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别给家族惹祸
    云博延不问缘由直接一番喝斥!

    这让云景腾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不停压制着身体里燃烧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当初已经妥协,没有在婚约的事情上纠缠,像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的去往了青州城。

    这一切全部是云博延和云继武所为。

    而这云博延和他刚刚见面,就这番恶劣的态度,难道想要让他一辈子待在青州城吗?

    云博易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,虽说他性格软弱无比,但云景腾毕竟是他的儿子啊!

    在他想要开口之时。

    云博延或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,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几分,先一步开口道:“博易,我说话的语气是重了一些,不过,我也是为景腾好啊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二哥退了一步,云博易没有在此事上停留,问道:“景腾,你要借用天陨神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云景腾看着自己这位父亲,心中悠长的叹了口气,道:“我是为了救人。”

    这次云博延问道:“你要救谁?”

    云景腾自然不能说是救慕轻雪,在他想要编造一个谎话之时。

    云博延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,质问道:“你该不会想要救慕轻雪吧?”

    “关于慕轻雪的事情,我已经从慕家二长老口中得知,你所在的青州城和云霄神宗相隔如此近,你和慕轻雪是不是认识?”

    被云博延突然之间这么一问,云景腾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变,他没想到自己的二伯,能够猜出他要救的人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这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云博延非常的精明,对于这次慕轻雪的事情,他了解的非常之多。

    这次云景腾忽然来这里借用天陨神木,而慕轻雪曾经又是在云霄神宗修炼,和云景腾接触到的几率很高。

    所以,云博延才有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虽说云景腾是为了师尊,才来这里借用天陨神木,但不管怎么说,云博延也算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在捕捉到云景腾脸上的细微变化之后,云博延脸上顿时布满怒火,喝道:“云景腾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慕轻雪早已被慕家抛弃,如若你出手救治慕轻雪,那么你会成为慕家很多人眼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死活是无所谓,但你身体里流淌着云家的血液,到时候,慕家肯定会迁怒于我们云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给家族惹麻烦,立马滚回青州城去。”

    在猜出云景腾的来意之后,云博延更加不留情面,直接让云景腾滚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云博易脸色变幻不定,摇了摇头道:“景腾,你太不懂事了,如今的慕家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,你这是要将我们云家往火坑里推啊!”

    丁敏霜对云景腾一脸的失望。

    而云继武则是满脸戏虐的看着自己这个堂弟。

    云景腾身体里非常压抑,道:“我不会连累云家,我用天陨神木救治慕轻雪的事情,绝对不会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我可以退出云家,从此和云家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二伯你这次能将天陨神木借我一用,再有之后天骄宴上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我都希望你们不要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云景腾弯曲着后背,低着头恳求着向云博延等人鞠躬。

    哪怕当初被驱逐到青州城,他也没有向谁低头请求过,只有在拜师沈风的时候,他才一直跪地不起。

    这第二次低头,又是为了沈风这个师父。

    看着弯腰低头的云景腾。

    云继武冷笑着说道:“景腾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?我父亲他们要做出什么决定,不是你能够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离慕轻雪远一点,她早晚会变成一个死人,这次天骄宴的主角是她的姐姐慕菱语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敢做出对云家不利的事情,那么我们会将你押送给慕家处置,你给我好自为之,最好听我父亲的,立马滚回青州城。”

    云博易对着云博延露出一抹歉意之色,道:“二哥,是我教子无方,我现在便让他回青州城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对着云景腾,喝道:“还不给我出来,以后别给家族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先一步走出了房间,眼睛瞪着云景腾。

    一抹悲哀之色在云景腾脸上浮现,他的低头弯腰的请求,或许在这些人眼里只是一个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身体里憋着一口气,云景腾跟着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丁敏霜犹豫的看着云景腾离去。

    云继武平淡道:“敏霜,去和他做个了结,我看得出他还没有放下你,我要你亲口告诉他,以后你是他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丁敏霜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跨出步子也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云景腾跟着自己的父亲走出客栈之后,来到了旁边的一条巷子里,父子两相对而立,目光对视着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当丁敏霜走入巷子之后,才打破了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景腾,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现在风剑城的形势你知道吗?如若你和慕轻雪走的太近,最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你安心留在青州城铭纹阁分部,等有一天在铭纹一途上真正成长起来,家族会对你重视的。”云博易深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丁敏霜也开口道:“景腾,云叔叔说的不错,你不要卷入慕家的争斗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其实一直在等你,可你今天让我非常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我很有可能会成为你的嫂子,我希望你不要到了那一天才后悔。”

    听着自己父亲和丁敏霜的话语,云景腾嘴角自嘲的笑容越发浓郁,目光盯着云博易,道:“父亲,从小到大,我没有求过你任何事情,刚刚哪怕我低头弯腰,你们也无动于衷,我愿意退出云家,从此不再是云家之人,只求你们能借我天陨神木一用,这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如果是云继武提出这个要求,你们肯定不会是这副态度,就连你这个做父亲的都认为是我的错,我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云景腾做人做事,只求无愧于心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的目光又看向了丁敏霜,道:“曾经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单纯的丫头,看来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,我记得小时候,我无论做错任何事情,你都会站在我身边,现在你变了,我会接受将来你是我嫂子的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所做的一切和云家毫无关系,你们可以对外宣布,已经将我逐出云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云景腾头也不回的转身。

    可在转身的瞬间,他的眼眶有些微红,他是一个多么倔强的人,但这一刻,却忍不住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毕竟眼前的是他的父亲和曾经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太无能了!连这点小忙都帮不上你。”云景腾在心里面自语道,他打算跟着沈风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他相信自己师尊,在将来总有闪耀一重天的那么一天。

    他作为沈风的徒弟,在将来也会享受到无上光荣,他要让云家的这些人全部后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