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
    平淡的声音传入慕北崖耳朵里之后,促使他的身体猛然一抖,看着面前浑厚的玄气墙,他身体内怒火暴涨,目光直视那名中年男人,喝道:“琴魔,你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五神山向来不问世事,不会插手一重天内的恩怨,你今天的所作所为,五神山上的其他人知晓之后,恐怕会将你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对于慕北崖的这番话,被称为琴魔的中年男人,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的弧度,道:“是你打断我弹琴在先,如今说这番话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琴魔一生行事,从来不会瞻前顾后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怕死啊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琴音开始变得高亢了起来,琴魔看着闭眼领悟的沈风,自语道:“能够融入我的琴音之中,在音律方面的悟性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便再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如今沈风的修为恢复到了灵玄境五层,在琴音的影响之下,血魂丹的后遗症迟迟没有爆发。

    沈风的意识遨游在琴音的玄妙之中,体内的气息在快速疯长,完全没有注意周围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慕北崖怒的胸口剧烈起伏着,传闻之中五神山上的人,脾气各个古怪无比,他知道今天琴魔不会就这么放他离去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慕北崖顾不得体内的伤势,右手掌向左前方一探,地面上的青月神龙刀一阵微颤之后,瞬间飞入了他的右手中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要战,我便陪你一战。”慕北崖握着青月神龙刀,脚下的步子猛然跨出,一阵毁灭性的波动,朝着四周扫荡而去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凌空跃起,踏空向琴魔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琴魔脸上波澜不惊,十指不停在琴弦上拨动,琴音汇聚成的力量保护在沈风四周,使得扩散的毁灭性波动,只能蔓延到距离沈风三米左右的位置。

    慕北崖将全身力量彻底爆发出来,甚至他不惜一切代价施展了慕家秘术,整个人身上气势如龙,隐隐约约的金光,在他身上忽明忽暗,他的气势得到了一种可怕的增长,他冲破了空气中弥漫的琴音之力,身影在快速的接近琴魔,脸上布满了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小瞧我的结果!”

    身影掠到琴魔上方的慕北崖,手中的青月神龙刀陡然劈下,一道巨大且恐怖的刀影,让空气极具散乱,空间泛起一阵阵波动,带着劈开天地的锋利,向琴魔的脑袋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慕北崖脸上充斥着疯狂之色,周遭的空间变得无比的狂暴。

    刀影在不停的斩下。

    琴魔十指弹奏出的音调再次变化,琴音化为一层无形之力,凝聚在了他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恐怖的刀影在距离琴魔脑袋半米的地方,再也斩不下去,他看了眼上方的慕北崖,道:“你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于你来说是一场战斗,可对于我而言,纯粹只是我单方面在碾压你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停止拨动琴弦,一股如滔天海浪般的冲击力,从古琴之中无尽涌出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刀影顿时溃散,而慕北崖又倒飞了出去,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,琴魔的战力居然恐怖到了此等程度?

    琴音在越来越密集,让人联想到了战场上不间断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轰然之间。

    琴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,将倒飞出去的慕北崖关在了其中,稳稳的悬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慕北崖嘴角不停溢出鲜血,看到自己被困在琴音化为的牢笼之中,他施展出各种强大的战技,手中的青月神龙刀不停挥出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光华不止!余波不断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琴魔的弹奏之下,慕北崖竭尽全力也无法破开琴音牢笼,他怒火滔天的盯着琴魔,喝道:“你难道想要和慕家为敌吗?”

    琴魔看了眼狼狈无比的慕北崖,道:“我在这里杀了你,有谁会知道是我动的手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琴音变得狂暴了起来,周围数千米以内的树木颤动不停,其上的树叶在一片片的快速掉落。

    困在琴音牢笼内的慕北崖,在琴音的不停影响之下,他感觉自己右手臂内的血液沸腾了起来,随着狂暴的琴音,血液在越来越沸腾,隐隐有一种胀痛感。

    他想要压制着这种感觉,只是越压制,这种胀痛越是剧烈,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右手臂的皮肤在鼓胀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慕北崖的整条右手臂爆裂成了血雾,在他喉咙里响起闷哼声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自己的右眼也有一种胀痛,又是“嘭”的一声,整颗右眼珠子也爆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慕北崖终于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可琴音如狂风暴雨一般,四周数千米内的树木之上,树叶全部掉光了。

    这些树叶飘荡在半空之中,聚集起来之后,有一种遮天蔽日之势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——”

    接下来,慕北崖的右腿爆裂、右耳朵爆裂、满嘴牙齿爆裂,甚至琴魔可以控制他体内的某个内脏单独爆裂。

    此刻,慕北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    “杀、杀了我!”从慕北崖鲜血淋漓的嘴巴里,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。

    琴魔目光淡漠的看着慕北崖,十根手指在一秒内连续拨动琴弦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这次被困在琴音牢笼内的慕北崖,其脑袋顿时如同西瓜一般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随后,琴音牢笼消失,慕北崖剩余的身体掉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琴魔仿佛是碾死一只蚂蚁一般,没有再去多看慕北崖一眼,他让连绵不断的琴音缭绕在沈风周身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讲究缘分。

    刚才他看到沈风第一眼,便能够看出这小子对他的琴音有所领悟,这才是他出手保住沈风的原因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。

    玄妙的琴音不断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沈风,脸上的表情开始呈现一种痛苦,他体内的气息和气势,在冲破某一个瓶颈。

    当他周围玄气暴动,气息顺利攀升到灵玄境六层之后。

    琴魔十指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——”

    周围数千米内光秃秃的树木,在这一瞬间,接二连三的开始爆裂,直到最后这四周数千米以内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沈风睁开了眼睛,感受着体内灵玄境六层的气息,看到不远处慕北崖的尸体,他冲着琴魔感谢道:“多谢前辈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对方助他提升了修为,又帮他杀了慕北崖,他称呼其一声前辈也并没有什么丢人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