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?
    在大致清楚自己眼下的处境,以及五神山的情况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让柳梦蝶暂时离开,他现在身体极为虚弱,体内的伤势非常严重,恐怕能发挥出来的战力极为有限,他必须要快些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血魂丹的后遗症果然非常严重,难怪当初血无命提醒他,不到绝境之中,最好不用服用这种丹药。

    在柳梦蝶离开房间之后。

    盘腿而坐的沈风,放在膝盖上的手掌,猛然之间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之前被慕家第一太上长老慕盛南,控制的青月神龙刀斩了一刀,差点将他半边身体给斩了下来,这笔账,他将来一定要和慕家那老狗清算。

    将慕菱语全身血液凝聚成的一瓶鲜血,如今还在沈风的血红色戒指内,他必须要尽快将这一瓶血液灌入慕轻雪体内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恢复伤势刻不容缓,要不然他根本无法靠着自己回到云霄神宗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身体表面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,应该是琴魔给他用了疗伤药。

    感受着心脏内,由吞天白焰凝聚的天火药鼎,已经将之前吸收进身体的熔天地炎彻底融合。

    如今吞天白焰的威力又上涨了不少,距离其内部产生真正火焰空间,应该是用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当初在遇到琴魔之后,修为能够突破到灵玄境六层,这绝对是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这对于沈风来说,自然是一件好事情,他现在需要不断的强大自己的战力,这次的风剑城之行,可以说是危险万分。

    将脑中的杂念摒除之后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沈风,开始交替运转体内的两种功法,进入了全神贯注的疗伤状态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一转眼,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沈风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,体内伤势稍微恢复了一些,但光靠着自我疗伤,需要耗费的时间很长,他必须要去借助一些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“柳梦蝶,你在外面守着干什么?难不成是那只癞蛤蟆醒了吗?你把他去叫出来,让他跪在地上学两声蛤蟆叫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难道耳朵聋了吗?我们让你把那只癞蛤蟆叫出来,你真以为他会成为府主的女婿吗?就凭他这种货色?哪怕下辈子也不可能被府主和王师姐看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连续的鄙夷声之后,响起了柳梦蝶不退让的声音:“那位少爷在闭关疗伤,你们现在不能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前来此处的人,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柳梦蝶,你称呼这家伙为少爷?你该不会想要等他成为府主的女婿之后,将你那在做苦力的父母救出来吧?你少在这里痴人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给我们滚开?我们亲自去见见那只癞蛤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房间的门从里面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沈风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,整个人后背靠在了门上,眉头紧紧的皱着,看到两名满脸不屑的青年,正要推开柳梦蝶的身体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模样还算俊朗的青年,他是外府内的第一天才林漠,修为在初玄境九层。

    而另一名马脸青年,他是外府内的第二天才,修为同样在初玄境九层,不过,战力要弱于林漠不少呢!此人名叫周扬俊。

    他们口中的王师姐自然是府主的女儿,天炎府内的天之骄女。

    在看到沈风走出来之后,林漠和周扬俊一愣之后,嘴角冷笑逐渐绽放。

    “你们祖上或许和天炎府有些渊源,但这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,如今的天炎府,绝对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进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识趣,立马给我滚出天炎府。”

    林漠一脸傲气的盯着沈风,眼眸里是极度玩味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身受重伤,体内的气息和气势也受到了影响,旁人根本感觉不出他的修为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他眼下靠在门上,非常虚弱的样子,林漠和周扬俊心里面是一阵鄙夷。

    沈风选择留在天炎府,这是他给琴魔面子,如今看到这两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,他心里面也隐隐有怒气浮现。

    他没打算把事情闹大,准备暂且退一步,没有多看林漠等人一眼,跨出步子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柳梦蝶急忙上前扶着沈风,道:“少爷,您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沈风对柳梦蝶的印象不错,回答道:“离开天炎府!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漠和周扬俊闻言,他们瞬间挡住了沈风的去路,他们觉得沈风就是一个窝囊废,他们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,竟然如此能够忍得住。

    其中林漠指向了院子围墙上的一个狗洞,道:“你不配从大门走出去,我看这里比较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受到天炎府内府大师兄的指示,前来将沈风赶出天炎府,必要时候将沈风杀了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一切责任那位大师兄会承担。

    内府的大师兄一直在最求府主的女儿,这件事情不少弟子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次带着沈风前来天炎府的中年书生,从各个方面看,都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根本不像是一名强者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炎府需要怕一名不算太强的书生吗?这也是内府大师兄敢这么做的原因,只要找到一个适当的借口,哪怕杀了沈风,到时候那位书生能够怎么样?

    沈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手里面握着一块玉牌,为了将来避免这些家伙搬弄是非,他悄悄记录着眼前的影像。

    柳梦蝶鼓足勇气说道:“你们别太过了!”

    林漠凌厉的目光瞬间扫过来,喝道:“这里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吗?”

    随后,他的目光继续定格在沈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若我不愿意呢?”沈风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漠笑了笑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亲眼所见,你在这里强行要占有柳梦蝶,我们才动手将你当场击毙。”

    “而柳梦蝶在我们动手的过程之中,死在了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是不是不错?应该会有很多人相信,而且这处院子偏僻,哪怕弄出些动静,也不会别人发觉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林漠和周扬俊脸上杀意涌现。

    柳梦蝶眼睛瞪大,她没想到今天有可能会是自己的末日,美眸里浮现了惊恐之色,身体紧绷的厉害。

    靠在门上的沈风耸了耸肩膀,声音迅速冷了下来,嘴角冷然的弧度浮现,道:“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