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
    慕菱语修为早已跨入地玄境。

    如今紫凤神体又晋升为双凤神体,她的战力绝对变得更加强大了。

    虽说沈风的战力也极为不俗,但他的修为才灵玄境五层而已。

    灵玄境和地玄境之间相差太多,在楚海祥和云景腾看来,沈风根本就是去送死啊!

    “沈小兄弟,我们理解你想要为慕轻雪报仇的心情,不过,此事真的急不来,我们必须要有一整套详细的计划。”楚海祥劝说道。

    沈风摇了摇头,道:“楚宗主,你认为我会去白白送死吗?我有把握能够战胜慕菱语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众取走这个女人的性命,我想如若慕家还要点脸,他们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。”

    “她如此狠毒的夺走轻雪的紫凤神体,理应要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楚海祥看着一脸严肃的沈风,他心里面一阵苦笑,清楚对方应该不是在胡说。

    沈风给他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以灵玄境五层的修为战胜地玄境的修士?楚海祥还能够说什么吗?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他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沈小兄弟,既然你有把握战胜慕菱语,那么我立马去联络一些老友,确保你当众取走慕菱语的性命之后,慕家不敢对你当众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狗急了会跳墙,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,一旦你战胜慕菱语,你必须要立马离开风剑城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离开风剑城的范围,你才能够算是脱离危险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到楚海祥如此支持自己,他将这份情谊记在了心中,将来他会报答云霄神宗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走回了慕家的老庄园内。

    慕三剑一直在房间内照看慕轻雪,见沈风平安无事的回来之后,他心里面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风走到昏厥的慕轻雪身旁,神魂之力将其笼罩之后,他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,道:“轻雪的生机在极具减少,再这么下去,恐怕她撑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慕三剑满脸愁云,道:“很多办法我都试过了,这丫头全身的精华之血被抽走,我根本无法为她续命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一旁的云景腾犹豫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师尊,我二伯那里有一块天陨神木雕刻而成的木牌,如若能够将这木牌放在慕轻雪身上,那么她的生机绝对能够稳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天陨神木乃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,哪怕是在如今的一重天之内,也几乎很难看到了。

    这天陨神木内蕴含无比浓郁的生机之力,佩戴在慕轻雪身上,倒是真的能够稳住她的生机。

    云景腾知道这次慕家的天骄宴,自己的二伯一定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他的二伯和慕家的二长老有着非常好的交情,绝对不会错过这次天骄宴。

    如今距离天骄宴开始越来越近,云景腾知道云家人肯定来到了风剑城内。

    沈风从楚海祥口中了解到了关于天陨神木的作用,他知道云景腾当初是未婚妻,被自己的堂哥给抢走,最后被迫离开铭纹阁总部,来到了青州城铭纹阁分部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云景腾和云家的关系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沈风可以想其他办法,只是不等他开口说话,云景腾的身影便掠了出去,同时声音传入房间内:“师尊,你不必为我担心,我好歹也是云家嫡系子弟。”

    云景腾看到自己师尊脸上犹豫的表情,猜出了师尊心里面的想法,不禁一阵的感动。

    自从拜沈风为师的那一刻起,他便真心实意的将沈风当做师尊看待,他自然想要帮师尊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沈风看着远去的云景腾,口中微微叹了口气,知道自己阻拦也没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慕家的老庄园之后。

    云景腾一路向风剑城繁华地段掠去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在他远离了西面的荒芜之地后,从魂戒之内拿出了一块青色玉佩。

    云家的人身上都有这么一块玉佩,在一定范围内,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云景腾经过一家气派无比的客栈时,他手里的青色玉佩不停闪烁了下来,脸上是极为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好久没和云家的人见面了。

    不过,该面对的事情总归要面对,哪怕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,他早晚也要面对现实,曾经他一直是在逃避。

    走入客栈。

    向三楼的一个房间内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门口之后,云景腾还没有敲门,“吱呀”一声,房间门便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名模样清秀的女子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相貌算得上是漂亮,在她看到云景腾时,脸上的神色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她便是云景腾原来的未婚妻丁敏霜,修为在灵玄境二层。

    丁家在一重天内同样是一个一流势力。

    房间内还有三个男人,其中一个相貌平凡的青年,他是云景腾的堂哥云继武,同样也是云景腾二伯的儿子,修为在地玄境一层,在云家内算得上是真正的天才子弟。

    当然,云继武便是抢走云景腾未婚妻的人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模样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,其中一个满脸肃穆的人,乃是云景腾的二伯云博延,另一个看上去稍微和善一些的男人,他是云景腾的父亲云博易。

    云景腾没想到这次自己的父亲和丁敏霜都来了风剑城,脸上的神色有几分尴尬和憋屈,站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云继武嘴角浮现笑容,说道:“原来是景腾啊!刚才玉佩闪烁,我们以为是云家的其他子弟偷偷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青州城的铭纹阁分部吗?怎么会来到风剑城?”

    他提到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得意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云景腾是被迫去往青州城的。

    原本云景腾和丁敏霜从小定下婚约,这云继武见长大后的丁敏霜相貌出众,最重要他无意间看到了丁敏霜的魂印。

    丁家从来没有公开过丁敏霜的魂印。

    因为那次意外,云继武知道了丁敏霜觉醒的魂印。

    只要和丁敏霜发生那种男女之间的关系,在这个过程之中,双方都能够加快修炼速度。

    这对于男修士来说,这种女人绝对是梦想中的妻子人选。

    后来,云继武想尽办法取消了云景腾和丁敏霜的婚约,让自己成为了丁敏霜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云景腾父亲的性格向来软弱,而云继武的修炼天赋,要比云景腾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虽说云景腾跨入了铭纹师的行列,可在云继武父亲的插手之下,云景腾直接被驱逐到了青州城内。

    面对云继武脸上的嘲弄之色,云景腾深吸了一口气,并没有去理睬这家伙,而是将目光看向云博延,道:“二伯,我想问你借用天陨神木。”

    云博延眉头皱了起来,喝道:“你不在青州城待着,前来风剑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立马回到青州城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