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纯元血脉
    那些从深坑内,勉强爬出来的一流势力太上长老,在亲眼看到沈风斩下慕盛南的头颅之后,他们吓得身体一阵颤抖,下神庭之名根本震慑不了琴魔和沈风,他们连忙恭敬的跪了下来,现在只要能继续活下去,哪怕让他们放下尊严也愿意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我是被慕盛南这老贼给蒙骗了,我在这里郑重的向你道歉,请你原谅我这一次,无论你要什么补偿,我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其实不愿意来这里的,我们愿意给出任何补偿,只要你饶我们一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一流势力的太上长老,知道只要沈风开口,琴魔肯定不会追究此事,所以才纷纷向沈风道歉。

    如今云霄神宗之内没有出现正式的死亡,而奄奄一息的楚万升也是被慕盛南所伤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沈风觉得这些一流势力的太上长老,或许在将来能够派上一些用处,毕竟他们这次肯定会得罪下神庭。

    光光是控制这些人的性命还不够,沈风要让他们对云霄神宗忠心耿耿,他对着琴魔,道:“师兄,不如饶他们一命,从此让他们为云霄神宗效力。”

    琴魔点了点头之后,右手掌一番,数张温润如玉的白纸,悬浮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手掌一挥,这些纸张朝着一流势力的太上长老飞去,顷刻间,缩小后没入了他们的眉心之内,悬浮在了他们的神魂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乃是金玉宝纸,你们立马在心里发誓永远效忠云霄神宗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,只要有任何对云霄神宗不利的念头浮现,金玉宝纸会在你们神魂中爆裂,让你们神魂溃散而死。”

    琴魔淡然的说道,这要比直接在他们脑中刻下烙印来的稳妥,只要有金玉宝纸在,他们心中不能有任何一丝对云霄神宗不利的念头,今后只能拼死去维护云霄神宗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金玉宝纸在神魂内激发,那么没有人能够帮他们取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一流势力的太张长老根本别无选择,想要蒙混过关完全是不可能的,只有乖乖的在心里面发誓。

    当他们一个个暗自表完忠心之后。

    只见悬浮在他们神魂之内的金玉宝纸表面,闪过了一层璀璨的金色光芒,随后在其上立马出现了一个个字体,上面写的内容便是他们刚刚发的誓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内心有违背誓言的念头,金玉宝纸第一时间会有所感应,并且会毫不留情的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其爆炸的威力,足以让他们的神魂粉碎。

    金玉宝纸在一重天内,算得上是罕见的宝物,琴魔能一次拿出这么多金玉宝纸,绝对可以说是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这些一流势力的太上长老面若死灰,他们现在真的没有退路了,从今往后,只能对云霄神宗忠心耿耿,不能有任何坏念头。

    沈风从琴魔口中也了解到金玉宝纸的作用,在他微微思索之际,放着小黑的那一枚储物戒指,忽然有了一些微弱的反应。

    上次在去往风剑城的时候,沈风闯入了和血无命有关的遗迹之中,小黑为了保护他,陷入了昏睡之中。

    那血无命乃是能和天域之主战斗的狠角色,那口原本一直跟着沈风的棺材,里面躺着的便是血无命的本体。

    由于血无命还需要在无尽的空间内恢复,他给了沈风一块血红色的玉佩,让其去帮忙寻找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沈风答应了此事,不过,血无命在将来必须要帮他做三件事情。

    原本沈风以为小黑不会这么快苏醒,他用神念去沟通,道:“小黑,你醒了?”

    不等小黑回答。

    一旁将楚万升扶着的楚海祥,脸色一变再变,道:“老祖,您一定要坚持住啊!”

    只见楚万升的气息越来越虚弱,虽说他之前护住了重要部位,但全身早已经千疮百孔,很多器官在快速枯竭,刚才是勉强维持住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琴魔手掌按在了楚万升的胸口之上,片刻之后,他无能为力的摇了摇头,道:“之前应该有人帮他续过一次命,如今生机因为受伤而再度枯竭,恐怕是回天乏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楚海祥和楚扬天等人满脸悲伤。

    倒是楚万升笑了笑,道:“这恐怕就是命啊!当初葛前辈帮我续命,这已经是逆天之事,看来我终究是逃不过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悲伤,人总会有一死!今后云霄神宗便要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的目光看向沈风,道:“小友,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把话说完,沈风直接打断道:“现在还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有办法让你活下去,只不过今后,你需要用数百年时间来排除体内的杂质,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小黑已经完全苏醒。

    刚刚小黑感觉到外面的情况之后,他立马觉察出死去的慕盛南,拥有没有觉醒的纯元血脉。

    如今慕盛南才死了没多久,靠着他的纯元血脉,绝对可以将楚万升救回来,所以沈风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在对楚万升说话的时候,沈风将慕盛南的尸体给提了起来,将这老家伙的脖子口给封住,不让鲜血在继续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他将慕盛南上半身的衣服撕了下来,这老家伙有些干瘪的身体,立马呈现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在小黑的提点之下。

    沈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在慕盛南的身上勾画了起来,他首先要做的便是将这老头的纯元血脉激活。

    要激活一个死人的血脉,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,可眼下为了救楚万升,他暂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沈风身上,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?为何要在慕盛南的尸体上勾画奇怪的图案?这和救治楚万升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随着时间缓缓的推移。

    琴魔脸上浮现惊疑不定的神色,他感觉出小师弟勾画的图案越来越玄妙,竟然连他也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是问话的时机,他只能将满心疑惑压制在心里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身体内玄气消耗的非常厉害,额头上冒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,整个人摇摇晃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死去的慕盛南,其体内的血液竟然在沸腾起来,一种玄妙的血脉之力,从他身体里溢出。

    琴魔脸上率先浮现不敢置信之色,小师弟是在觉醒一个死人体内的血脉?这怎么可能呢?简直是闻所未闻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