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逼人太甚
    从韩雁兰对沈风展开攻击开始,再到她化为血水死在箭雨之下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事情发生在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当韩雁兰掠出去的那一刻,在场各大势力的宗主和弟子,无论谁都会认为,沈风在韩雁兰的手里必死无疑,包括慕轻雪和云景腾也已经准备一死。

    可事情却忽然之间,发生了如此意想不到的转变,简直是让人瞠目结舌!

    沈风在跨出广场之后,他依旧在参悟着铭纹箭阵,在韩雁兰对他展开攻击的时候,他对箭阵有了更深的领悟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可以勉强引动一次箭阵,并且可以让其中的箭雨冲出广场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现在所能做到的极为有限,箭雨最多只能攻击到靠近他的人,而且以他的能力,只能够引动一次。

    他身体里越来越虚弱,浑身被汗水给彻底浸透,那颗服用的血魂丹,依旧被玄气包裹着,其中的药力没有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到最后还是要借用血魂丹的药效吗?

    周围再度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画面仿佛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给我的惊喜不少啊!能够以一人之力,做到此等程度,完全超出我的预料了。”远处古建筑顶部的葛万恒忍不住感叹道。

    贺磊一脸笑容的说道:“沈师兄不愧为沈师兄啊!他将来绝对能踏足第三重天的最巅峰。”

    葛万恒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之后,你该更加抓紧时间修炼,否则将来如何助他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闻言,贺磊眼眸里的目光坚定不移,身体内九死天炎诀自主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在认识沈师兄,以及跟着葛前辈修炼之后,他的命运彻底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原本有可能他这辈子都无法走出云霄神宗,只能如此极为缓慢的成长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——”

    罩住楚海祥和慕三剑的紫云乾坤钟,从内部忽然响起了沉闷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整口古钟微微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终于让慕北崖回过了神,他身影出现在古钟面前,右手掌猛然按在了古钟的表面,从他掌心之内有源源不断的玄气在溢出来。

    这口紫云乾坤钟上的铭纹闪烁不止,其上爆发出了更加可怕的限制力,渐渐的,古钟颤动的趋势在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慕北崖狠毒的目光集中在沈风身上,体内磅礴的气势奔腾着,他将怒火紧紧的压制着,差点气的吐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之后。

    从他脚底下涌出了恐怖的能量波动,快速的渗透进地面之中后,一股脑的往广场之内集中而去。

    数秒钟之后。

    整片广场在不停恢复正常,他将底下的铭纹箭阵给关闭了。

    发觉沈风没有阻止之后,慕北崖冷声说道:“刚才你能将箭雨引动出来,应该只是一次偶然的几率,你根本没有掌控这个箭阵呢!”

    正如慕北崖所说,沈风现在确实没有掌握这个箭阵,在将箭雨引动出一次之后,他完全无法阻拦住慕北崖关闭箭阵。

    慕震古听到此话之后,心里面的疑虑彻底消失,自己的女儿和妻子全部被沈风给杀死,他的情绪真的无法保持平静,布满戾气的眸子,扫过沈风和慕轻雪等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从他身上爆发出了天玄境三层的骇然气势,他声音冰冷的喝道:“小杂种,我们只是说过不对你动手,你现在要离开这里,我们慕家的人保证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如若我们对其他人动手,你自己要参与进来,那么就怪不得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慕震古将气势朝着慕轻雪和云景腾压迫。

    沈风身体站直了,右手掌支撑在巨大的石碑上,这些所谓的大家族之人果然足够无耻,竟然一次次的找出各种理由来动手。

    他心里面的怒火早就彻底燃烧起来,他不再用玄气包裹体内的血魂丹,开始主动去激发其中的药力。

    慕轻雪和云景腾见慕震古要对他们动手,他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性命,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沈风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离开这里,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。”慕轻雪劝说道。

    云景腾也随即说道:“师尊,您先离开!只有您活着才有希望,我相信我们不会白死的。”

    慕震古不想给沈风考虑的时间,万一这小子真的选择独自离开呢?到时候,难道他要放下所有脸面,直接对这小杂种动手吗?

    他身上玄气暴涌。

    整个人在空气中留下无数残影,带着毁灭天地的气势,向慕轻雪掠了过去,光光是空气中的气势,便让地玄境修士不停暴退。

    慕震古完全没有手下留情,轰然一拳朝着慕轻雪隔空轰砸而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强悍的冲击波动,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风暴,哪怕是天玄境二层的修士被这股风暴击中,身体也会瞬间爆裂成无数碎肉。

    远处的葛万恒还是没有动手,只因为他察觉到沈风体内有一股可怕的能量在滋生。

    而慕轻雪见自己的父亲如此心狠手辣,她眼眸里的目光紧紧盯着慕震古,她根本没有去选择躲避,知道自己哪怕躲避,应该也无法躲开。

    慕震古冷冽的目光注视着沈风,只要这小杂种插手进来,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看到沈风脚下的步子跨出,慕震古嘴角狰狞的笑容浮现,在他看来,这小杂种果然还是太年轻了,根本没有任何的忍耐能力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已经在向沈风靠近,体内在聚集恐怖的玄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强大的风暴要冲击在慕轻雪身上了,沈风的速度忽然之间猛然暴涨,他全身气势也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趋势增加。

    他身上衣衫猎猎,头发随着劲风浮动,全身爆发出了一股可怕无比气势。

    气息刹那间冲入了天玄境的层次,沈风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,喉咙里发出了一道咆哮声,激发血魂丹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他在最关键的时刻,顺利挡在了慕轻雪身前,右手掌朝着前方伸出,“轰”的一声,强大的风暴撞击在他手掌上之后,猛然之间爆裂开来,而沈风的手掌却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天玄境?

    谁能想到沈风可以瞬间提升到天玄境?

    在所有人震惊之时。

    眼睛里布满血丝的沈风,身影骤然之间消失在原地,他的速度要隐隐超越慕震古了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沈风的气势压迫在慕震古身上,使得这家伙体内玄气一阵停顿。

    在慕震古想要竭尽全力反抗之时,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,双脚顿时离地。

    只见,沈风右手扣住慕震古的喉咙,直接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,气势冲击进他体内,让他瞬间战败了。

    沈风的眸子在趋于一种血红色,他淡漠至极的说道:“为什么非得要逼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们慕家如此逼人太甚,你们这是要让慕家血流成河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