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即刻击杀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方文良住所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沈风额头上冒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,鼻子里的气息显得十分紊乱,心脏跳动的频率非常之快,他的瞳孔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自语道:“兽瞳太消耗玄气和神魂之力了!或许是距离远了一些,如若是近一点的话,应该会好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便没打算靠着火焰神狮,将范广山和范临宇给杀死,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利用火焰神狮,尽可能给这对爷孙造成最大伤害。

    最重要这头妖兽还是他们所饲养,沈风可以想象到他们的心情是多么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通过火焰神狮的眼睛,看到范临宇竟然重新接上了一条手臂,这让他心里面略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但,现在不是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,尽快恢复体内的伤势才最重要,他知道以范临宇他们狠辣的性子,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缓缓深吸一口气,从嘴巴里吐出之后,沈风继续闭目养神,等待着方文良和方锦言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范广山和范临宇所在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火焰神狮的无头尸体,安静的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范广山看着光秃秃的右手掌,失去五根手指的疼痛,让他时不时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已经被火焰神狮给嚼烂,根本无法重新连接到手掌之上,而利用范家的秘术,用别人的手指来连接的话,需要损耗他的修为,很有可能会让他掉落到地玄境,这对于他来说是没办法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帮自己孙子范临宇接上一条手臂,那是因为范临宇的年纪还轻,有时间去追回掉落的修为,而他已经一大把年级了,盯着大长老之位的人有很多,如若他的修为掉落到地玄境,恐怕大长老之位会不保。

    况且少了五根手指,他的战力不会大幅度下降,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之下,他勉强能够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火焰神狮的脑袋已经被拍烂,范广山无法再次探查一遍,他只能将神魂渗透进火焰神狮的体内。

    过了数分钟之后,他还是一无所获,喝道:“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头孽畜如此发狂?好像有人在暗处操纵一般!”

    耳朵里嗡嗡作响的范临宇,感觉耳膜一阵刺痛,他的耳朵差点被震聋了,模模糊糊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后,他说道:“那小子会不会是一名控兽师?”

    范广山一口否决道:“不可能,一重天内的控兽师传承早已断了,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出现控兽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那小子如今在炼心阁分部,想要如此远距离操控妖兽,不是一般的控兽师能够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他就算是控兽师,这般年纪,控兽水准会很强吗?不可能如此远距离控制火焰神狮!所以,他是控兽师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当范临宇想要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数道身影依次掠入了院子里,看到脑袋被打爆的火焰神狮,看到失去五根手指的范广山,看到接上一条手臂的范临宇,这些人脸上的神色都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名中年男人,脸上是肃穆无比的表情,眼眸之中隐隐带着一种阴沉,他便是天炎府的府主王楚松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是天炎府内府的长老,对于范临宇的事情,他们都已经听说了。

    刚刚他们是感知到这里的动静,才赶过来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不等王楚松开口问话,他的女儿王雨岚也走进了院子,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,柳眉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鼻子上长着一颗痣的老者,在腰间的传讯玉牌闪烁之后,他感知到了其中的信息,随后看向王楚松,道:“府主,外府的长老给我传讯,林漠和周扬俊失踪了,他们没有在闭关修炼,也没有人看到他们离开天炎府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唯有范临宇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王楚松知道这两人是外府内的第一天才和第二天才,正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,范临宇站了出来,道:“府主,我知道林漠和周扬俊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让他们去看过住在外府的那小子,让他们去给那小子送几瓶疗伤药,我作为内府的大师兄,自然不能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,林漠和周扬俊绝对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肯定是有着某种阴谋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位鼻子上长着一颗痣的老者,随即传讯给外府的长老,让他们去沈风原本所住的院落看看。

    很快,在他收到传讯之后,他对着王楚松摇了摇头,道:“府主,在那小子所住的院落,也没有发现林漠和周扬俊,如若他们真的是被杀了,那么对方的手段应该极其狠毒,直接让这两人彻底消失,没有留下任何一根骨头。”

    范广山也随即将刚才发生在院落里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等待众人思索一会之后,他又说道:“或许火焰神狮的发狂,真的和那小子有关,要不然怎么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?”

    王楚松等人纷纷点头赞同,只有王雨岚柳眉皱的更加紧,她心里面知道,林漠和周扬俊之前去找沈风,绝对没有安好心,不可能是给沈风去送疗伤药的。

    “雨岚,那小子有没有可能为方文良解开疑难?”王楚松已经从王雨岚口中知道了炼心阁分部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雨岚实事求是的摇着头,肯定的回答道:“那个疑难在一重天内无解!”

    听得这个回答之后,王楚松眼眸里冷意闪烁,他原本就不会同意自己女儿和沈风之间的婚约,如今可能是沈风杀了他们外府的天才,而且让范临宇和范广山也一再憋闷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这件事情必须有人要站出来负责。

    虽说他也清楚,应该是范临宇让林漠他们去找沈风的麻烦,不过,这些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,他们天炎府如今接近于顶级势力,做事情不必如此畏畏缩缩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小子眼下在炼心阁分部,那么我还是要给方文良几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等那小子自己从炼心阁分部内出来之后,即刻击杀!”

    王雨岚忍不住说道: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没有等她把话说完,王楚松便打断道:“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!”

    “至于等那小子的长辈回到这里,我们只需要实话实话,我们击杀那小子是有理有据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那小子的长辈胆敢撒野,干脆将他一并处理了,天炎府的先祖和他们的先祖,在很久远的曾经,确实有些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么久的岁月过去了,哪怕再浓郁的交情,也该化为淡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