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神秘的中年男人
    待到剑气和剑意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手里握着青月神龙刀的慕北崖,整张脸上布满了压制不住的怒火,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被掠夺了数百年的寿元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视四周,看到在场大部分人,全部模样苍老的陷入死亡之中,他体内玄气如火山爆发一般,完全没想到慕三剑能有此等手段!

    纵身一跃!

    慕北崖立马朝着风剑城外的方向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其余活着的人不敢再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去了,感知着自己白发苍苍的模样,他们心里面是无尽的悲哀。

    云家的云博延、云博易、云继武和丁敏霜,虽说修为不算太强,但他们全部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因为云博延身上有天陨神木,这是一种蕴含浓郁生机之力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方才在紧急关头。

    云博延激发了身上的天陨神木,将云博易等人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,天陨神木的作用也有限,尽管他们没有走到生命尽头,但寿元也被掠夺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中云博延和云博易已经是白发苍苍,而云继武和丁敏霜原本十分的年轻,如今完全是步入了中年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慕北崖离去的方向,犹豫了半晌之后,还是不敢去助慕北崖一臂之力,眼眸中的目光显得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远处古建筑顶部的贺磊说道:“葛前辈,如若您出手,局面不会如此惨烈,刚才施展强悍一剑的人,恐怕没有多少时间好活了。”

    葛万恒眼眸里精光闪烁: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!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他必须要经历的事情,只有愤怒和不甘才会促使他成长!”

    “通往巅峰的道路,会充满血和泪,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之后,这小子肯定会更加努力修炼,他会认清楚自己现在还很弱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贺磊皱着眉头说道:“葛前辈,您还不准备动手吗?”

    葛万恒回答道:“都到了这一步,我没有出手的必要了,慕家留给这小子亲手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他有办法躲过慕北崖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接下来你也该进入全新的修炼之中了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拎着贺磊离开了屋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沈风等人一路来到风剑城外之后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满头白发的慕三剑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可惜我只将夺生一剑修炼到一半,只能够将别人的生机夺取出来,无法将这些生机融入自己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剑是我自行领悟出的,其中有太多不完善的地方,我暂时还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面对沈风等人担忧的眼神,慕三剑随意的解释看了一番。

    沈风目光看向风剑城内,他可以感觉到慕北崖在快速接近这里:“楚宗主,我引开慕北崖,你们不要和我走同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慕轻雪交给了慕三剑。

    慕轻雪一脸不愿意,在她想要拒绝的时候,沈风继续说道:“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如若再被慕北崖追上,我们所有人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把握甩开慕北崖,眼下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,一切都听我的,我身上还留有其他底牌。”

    实在不行,沈风可以直接进入血红色戒指的空间内。

    楚海祥等人知道现在耽误不起时间,见沈风一脸坚定的不会改变,他们咬了咬牙之后,最终选择一切都听沈风的。

    看到云景腾等人还要婆婆妈妈的说话,沈风直接打断道:“有什么话等将来再说,我不会有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顿时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海祥等人也只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慕轻雪眼眶通红的看着沈风的方向,她知道自己如若一再坚持,不仅仅会变成沈风的累赘,还有可能会害死大家,所以她只能流着眼泪和沈风分别。

    沈风在掠出很长一段距离之后,他的身影故意停顿了下来,远远的看到慕北崖从城门内掠出来之后,他的声音响彻天地:“慕老狗,我将来一定会亲手覆灭你们慕家!”

    慕北崖原本在感知到沈风他们分为两路,正思索着应该追击哪里,在听到沈风的声音之后,他的身影毫不犹豫的朝着沈风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虽说他心里面恨不得立马将慕三剑碎尸万段,但沈风的潜力实在太可怕,如果放任这小子成长下去,将来说不一定真的会给慕家带来危机。

    沈风在看到自己成功吸引了慕北崖之后,他继续爆发出极致的速度,不停的向远方掠去。

    现在他还不适合进入血红色戒指内,万一慕北崖见他消失了,立马转身去追击慕三剑等人呢!

    所以,沈风必须要让慕北崖不停的追杀,直到让他彻底远离风剑城的范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慢慢推移。

    沈风体内血魂丹的药效在不停的消失,他的速度在以一种可怕的趋势下降,追击在后面的慕北崖,脸上布满了阴狠的笑容,脑中想出了数百种折磨沈风的办法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连绵的山脉,在沈风冲入其中之后,原本想要立马进入血红色戒指内,可他忽然听到了有舒缓的琴音,在空气中缓缓的流淌,犹如潺潺的溪水一般。

    在此等琴音之下。

    沈风感觉全身疲劳在快速消失,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在变成清晰起来,他忍不住朝着琴音传来的地方掠去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他看到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,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,正盘腿坐着,修长的十指拨弄着面前古琴的琴弦。

    这名中年男人没有在意沈风的到来,十指拨弄琴弦的速度在逐渐加快,平淡的说道:“遇到我也算是缘分,不如坐下来听我弹奏完这一曲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没有人敢打断我弹琴!”

    他的言外之意,是让沈风不必担心追杀之人。

    虽说沈风感觉不出这名中年男人身上的气势,但他可以肯定此人应该不简单,哪怕无法杀了慕北崖,要阻拦慕北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!

    这里的琴音对沈风非常的有帮助,他隐隐的从琴音之中,感觉到了一种玄妙。

    思索了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在这名中年男人面前的空地上盘腿而坐,双眼慢慢闭了起来,细细的感悟着美妙的琴音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慕北崖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这里,双眸中狠毒的目光定格在沈风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