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别分心
    一般情况下。

    哪怕是品级比高一些的炼心师,一次能炼制出五瓶灵液,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数字。

    况且在如今的一重天之内,最高等级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。

    现在一重天内的炼心师,好像能一次炼制出三瓶灵液,这已经是极为了不起。

    一重天内的炼心师,大多一次只能炼制出一瓶到两瓶的灵液。

    虽说楚海祥等人都不是炼心师,但他们曾经都见过炼心师炼制灵液,看到沈风如此牛掰的直接炼制出七瓶灵液,他们能不傻眼嘛!

    再者,二品炼心师在一重天内的地位已经不俗,毕竟三品和四品炼心师的人数有限。

    二品炼心师已经能够成为各大势力内的座上宾。

    沈风没有去注意楚海祥等人的表情变化,他在炼制完二品玄灵续命液之后,嘴巴里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炼制二品灵液。

    如今他可以称之为是一名二品炼心师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炼制玄灵续命液,他同样是出了一点细微的错误,要不然炼制出来的玄灵续命液还要多呢!

    这种二品灵液只有第一次服用才有作用。

    沈风从地面上站起身之后,目光看向了楚海祥和云景腾等人。

    注意到自己师父的目光之后,云景腾连忙走上前,低着头说道:“师尊,我没有能为您……”

    沈风摆了摆手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道:“你不必如此,尽力便可,你的这份心意为师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将其中两瓶玄灵续命液递给了楚海祥和慕三剑,看到这两人要拒绝,他说道:“天材地宝是你们提供的,这两瓶玄灵续命液你们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只有第一次服用的时候有效果,而且只对地玄境之下的修士有用,但你们可将其赠送给自己的晚辈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又随意的递给了云景腾一瓶玄灵续命液,道:“这次去找云家之人,肯定是和他们闹翻了吧?今后我想他们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。”

    云景腾看着师尊塞在他手里的瓷瓶,心中久久不能平复,他听说过玄灵续命液,这是一种早已失传的二品灵液,拥有极为逆天的效果啊。

    楚海祥和慕三剑方才同样是愣住了,他们虽说知道沈风在炼制二品灵液,但具体是哪种二品灵液,他们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如今从沈风口中得知这种灵液的名字之后,他们心里面也无法平静,要知道玄灵续命液在一重天内,没有其他炼心师能够炼制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将来说不一定他们认识的人,或者自己的晚辈会遇到危难,有了这一瓶玄灵续命液,最起码能够多拖延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一个月的时间,足以改变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楚海祥不再矫情,将瓷瓶收起来之后,说道:“沈小兄弟,谢谢的话我不在多说,反正云霄神宗也如同你的家,在一重天之内,无论是谁对你动手,我们都力挺你到底。”

    慕三剑笑了笑,道:“以后有事情便说一声,我慕三剑别的没有,就只剩下这条命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云景腾想要拒绝,不过,沈风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道:“我们现在去看看轻雪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直接掠入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慕三剑和楚海祥随即跟了进去,云景腾脸上浮现了苦笑,明明这次他没有借到天陨神木,到头来,师尊反而送给他一瓶如此珍贵的玄灵续命液,他真的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,发誓今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背叛师尊,哪怕是死!

    沈风来到慕轻雪身旁之后,想要试着将玄灵续命液,喂给她喝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慕轻雪陷入昏厥之中,生机越来越少,她根本没有自己吞咽的能力。

    试着用玄气牵引,可慕轻雪喉咙仿佛堵住了一般,液体无法流入她的胃里。

    用了很多种办法,眼看着慕轻雪的生机一直在减少。

    慕三剑忍不住说道:“小兄弟,你试着用嘴喂药给轻雪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脸色一阵古怪,他从来没想过要占慕轻雪的便宜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慕三剑看出了沈风的尴尬,他继续道:“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,你这是在救轻雪的性命,我想她会理解的,不能再继续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楚海祥也说到:“沈小兄弟,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两人的劝说之后,沈风心里面无奈的叹了口气,为了维持住慕轻雪的性命,他只能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楚海祥看到沈风同意之后,他和慕三剑等人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待到房间里只剩下沈风和慕轻雪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脸色苍白无比,模样却依旧美丽的慕轻雪,他将一瓶玄灵续命液含在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随后,他弯下身子,嘴巴贴在了慕轻雪冰凉且温润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他的舌头撬开了慕轻雪的贝齿,将玄灵续命液喂给慕轻雪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舌头和慕轻雪的舌头触碰在了一起,通过自己的舌头,将玄气注入到慕轻雪的舌头之内。

    刚才只是用玄气牵引,根本无法直接将玄气注入慕轻雪的舌头内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的舌头相互接触在一起,这样倒是顺利了很多,很快,慕轻雪的喉咙动了一下,玄灵续命液在顺着喉咙,流入她的胃里面。

    沈风按着慕轻雪的身子,想要帮其催发出药力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女人现在没有能力催发药力,只是沈风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,他发现自己在外面无法帮慕轻雪催发药力,难道是精华之血被全部抽取,促使这女人体内产生了异常的变化吗?

    想到此处。

    原本要移开嘴巴的沈风,只能继续贴在慕轻雪的嘴唇上,舌头再次和慕轻雪的舌头抵着。

    尝试着通过自己的舌头,将玄气源源不断的注入慕轻雪的舌头之内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感觉到注入慕轻雪舌头内的玄气,在不停的流入其胃里面,最后在催发其中的药力。

    发现这个办法有用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的舌头牢牢的抵着慕轻雪的舌头,他现在真的是在救人啊!根本没有其他任何杂念。

    玄灵续命液的药力在慕轻雪身体里逐渐激发之后。

    这女人减弱的生机在稳定下来,甚至她的手指颤动了一下,眼睛居然慢慢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起先脑中一阵迷糊,看着如此近的脸庞,感受着自己嘴巴里的温热,她顿时有一种不知所措,全身没有力量去挣扎,脸颊立马羞红一片。

    沈风随即给慕轻雪传音,道:“别分心,集中精神,试着自己在体内运转功法。”

    听着沈风的声音回荡在脑海之中,慕轻雪的脸颊更加红了,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