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现在是否满意?
    沈风没有去理会周围一道道惊讶的目光,鲜血不停从他伤口内滴落,身体发颤的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他抱着慕轻雪走到了一旁的一块巨大石碑前,后背靠在石碑上之后,全身顿时感觉一阵轻松,将抱着的慕轻雪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在这个古老铭纹箭阵之内,沈风真的差一点被乱箭穿透而死,幸好在他不停的参悟之下,他感觉出了这个阵法的些许玄妙。

    虽说他无法直接将这个箭阵破开,但他最起码能利用参悟出来的玄妙,不让一支支利箭冲击到他。

    慕轻雪一脸关心的盯着身旁的沈风,忍不住伸出温暖白皙的手掌,帮沈风擦去了嘴角的血迹:“今生只要我活着,我便是你的女人,我一定会努力修炼,将来和你一起共度每一个难关。”

    沈风感觉着嘴角轻轻的触碰,他心里面一阵苦笑,他做这些完全没有任何目的,只是看着眼下慕轻雪如此认真的模样,他真的不忍心去说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缓了两口气之后,他平淡的目光看向慕北崖,道:“你自己说过的话,应该没有忘记吧?”

    “将楚宗主他们放了,让我们离开风剑城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慕北崖眼眸里阴狠的神色闪烁不停,这个古老箭阵的恐怖,他曾经亲自体验过,完全没想到沈风能从其中活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慕菱语的死难道要就这么算了吗?

    如若沈风等人平安离去,那么慕家还有脸面称之为顶级势力吗?

    可他刚刚以修炼之心发誓,慕家的人不会再对沈风动手,如果他违反了自己的承诺,修炼之心绝对会受到影响,在皱着眉头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云景腾脸上终于浮现了喜悦之色,看到师尊能够从古老箭阵内活着走出来,他激动的脸色涨红,身影掠向了沈风身边。

    云博延等云家之人看到这一幕后,他们眉毛拧了起来,这可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啊!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修士神色各异,从和慕菱语一战开始,到沈风从古老箭阵内走出来。

    沈风在一次次创造着奇迹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几乎可以确定沈风是一位铭纹师,不过,以沈风的模样来推断,他们猜测沈风的铭纹造诣应该不会太深厚,之所以能够从其中走出来,可能是走了运气,无意间发现了箭阵内的玄妙。

    远处古建筑顶部的贺磊,见沈师兄从箭阵内走出来,他嘴巴里缓缓吐出一口气,握紧的拳头松了一松,脸上浮现着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葛万恒,嘴角浮现笑容,脸上是满意的神色,道:“看来这小子身上隐藏了很多秘密啊!”

    贺磊看向葛万恒,说道:“葛前辈,到了这一步,慕家应该没有脸再对沈师兄动手了吧?”

    葛万恒一脸鄙夷,道:“不管是在天域的什么地方,这些所谓的大家族都是一副嘴脸,他们最喜欢出尔反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差不多要轮到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远处广场外的气氛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慕轻雪冰冷的目光盯着慕震古,道:“你我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下次再见面,我们便是敌人!”

    “假若将来有一天,你死在我手上,也是你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在慕轻雪打破沉默之后,慕震古脸色变幻不定,身上的气势隐隐弥漫着,可慕北崖说过的话,在场其余人全部听到了,在他心中的杀意无限沸腾的时候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旁的韩雁兰,脚下的步子跨了出去,道:“从这一刻起,我韩雁兰退出慕家,从此和慕家再无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。

    她全身磅礴的玄气爆发,整个人如闪电般,向沈风冲击而去,喝道:“小子,你休想要活着离开风剑城!”

    韩雁兰退出慕家,然后再对沈风动手,她所做的一切便和慕家再无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慕北崖和慕震古等人看到韩雁兰动手,他们根本没有要阻拦的意思,觉得以这种方式变通,最终取走沈风的性命,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。

    韩雁兰拥有半步天玄的修为,要对付如今身受重伤的沈风,如同是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。

    沈风面对向自己掠过来的韩雁兰,他心中的怒火也一再的翻腾着,身上隐隐有一种特殊之力在涌动。

    远处古建筑顶部的葛万恒,感觉到了沈风身上的特殊之力,原本他想要动手冲过去,可如今动作微微一顿,这让一旁的贺磊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的韩雁兰越靠越近,汹涌无比的气势仿若滔天巨浪,要将沈风和慕轻雪等人淹没在其中。

    云景腾和慕轻雪脸色很是难看,身体内的难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看到韩雁兰如此毫不留情的动手,他们知道这一次,肯定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韩雁兰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强劲无比的掌风,在空气中骤然形成,恐怖的破坏波动,朝着四周不停扩散,这让天玄境之下的修士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韩雁兰面带狰狞之色,她可以肯定,在自己这一掌之下,绝对能够让沈风的身体爆裂成血雾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沈风面不改色,手臂朝着韩雁兰一挥。

    后面的整片广场颤动的厉害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再次凝聚出密密麻麻的恐怖利箭。

    这回每一根利箭之中的威能,抵达了一种无比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所有利箭竟然朝着广场外飞冲而来,其速度要比韩雁兰快上很多倍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的破空声,在空气中回荡。

    这密密麻麻的利箭,攻击的目标居然是韩雁兰,她的这一掌还没有拍在沈风身上,在看到密密麻麻的箭雨之后,她的脸色一阵苍白,脚下的步子想要暴退。

    只可惜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噗嗤!——”

    恐怖无比的箭雨瞬间将韩雁兰吞没,待到箭雨消失,地面上只剩下一滩鲜血。

    沈风看向来不及回神的慕北崖,声音冰冷的说道:“你们觉得一再的食言很有趣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结果,你们慕家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淡漠的声音传入每一个慕家之人耳朵里后,不少人脸色惊恐的看着地面上的一滩血液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慕菱语没死多久,她的母亲韩雁兰也很快踏上了黄泉路,而且都是死在同一个人手里。

    周围其余势力内的宗主和弟子,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,沈风竟然能引动广场内的阵法?他的铭纹造诣难道真的恐怖到了此等程度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