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除非是必死之局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慕三剑带着慕轻雪坐上了飞行法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举办天骄宴的地方,已经有不少人抵达。

    这里是风剑城最大的一片广场。

    在广场的正中间,竖立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男人石像,这乃是慕家的先祖。

    当年慕家在晋升顶级势力的时候,他们在这里建造了一片广场,将自己先祖的石像摆放在这里,凡是前来广场的修士,如若修为在天玄境之下,那么必须要对慕家先祖的石像跪拜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前来这片广场的人太多了,慕家破例了一次,暂时不需要让人对着石像跪拜。

    这还是控制人数的情况下,只有收到请帖的人,才能够走入广场。

    在这片广场的入口处,有慕家地玄境的长老把守着,不会让任何人混入天骄宴。

    眼下距离天骄宴正式开始,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沈风、楚海祥和云景腾没有急着进入广场,而是在附近的一处酒楼,要了一个包间,简单的点了几道菜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,正好对着广场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风等人看着拿出请帖之后,不停进入广场内的人,他们脸上的神色有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虽说慕家是近数百年内新晋的顶级势力,但他们的号召力也绝对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楚海祥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之后,说道:“在你闭关的时候,我已经传讯给了三个一流势力的宗主,他们这次带着宗内的弟子,正好也来参加慕家的天骄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三个宗门和慕家之间,并没有非常熟络的关系,他们的宗门正好距离慕家并没有多远,才会收到慕家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在生死决斗中战胜慕菱语,由我和他们来说几句公道话,我想慕家也不会撕破脸皮,不顾一切的当众对你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沈风知道楚海祥肯定承诺了对方什么好处,要不然这种浑水,哪怕是一流势力的宗主,也不太愿意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说太多的感谢也显得苍白无力,最终沈风只是点了点头,拿起旁边的酒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,对着楚海祥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楚海祥很喜欢沈风这种不矫情的性格,同样是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口干了之后,说道:“沈小兄弟,只要你能战胜慕菱语,我拼了这条命,也要把你安全送出风剑城。”

    云景腾非常的愧疚,他现在连什么忙也帮不上,口中说道:“师尊,您一定要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包间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门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对此,沈风猛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只见有三男一女走了进来,他们便是云景腾的二伯云博延、堂哥云继武、父亲云博易和曾经的未婚妻丁敏霜。

    云景腾没有将代表着云家子弟的玉佩扔了,在沈风闭关的时候,他一直一个人独自思考。

    如今这块玉佩在他怀里的衣衫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云博延等人之后,云景腾才想起了玉佩还在怀里的衣衫之中,传音给沈风和楚海祥,告诉了他们这些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云继武在看到云景腾之后,直接喝道:“你怎么还没有滚回青州城?难道真的想要大闹天骄宴吗?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!”

    沈风脸上浮现了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而楚海祥同样是一脸不耐烦,“嘭”的一声,手掌一用力,手里的杯子化为了碎片。

    接着,他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这些碎片犹如子弹一般,朝着云继武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云博延等人没想到楚海祥会突然动手,他们没有能够及时阻止。

    至于云继武的修为根本无法和楚海祥比,他完全没有躲避的可能性,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的同时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噗嗤!——”

    一块块碎片没入了云继武的身体之内,倒是避开了他的要害之处,他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原本云博延和云博易便觉得楚海祥很熟悉了,他们曾经见过一次楚海祥,此刻终于是想起对方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云博延脸色一阵难看的跨出了一步,道:“楚宗主,和一个晚辈一般见识,恐怕有失风度吧?”

    楚海祥一脸冷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别让我说第二遍!否则你们全部会被我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见楚海祥如此不给面子,云博延脸色一阵发青,看着自己儿子多处部位流着鲜血,他很想为云继武出口气,可他哪怕和云博易联手,也不可能战胜楚海祥,咬了咬牙之后,他扶着云继武,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云博易和丁敏霜一脸复杂的看了眼云景腾。

    离开包厢之后。

    云博延低声喝道:“慕轻雪曾经是云霄神宗的人,如若这次楚海祥要为慕轻雪出头,那么我看他别想走出风剑城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一脸阴沉的盯着云博易,道:“博易,必要时候,立马宣布云景腾已经被逐出云家,而你也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云博易点头道:“我不会让这逆子连累到云家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云博延脸上的神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,准备去先帮自己儿子取出杯子的碎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距离这座酒楼不远处的一栋古建筑的房顶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中年男人,手里托着一个酒坛,时不时会往嘴巴里灌一口酒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旁的一名青年,身上的衣衫破烂无比,可以清楚的看到其身上布满了狰狞的伤口,犹如是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蚯蚓一般。

    “葛前辈,您说沈师兄会怎么做?”贺磊和之前相比又改变了很多,他身体内的气势变得更加狂暴且凶残,而且修为居然提升到了初玄境九层。

    葛万恒随口说道:“这还用说吗?以他的性格,八成会向那丫头的姐姐提出生死决斗,又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了。”

    贺磊脸上隐隐浮现担忧,这次的对手可不是常鸿岳等人,他听说慕菱语是地玄境的强者,忍不住道:“葛前辈,您不打算出手吗?”

    葛万恒随意在房顶坐了下来,道:“除非是必死之局,否则我不会出手相助,这是他必须要经历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也别浪费时间,九死天炎诀虽说强大,一开始修炼的时候,进展会非常的快速,但等你跨入地玄境之后,修炼速度也会放慢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盘腿运转功法,争取早日跨入灵玄境,将来你要和这小子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贺磊不再多言,这些日子他受尽了无数残酷的修炼,甚至可以说是生不如死,修为才能够提升到初玄境九层。

    不过,他选择要跟随沈风,所以必须要坚持下去,他时刻记得,今后自己要为沈师兄而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