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无人能阻
    森冷的质问声在空气中回荡着。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慕家人喉咙里干涩无比,看到家主在沈风手里毫无抵抗之力,他们心脏跳动的频率不停加快,有一种要无法喘气的胸闷。

    周围其余势力内的宗主、长老和弟子,内心狂颤不止,沈风竟然从灵玄境直接提升到了天玄境?简直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慕北崖浑身怒意燃烧,如若今天慕家的家主也死在别人手里,那么他们慕家不仅仅会沦为笑柄,而且还会对慕家造成严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,感受着沈风身上恐怖的气势波动,隐隐有一种不弱于他的趋势,将身体内的怒火竭尽全力的压制着:“你服用的是荒古丹药血魂丹?”

    不愧为慕家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慕北崖猜出了沈风如此飙升修为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种丹药在如今这个时代早已不存在,慕北崖想不通沈风是从哪里获得血魂丹的?

    不少听说过血魂丹的人,在得知沈风有可能是服用血魂丹之后,他们脸上的震惊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血魂丹虽说药效恐怖无比,可一旦效果失去,沈风将身受重伤的陷入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药效应该维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慕北崖见沈风没有回答,他阴着脸继续说道:“你们全部可以离开风剑城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再做出任何自寻死路的事情,这一次,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会对你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血魂丹维持的效果有限,你如若是聪明人,应该知道如何选择!”

    眸子血红色一片的沈风,看了一眼慕轻雪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女人觉察到沈风的目光之后,她说道:“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,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会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刚才沈风如若没有忽然之间提升到天玄境的修为,那么她现在肯定早已死在慕震古的手上。

    之后,沈风和云景腾等人都无法活着离开风剑城,她对慕震古这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情可言,甚至她恨不得亲手了结这个狠毒之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沈风在听到慕轻雪的回答之后,血红色的眸子看向了慕震古,道:“原本在结束和慕菱语的一战之后,我就打算离开风剑城的,你们却一次次想要将我的性命留下在这里,真以为只有灵玄境的我很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传入慕震古耳朵里,他感觉到扣在自己喉咙上的手掌,在慢慢的收紧起来,他脸上浮现了惊慌之色,体内拼尽全力再次尝试运转功法,他不想死在这里,他身为慕家的家主,在一重天内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还拥有着漫长无比的寿元呢!

    沈风感觉到慕震古的垂死挣扎之后,从他体内溢出的恐怖玄气,形成无数尖锐无比的针,如雨滴一般冲入了慕震古的身体之内,促使其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洞。

    慕北崖见此,怒目圆瞪的吼道:“小子,你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全身气势暴冲而出,顾不得自己之前说过的话,身影如飓风一般向沈风掠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压迫而来的可怕气势,沈风嘴角冷然一笑,扣住慕震古喉咙的手掌陡然加力,磅礴的玄气在他掌心内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慕震古脸上布满了惊惧之色,眸子里浮现了后悔之意,他感觉脖子上剧烈一痛之后,脑中的意识在快速的消失。

    他的整个脖子被沈风捏成了血雾,失去了脖子的连接之后,他的脑袋向地面上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沈风一掌拍在慕震古的身上,使其无头尸体朝着靠近的慕北崖飞去。

    慕北崖身体一顿,接住了慕震古的无头尸体,看着不远处滚落在地面上的头颅,一股骇人无比的威压之力,将四周全部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他将慕震古的尸体放在一旁之后,抬起手掌向沈风拍出,“轰”的一声,一只恐怖的巨大手掌印,仿若要压倒一切,周围的地面产生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沈风脸色冷冽,眸子里的血色光芒闪烁,身子直接迎向了巨大手掌印,狂暴的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拳劲似龙!

    以席卷之时,轰爆了面前恐怖的巨大手掌印。

    慕北崖脸色巨变,沈风的战力在不停上涨,眼下隐隐要超越他了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在慕北崖的手掌脱离了紫云乾坤钟之后,整口古钟再度颤动了起来,没多久之后,从其中同时爆发出两股力量,直接将这口古钟给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海祥和慕三剑脱离了古钟的限制之后,身影第一时间掠到了慕轻雪和云景腾身旁,布满怒火的目光盯着慕北崖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在紫云乾坤钟内,感知到了外面所发生的一切,心惊于沈风掌握的底牌时,心里面对慕家的无耻是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慕北崖脸色难看无比,面前的形势脱离了他的掌控,他吼道:“凡是今天助慕家一臂之力的人,将来慕家绝对会给你们一份满意的礼物,而且今后只要你们宗门遇到危难,我们慕家也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不少宗门内的宗主跃跃欲试了起来,尤其是幽幻殿的殿主、血虹谷的谷主和水云宗的宗主,他们原本是楚海祥联络到的老友,可在神庭出现之后,他们选择立马表明自己的态度,站在了慕家这一边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看到了沈风的潜力,如若将来这小子彻底成长起来之后,依次找他们算账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们现在相助慕家,还能够得到不少好处,他们已经知道该如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这三个一流势力的宗主,第一时间来到了慕北崖的身旁,他们身为一流势力的宗主,修为自然也不弱,和慕北崖联手起来,要拿下沈风应该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慕北崖见有天玄境的宗主站出来后,他全身玄气暴冲,身影再度掠向了沈风。

    同时,幽幻殿殿主、血虹谷谷主和水云宗宗主,紧跟在慕北崖身旁,对沈风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楚海祥和慕三剑想要帮忙,其余慕家长老和一些宗门的宗主,出手将他们给阻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风见慕北崖等人对自己展开围攻,他将体内血魂丹的药力激发的更加彻底,从他血红色的眸子里,有丝丝鲜血在溢出来,同时他身上的气势再度暴涨。

    “雷火劲!”

    “奔雷一箭!”

    “雷切!”

    “怒雷拳!”

    他竭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连续施展恐怖的四招,以他如今的战力施展,这四招的威力极具攀升。

    空气中雷芒和火芒不止。

    这三招全部抵达了战技化形的神动层次。

    周遭的空间扭曲着,让人心惊胆战的威能,在空气之中猛然扩散。

    慕北崖等人没想到沈风还能够继续上涨修为,想要躲避之时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幽幻殿殿主、血虹谷谷主和水云宗宗主,脸上露出了极致后悔的表情,在沈风恐怖的攻击之下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噗嗤!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在无尽的恐惧里,身体爆裂成为漫天血雾。

    唯有慕北崖身体没有爆裂,他在承受了怒雷拳之后,全身皮肤瞬间裂开,五脏六腑完全移位,身体暴退之后,从他嘴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。

    那些正在阻拦楚海祥等人的修士,在看到这一幕之后,吓得身体猛然哆嗦,差一点直接昏厥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