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
    伏魔城炼心阁分部的大厅非常大。

    吵杂声回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被分为交易区、求助区和交流区等等。

    沈风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他一路上懒得换上干净的衣衫,以及处理身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曾经柳梦蝶来过炼心阁分部几次。

    简单的对沈风介绍了一下炼心阁分部大厅的划分。

    随后,柳梦蝶又说道:“少爷,如若您想要最快让分部的人重视您,那么您只有去悬赏墙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炼心师会将自己遇到的疑难公布在悬赏墙,凡是能够帮他们解开疑难的人,会得到一定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正当她还想要说下去的时候,王雨岚摆脱了一名献殷勤的炼心师,朝着沈风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梦蝶随即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王雨岚并没有听到沈风和柳梦蝶之间的谈话,她脸色缓和了几分,说道:“刚才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为你引荐这里的炼心师,当做是我对你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只是想要让人帮忙炼制一品灵液,那么我可以亲自出手帮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沈风诧异的看了眼王雨岚,发现这女人也算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了,这次我不是来寻求炼心师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朝着整个大厅人最少的地方走去,那里便是悬赏墙。

    王雨岚见沈风拒绝了自己的好意,她的柳眉瞬间紧皱了起来,心里面自语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明明非常不想和他有任何关联,竟然会主动提出来帮他!”

    当然最令她可恨的是沈风居然拒绝了!

    看到沈风和柳梦蝶朝着悬赏墙的地方走去,她脚下的步子忍不住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心里面一旦有了不服气,尤其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产生了这种情绪,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悬赏墙这里聚集的都是炼心师。

    有的炼心师是这处分部内的,而有的炼心师正好经过伏魔城,自然要来这里的分部看一看。

    整面悬赏墙从左到右被黑线划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柳梦蝶指着最左边的地方,道:“少爷,这块区域是初级悬赏的地方,一品炼心师遇到的疑难会发布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又指向了中间的区域,道:“这里是中级悬赏,是二品炼心师公布疑难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指向了最后一块区域,道:“这里是高级悬赏,是三品炼心师公布疑难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炼心师目光不由的集中在沈风身上,看着如此一个布满鲜血的人,他们心里面有几分不悦,感觉沈风是破坏了这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王雨岚在听到柳梦蝶对沈风的解释之后,她脸上浮现一抹疑惑之色,不禁问道:“你也是炼心师?”

    沈风没有隐瞒的必要,随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王雨岚美眸里光芒闪动,她以为沈风和她一样,已经跨入了一品炼心师的范畴。

    沈风目光扫过悬赏墙,初级悬赏和中级悬赏太没格调,他这次来的目的很明显,他需要不少珍贵的天材地宝,而且在他留在伏魔城期间,他希望炼心阁分部能保证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将目光定格在了第三块区域上,只见高级悬赏里仅仅贴着一张纸。

    这个疑难是,如何改善清冰叶遇火就化的情况?

    思索了数秒之后,沈风问道:“要解答这里公布的疑难,只要揭下上面的纸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柳梦蝶回答道:“不错,每一张纸上都留有炼心师的神魂之力,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纸张,只要你将玄气注入纸张内,如若那名炼心师在分部,他会立马感应到,然后前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毫不犹豫的走到了高级悬赏区域,在别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将那张纸给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四周那些炼心师陡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疑难是坐镇这里的那位总部副阁主公布的,要知道他已经是一名三品炼心师,而且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无解。

    哪怕一重天内最强的四品炼心师也无法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浑身是血,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竟然撕下了总部副阁主公布的疑难?这不是在找死嘛!

    柳梦蝶同样没想到沈风会直接撕下高级悬赏的纸张,原本在她看来,沈风应该是要攻克多个初级悬赏区域的问题,这样就足够能引起分部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王雨岚神色郑重无比的喊道:“别往里面注入玄气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她的话已经说的太晚。

    在沈风的玄气注入之后,纸张之上顿时闪烁了微微光芒。

    周围这些炼心师如同看死人一般,看着沈风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,他们知道总部的那位副阁主,脾气非常的不好,说不定沈风会当场被拍死。

    在柳梦蝶一脸焦急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道浑厚的气势朝着这边笼罩,没多久之后,一名满脸肃穆的中年男人,出现在了悬赏墙面前。

    他便是炼心阁总部的副阁主之一,方文良。

    修为绝对跨入了天玄境的层次,他凌厉的目光扫视人群,最终定格在沈风身上,道:“是你撕下了我公布的疑难?”

    王雨岚随即给沈风传音,道:“说你是不小心撕下来的,立马对方副阁主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但你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这是一个无解的疑难。”

    对于王雨岚善意的提醒,沈风仿若未闻一般,对着方文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戏耍我的后果吗?”方文良眼睛眯了起来,他当初贴出这个疑难的时候,也不抱着希望,只是想要试一试,看看会不会发生奇迹。

    其实,他心里面知道,这个问题至少在一重天内的炼心界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满身是血的奇怪小子,竟然撕下了他贴出来的疑难,他自然不相信沈风能够解答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沈风迎着方文良的目光,道:“我非常清楚后果!”

    方文良从沈风眸子里看到了自信,他心中微微动摇,难不成真的会有希望吗?

    正当此时,王雨岚站出来说道:“方前辈,他刚刚被妖兽攻击,可能神智有些不清醒,请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沈风再怎么说也是他们天炎府的客人,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她还是站出来为沈风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方文良浮现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,看着王雨岚的时候,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样之色,心里面一阵失落,摆了摆手,对着沈风,说道:“我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,将纸张重新贴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