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只需一招
    沈风淡然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。

    在场不少修士微微摇着头,他们认为自己太高估沈风的智商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小子简直是愚蠢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。

    云博延等云家之人脸上布满笑容,他们当然希望沈风和慕菱语决斗,到时候,楚海祥等人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慕菱语看了眼慕轻雪,淡漠道:“你看中的这个男人太没脑子了,明知道此番选择必死无疑,他却如此一意孤行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并不叫做有勇气,纯粹只是一个没有实力和脑子的莽夫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会亲自取走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转而,她将目光看慕震古,说道:“父亲,我接受他的生死决斗。”

    慕震古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,身影瞬间来到了广场西面的位置,他的手臂猛然一挥,双脚之下玄气涌动。

    只见,整片广场一阵微颤。

    随后,从西面位置的地底之下,在升起一个巨大的擂台。

    慕震古对自己女儿的战力非常有信心,况且沈风只有灵玄境五层的修为,他需要担心什么吗?

    “这个擂台是专门为生死决斗所准备的,只要开启其中的铭纹阵,整个擂台会被一层能量罩包裹住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根本无法插手擂台上的战斗,除非是天玄境九层的强者,才能够轰破能量罩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擂台上必须只剩下一个人的气息,笼罩着的能量罩才会自主散去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之后,慕震古冷然的目光盯着沈风,继续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想要送死,那么我们慕家也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场生死决斗,除了不能服用提升修为的灵液之外,不限制使用任何法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一脸深沉的看了眼慕轻雪,传音道:“轻雪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慕轻雪闻言,身体微微颤动了两下,贝齿紧紧咬着嘴唇,明明是慕菱语夺走了她的紫凤神体,到了如今,她的父亲竟然还说出这番话来,她心中无比的酸涩。

    纵使此刻慕家完全占据了上风,楚海祥眼眸里的神色依旧坚定,他对着沈风传音道:“沈小兄弟,哪怕你最后真的战胜慕菱语,眼下所有人全部站在慕家那一边,恐怕我们想要离开这里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沈风心中微微叹气,给楚海祥和慕三剑同时传音:“待会你们保护轻雪和景腾,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如若真的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,他只能选择服用血无命送他的血魂丹,暂时获得天玄境的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,在没有被逼到绝境之前,沈风不会去考虑服用血魂丹。

    毕竟一旦药效过去,他不仅会陷入好几天的昏迷之中,而且还会身受重伤,这可是非常冒险的行为。

    在传音结束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单脚蹬地,身影瞬间掠上了广场西面的巨大擂台上。

    见此,慕菱语也没有犹豫,身影出现在了沈风的对面,脸上是冷若冰霜的神色,对于这场生死决斗,她真的没有过于看重,只觉得如同过家家一般。

    在两人依次站上擂台之后,其中的铭纹阵顿时开启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层淡蓝色的浑厚能量光罩,将整个巨大擂台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目光聚焦在擂台上,很多人觉得这场生死斗,根本没有任何一处看点。

    地玄境五层和灵玄境五层对战!

    恐怕沈风支撑不过三个呼吸。

    虽说楚海祥等人同意了沈风前来生死斗,但他们也不清楚如今沈风具体的战力,心中难免有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慕菱语手指上的魂戒一闪,在她的右手之中,出现了一把青色宝剑,上面勾画着增加攻击力的一阶铭纹。

    “我只需一招,便能够取你项上人头!”慕菱语浑身爆发出了一种火红色的玄气,滚滚气势在擂台上弥漫着。

    沈风顿时感觉一阵胸闷,地玄境五层的修为果然非常强大,如若没有在地底之下得到血玄玉,那么他绝对不会是慕菱语的对手。

    正如慕震古所说,这场决斗不限制使用法宝。

    沈风将玄气朝着事先佩戴在腰间的血玄玉灌注,之前,在没有激发的时候,这块血玄玉很普通,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。

    如今,在玄气注入之后,整块血玄玉上散发着璀璨的红色光芒。

    很快从其中冲出了一股特殊之力,顿时弥漫了整个巨大擂台。

    在感受到这股特殊之力后,慕菱语脸色微微一变,只感觉体内的气势在被不停的压制。

    只是几个眨眼间。

    她的修为便从地玄境五层,掉落到了半步地玄的层次。

    这血玄玉一旦激发,能够让一定范围内的地玄境修士,掉落三到六个小层次。

    让慕菱语从地玄境五层,直接掉落到半步地玄,这已经是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能量罩并没有组拦住外面人的感知力,在他们感觉到慕菱语的修为掉落到半步地玄之后,脸上的神色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不少人断定了沈风腰间的玉佩,乃是早已在天域消失的血玄玉。

    楚海祥和慕轻雪感觉到这一变化之后,他们稍微的松了一口气,只是目光一刻也没有移开擂台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慕菱语的修为暂时下降,她还是拥有半步地玄的修为呢!

    沈风身为激发血玄玉的人,他自然不会受到奇特能量波动的影响。

    右手掌一握。

    通体银白色的天冰剑,顿时在他手里出现。

    慕菱语适应了半步地玄的修为之后,冰冷的目光再度看向沈风,道:“如若我只有地玄境一层的修为,那么在你激发血玄玉之后,我或许会败在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现在哪怕下降了修为,你也没有任何一点胜算!”

    “要取你性命,我仍旧只需一招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手中青色宝剑的剑尖指向了沈风。

    恐怖的剑芒在剑尖之上不停凝聚着。

    沈风随意耸了耸肩膀,道:“你把话说的太满了,要是你一招无法取走我的性命,难道你会在我面前自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绝望吗?”

    “明明在你眼里只是一只蝼蚁般的角色,当你想要将他碾死的时候,你才发现这只蝼蚁超乎想象的恐怖。”

    慕菱语嘴角冷笑连连,道:“好,让我来见识见识你这只蝼蚁究竟有多恐怖?我说了只需一招,便能取走你的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青色宝剑的剑尖上剑芒暴涨,她的身影顿时朝着沈风掠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