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修为最弱的人
    一重天内。

    伏魔城是一座庞大的修士城池。

    在极为遥远的曾经,这里乃是魔道的一处重要聚集地。

    当年魔道和正道势均力敌,后来正道宗门内诞生了数位顶级强者,最后在正道宗门的联手之下,从这处魔道的聚集地入手,一路将魔道的众多宗门铲除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魔道自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后来,因为正道宗门是从这里开始动手的,所以这座城池被命名为伏魔城。

    如今的魔道宗门,基本上全部集中在一重天内的极西之地。

    现在的伏魔城被多个势力共同占领,其中最为强大的势力是天炎府。

    这天炎府算得上是一流势力内的顶尖存在,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之后,可以说是非常有机会在百年内,晋升为顶级势力的宗门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天炎府外府的一处偏僻院子内。

    里面的花草树木一看便是很久没打理,竖立着的凉亭也十分的破旧,甚至从支撑凉亭的石柱上,可以看到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裂纹。

    院子内的房屋有些歪斜,让人感觉有一种倒塌的趋势。

    在屋内。

    一名模样秀气可人少女,守在一名昏迷的青年身旁,寸步不离!

    数天前,一名书生模样的人带着这名青年来到天炎府,从那天开始算起,这名青年已经昏迷了五天时间。

    少女名叫柳梦蝶,她的爷爷是曾经天炎府的五长老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好像她的爷爷背叛了天炎府,那时候她还是襁褓里的婴儿。

    反正从她记事起,她的世界里最多的便是谩骂。

    当年她的爷爷连夜逃离伏魔城的时候,死在了天炎府的追杀之中。

    而她的父母被压制了修为,如今在天炎府的矿场内挖掘玄石,每天过着奴隶般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自己在天炎府内当下人,曾经多次她有一死了之的念头,可想到自己的父母,她便咬牙活着,她一直想靠着自己的能力救出父母,只可惜这个想法要实现,可以说是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柳梦蝶听说那名前来这里的中年书生,其祖上和天炎府之间非常有渊源,据说两家的先祖约定,将来他们的晚辈之间,必定要结成一门婚事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天炎府慢慢崛起,而中年书生的家族却逐渐没落,最终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,两家之间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联系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天炎府的府主亲自接待了中年书生。

    后来中年书生好像遇到急事,暂时将这名身受重伤的青年留下,离开伏魔城去办点事情。

    在天炎府府主和各大长老看来,中年书生这次是来攀高枝的,想要完成当年先祖之间的约定,这个半死不活的小子,根本不配成为府主的女婿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在府主和各大长老的默认之下,昏迷中的青年被安排到了外府的废弃院子里,并且安排了最不受待见的下人柳梦蝶前来照顾。

    对于柳梦蝶来说,留在这里照顾昏迷中的青年,反而是一件不错的事情,最起码她不用听到谩骂和嘲弄了。

    这名昏迷了五天的青年便是沈风。

    看来天炎府的人应该不知道琴魔的身份,要不然绝对不会如此对待沈风。

    当柳梦蝶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沈风手指颤动了一下,随后意识在快速回归,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脑中一阵的昏沉感,喉咙里发干的难受。

    在他看到眼前的柳梦蝶,以及自己所处的环境之后,嘶哑的声音从他喉咙里发出: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柳梦蝶非常不善与人接触,咬了咬嘴唇之后,道:“少爷,这里是伏魔城的天炎府,是一名书生模样的老爷将你带来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提醒。

    沈风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,艰难的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柳梦蝶见状,立马上前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沈风忽然眉头一皱,脑中响起了琴魔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琴魔利用某种手段,事先留在他脑中的一段话,只要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这段声音便会在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通过这段声音。

    沈风终于知道了琴魔的身份。

    原本琴魔来天炎府只是为了来看看先祖的故人,他并没有把当年双方先祖约定的婚约放在心上,所以他没有对天炎府公开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是忽然遇到了急事,必须要离开一趟,他让沈风安心留在天炎府休养。

    在大致的了解之后,沈风环顾四周,看着如此破旧的房间,他心里面一阵苦涩。

    绝对是琴魔来这里的时候,全身毫无任何气息可言,而且行事低调了一些,别人把他当做是来占便宜的人了。

    沈风看向一旁的柳梦蝶,问道:“天炎府为什么把我安排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需要再具体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柳梦蝶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说道:“少爷,您和我们天炎府府主的女儿之间有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带你来的中年书生,故意利用某种法宝隐藏修为,在府主他们看来,那中年书生的修为不会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天炎府接近于顶级势力,府主应该不会将女儿嫁给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急忙解释着:“少爷,我并没有贬低您的意思,其实进入天炎府也没什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琴魔应该没有提起曾经的婚约,就因为临时有急事需要离开一趟,这全部是天炎府的自我理解。

    眼下,他倒是被误以为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了。

    极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,沈风随口问道:“你听说过五神山吗?”

    柳梦蝶不知道沈风为什么提起五神山,不过,她还是回答道:“少爷,五神山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五神山一共有五座山峰,每一座山峰上只有一人修炼,也就是说五神山内总共只有五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他们每一个都是强大无比的存在,只是五神山向来不会插手一重天内的恩怨,等于是一个隐世宗门。”

    提起五神山。

    柳梦蝶脸上布满了恭敬和向往之色,沈风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出,五神山绝对不简单,难怪琴魔可以杀死慕北崖。

    沈风想了一会之后,又说道:“我叫沈风,你不必喊我少爷,你知道琴魔在五神山的地位吗?”

    柳梦蝶咬着嘴唇说道:“您是天炎府客人,我只是这里的一个下人,我应该要喊您一声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琴魔是五神山上的五弟子,地位和修为排在最末尾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活着,只为了能有一天救出自己的父母,沈风虽说被安排到了这里,但再怎么说也是和府主有渊源的人,她自然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五弟子?

    琴魔只是五神山上修为最弱的人?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之后,沈风对五神山又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