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琴魔
    当初在仙界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在琴师一途上抵达了至尊。

    不过,在他听了眼前这名中年男人的琴音之后,他可以肯定仙界的琴音之术和天域相比,根本是登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天域的琴音之术要远远超越仙界,甚至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眼下,沈风完全沉浸在了琴音里,体内血魂丹药效流失的速度变慢了下来,他的意识在琴音的带动之下,进入了一个个不同的画面之中,有时候是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,有时候是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,有时候是……

    那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,十指弹奏的行云流水,没有去理睬来到这里的慕北崖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我是慕家的太上长老慕北崖,这小杂种是我慕家要捉拿的人,还请你不要插手此事。”慕北崖感觉得出这名中年男人不一般,为了稳妥起见,他才如此客气的说话。

    见中年男人根本没有看向自己这边,完全是把他当做空气看待,慕北崖心中怒气涌动,直接朝着盘腿而坐的沈风掠去。

    虽然他感觉不出这名中年男人的气势,但他身为天玄境六层的强者,手里还握着青月神龙刀,根本不必害怕什么!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办法都能隐藏自身的气势。

    眼看着慕北崖距离沈风越来越近,右手里握着青月神龙刀,左手化为爪子,朝着沈风的右肩膀抓去,恐怖的锋利之意,在他的爪子上闪烁,犹如能抓破空间一般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换了一种手法拨弄琴弦,从琴音之中透出一股浑厚的力量,瞬间在沈风周身形成一层防护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慕北崖恐怖的爪子,抓在防护层上之后,整个防护层荡漾起了一层层的涟漪,他感觉自己的爪子一阵疼痛,仿佛是抓在了牢不可破的东西之上。

    他脚下的步子随即退后了五步,脸色难看的盯着神色淡漠的中年男人,声音阴冷了几分:“你想要插手我们慕家的事情?你准备好承受后果了吗?不仅仅是你,这件事情如若我们慕家追究,你身边的所有人全部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面对慕北崖的威胁,那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面不改色,继续保持节奏的弹琴,仿佛没有听到这番话一般。

    见此,慕北崖将右手中的青月神龙刀握紧了几分,两条眉毛紧紧拧了起来,看着沈风这个小杂种就在眼前,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就此罢手,这次的天骄宴全部被这杂种一手搞砸,而且慕家死了这么多人,他必须要将这杂种带回去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刚刚从琴音中透出的防御力,确实让慕北崖心惊,可他相信哪怕自己不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对手,在竭尽全力杀了沈风之后,他还是有把握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全身玄气犹如飓风一般涌入青月神龙刀之内,空气之中顿时刀意暴涨,恐怖的刀气风暴,在逐渐的形成。

    慕北崖朝着沈风猛然挥出一刀!

    刀气风暴犹如凶兽一般,向沈风周身的防护层冲击而去,四周的地面纷纷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沈风周身的防护层陡然爆裂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刀也只是毁了防护层,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伤到沈风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陷入了一种领悟之中,对于周遭的一切浑然不在意,身上在透出一种玄妙。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人终于看向了慕北崖,道:“你知道吗?没有人能打断我弹琴!”

    慕北崖身上气势冲天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做第一个打断你弹琴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人笑道:“我想你误会了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凡是打断我弹琴的人,全部到地狱中去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应该会是下一个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修长的十指,拨弄起琴弦的速度在不停暴增,犹如一场暴风雨要到来一般。

    恐怖的神魂之力和玄气全部在琴弦上跳跃。

    他的十指不停的留下一道道残影,由此可见,他十根手指是多么的快速。

    空气之中隐隐有恐怖的电闪雷鸣,一股雷霆之力,在琴音之中不断的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慕北崖感觉到此等动静之后,他心里面一个“咯噔”,面前这个中年男人,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,他必须要全力以赴的战斗。

    在他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雷霆之力蓄势完毕,无数琴音化为了一道恐怖的天雷,朝着慕北崖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雷光滔天,刺眼无比。

    慕北崖在周身形成防护的同时,手中的青月神龙刀冷冽无比,极致的寒光从刀刃之中迸发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!

    他施展了慕家的一种五品战技!

    刀气和刀意汇聚成一道璀璨的流光,朝着冲击来的天雷撞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天雷势如破竹轰爆了恐怖的流光,看到这一场景的慕北崖,脸色急速变化,全身玄气奔腾如洪水,不停的加厚着周身的防护层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中年男人琴音的加持下,这道天雷的威力在不停变强,猛然之间破开了慕北崖的防护。

    随后,此道天雷狂暴的冲击在慕北崖身上,他手里的青月神龙刀掉落在地面上,整个人失去控制的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撞断了好几棵参天大树之后,才勉勉强强的停止了倒飞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——”

    慕北崖口中一连吐出三口鲜血,眼眸之中布满了惊骇之色,在整个一重天之内,能够用琴音将他击败的人,好像只有五神山的琴魔。

    据说曾经很多见过琴魔的人,全部死在了他的琴音之下,所以,在今天之前,慕北崖并不知道琴魔长什么样?

    他心里面有一种强烈的悔恨,传闻之中琴魔虽说没有抵达天玄境九层,但他却能够和天玄境九层的强者一战,而不落败!

    琴魔算是一重天内的一位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是琴魔?”慕北崖嘴角鲜血不停溢出。

    见中年男人没有回答的意思,他继续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护着这小子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淡漠道:“只是看他比较顺眼而已!”

    闻言,慕北崖差点再次喷出鲜血,咬了咬牙,道:“好,看在你琴魔的面子上,我今天暂且放过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在他转身想要离开之时,中年男人的琴音再度一变,瞬息之间,形成了一道玄气墙,挡住了慕北崖的去路,道:“我让你离开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