

    最终包括最先冲进来的那名中年男人,他同样袖袍一甩,对着慕菱语她们冷哼了一声之后,他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身体内的精华之血全部被逼出来,等于是没有多久日子可以活了,他只有两个女儿,如今慕轻雪确定废了,他所有希望只能放在大女儿身上,心中虽说有些恼怒,但知道如若慕菱语能够拥有双凤神体,这对于慕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无法动弹的慕轻雪,看着一个个冰冷无情的长老走出石室,包括自己的父亲最后也离开了,她整个人眼神涣散,彻底陷入了一种悲哀、不甘和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风等人在感受完脑中的画面之后,他们脸上被怒火给彻底布满,胸口一种压抑的感觉,对于慕家的所作所为,他们有一种踏平慕家的冲动。

    楚海祥皱眉道:“慕家竟然如此对待慕轻雪,他们真是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云景腾咬牙切齿:“慕菱语和她的母亲简直是狠毒到了极点。”

    唯有沈风沉默了好久,他蹲下身子,看着脸色惨白,闭着眼睛的慕轻雪,道:“你放心,我会为你夺回一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