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要那小子死
    对于沈风在心之空间和天火药鼎上的天赋,方锦言如今完全是心服口服,可忽然间听自己小叔的这番话,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毕竟沈风在外貌上似乎还要比他小上几岁,虽然修士不能够以外貌来判断年龄,但要他喊沈风一声叔,他总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沈风看出了方锦言脸上的不情愿,他不喜欢去强迫别人,道:“其实不必如此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方文良打断了:“小友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如若这小子不愿意喊你一声叔,以后他也别在我面前出现了,你为我解答了疑难,让我成功炼制出了冰火固魂液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恩情,我今生都会铭记于心,这种三品灵液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方锦言听到自己小叔对沈风说的话之后,他神色一顿,脸上的不情愿在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从小他是小叔带大的,所以说他和方文良之间,拥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,他知道平时自己小叔非常纵容他。

    可他明白这次小叔是认真的,他清楚冰火固魂液对于小叔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方锦言吸了一口气,目光恭敬的看向了沈风,道:“以后您就是我叔,我会把您当做我的长辈看待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再次向沈风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方文良看到方锦言改变态度之后,脸上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,说道:“锦言,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,以小友在炼心一途上的天赋,将来绝对能高歌猛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成为小友的侄子,这是你的一份机缘啊!你的将来不应该局限于一重天内,你和这位小友一定能够去往二重天的。”

    被自己的小叔这么一提醒,方锦言觉得认下沈风这个小叔,貌似不是一件吃亏的事情,脸上的神色更加恭敬了几分,目光看向沈风,说道:“叔,以后只要您需要我的地方,请您尽管对我说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您完成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风见方锦言不再排斥,他心里面苦笑着摇了摇头,事已至此,他也没必要多说什么,反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笔墨纸砚?”沈风疑问道。

    方锦言第一时间进入书房里,帮沈风取来了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沈风大笔一挥,写下了将玄气注入清冰叶内的特殊方式,看向方文良,道:“你只要根据我写下的来做,今后便不必在担心清冰叶遇火就化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文良小心翼翼的收起纸张,原本在如今的一重天内,谁也无法炼制成功冰火固魂液了,只因为无法解决清冰叶的疑难。

    如今一切的答案都在这纸上,可以说这张纸的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沈风看得出方文良是一个豪爽的人,和这种人相处,直来直去一些比较好。

    方文良收起纸张之后,他又一脸歉意道:“小友,你看看我,真是糊涂了,你现在需要好好疗伤,你需要什么天材地宝,千万不要和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沈风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在纸上写下了自己需要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见此,方文良笑容满脸,他觉得沈风非常对他的脾气,做人就应该要痛快一些,他最反感那些假装客气,婆婆妈妈没完没了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友,我们去准备你需要的天材地宝,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。”拿起沈风列出的天材地宝名单之后,方文良身影随即掠出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锦言立马跟在了后面,和方文良一起去准备沈风需要的天材地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伏魔城。

    天炎府大长老的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范临宇神色痛苦的躺着,额头上暴起了一根根青筋。

    他原本那条右手臂被火焰神狮给吞了,可如今的右肩膀上,竟然又被接上了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只是手臂和肩膀之间有一道巨大的血痕,其中散发出可怕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躺着五名年轻修士,此刻他们全部断气身亡,他们有同一个特点,右手臂都被完整的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名站在范临宇身旁的老者,浑身之上泛起浓郁的黑色玄气,两只干枯的手掌对准了范临宇的右肩膀。

    他便是范临宇的爷爷范广山,同样也是天炎府的大长老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内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范广山脸上神色凝重,他对自己孙子寄予了厚望,可谁知道,范临宇的手臂竟然会被火焰神狮给吞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眼下他必须要帮范临宇恢复右手臂。

    如今范广山用的是自己祖上的一种秘术,一般情况下,哪怕将别人的手臂移植过来,灵活度以及契合度等各方面会严重下降。

    这不是范广山要的结果,他如今施展的这种秘术,可以将别人的手臂,彻底变成范临宇的手臂,只要秘术成功,手臂的灵活度等等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已经失败了四次,这是最后一名修士的右手臂了,眼看着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范广山绷着一张脸,从他的手掌心内涌出磅礴的能量波动,全部聚集在范临宇右肩膀和右手臂的连接之处。

    上面的血痕在不停的合拢,随着时间的推移,当血痕彻底消失之后,从范临宇的右肩膀上,散发出了一阵血色光芒。

    范广山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成了,今后这条手臂和你原来的手臂相比,不会有任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的修为退到了灵玄境九层,为你连接手臂的时候,必须要消耗你体内的修为,这样才能做到让这条手臂和你达到最完美的契合度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天赋,加上你曾经的修为,要突破到地玄境,随后恢复到巅峰状态,应该用不了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躺着的范临宇感知到了体内灵玄境九层的气势,他一双眸子阴沉无比,修为倒退到了如此程度,他心里面的怒火无限燃烧着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一切全部是沈风的错,今天的事情如此诡异,无论如何,他一定要亲手将沈风碎尸万段,要不然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要那小子死!”范临宇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说道:“我的火焰神狮为什么会突然发狂?我明明只是随意编造了一个谎话,结果却变成了事实,我不相信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范广山为了救治范临宇,还没有去查看火焰神狮的情况,他道:“走,我亲自去探查一下火焰神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