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我刚刚没有说清楚
    在下神庭之中,庭主的三个徒弟,全部有圣子的称号。

    所谓圣子侍读,便是追随圣子一起学习和修炼的人,换句话说,圣子侍读也算是圣子身边的侍卫,或者说是圣子的下人。

    下神庭之内,其余两名圣子都已经有侍读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侍读是追随圣子一起成长的,将来会成为圣子的一股不俗助力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虽说原本只是慕家内一个不起眼的子弟,但他在踏上杀戮一途,拜下神庭的庭主为师之后,他心中的自傲每天都在滋长。

    同时,他获得机缘后的可怕天赋也显现出来了,尽管另外两名圣子已经跨入天玄境,但年龄要比他大上很多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自认为,他如今的天赋不比另外两位师兄差,他要挑选的圣子侍读,自然不能是平庸之辈。

    当初去往风剑城,见到慕盛南的时候,他也听说了沈风在天骄宴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这小子又成为了五神山的小师弟,其天赋一定非常的不错,毕竟想要加入五神山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要比加入下神庭还困难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五神山上都只有五名弟子,必须要有原来的弟子去往二重天,才会招收新的弟子。

    而下神庭则是没有收弟子的限制,只要天赋出众,或者是通过一定的考验,便能够加入到下神庭之内。

    从地牢内走出来之后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眯起了眼睛,他有些不喜欢阳光的味道,身上玄气形成一股特殊波动。

    很快,一道黑影闪现在他面前,毕恭毕敬的站着,等待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屠魔圣子淡漠的说道:“你去一趟云霄神宗,里面应该有一个刚刚加入五神山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他成为圣子侍读!加入五神山和成为我的侍读没有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他拒绝,你便打开这个信封,按照我写下的话去办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之后。

    这个黑影人接过信封,恭敬的说了一声:“是!”

    随后,他身上闪动起天玄境五层的气息,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屠魔圣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希望那小子识趣一些!”

    “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屠魔圣子没有把话说完,只是嘴角的笑容之中,充满了杀戮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对慕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,不过,如若沈风真的拒绝,那么他身体里好歹也流着慕家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如果将来能够掌控五神山,那么下神庭也将是我的囊中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屠魔圣子眯着眼睛,望着远方,眸子里异样的光芒闪烁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楚万升和沈风等人进入大殿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先恢复了一些玄气,随后,他将目光看向慕轻雪和慕三剑。

    当初能够从风剑城内逃出来,慕三剑为他们付出了很多,沈风刚想要开口。

    但被慕三剑抢先了一步,他觉察到了沈风集中过来的目光,道:“沈小兄弟,你不必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慕家威胁不到我们了,而下神庭也应该暂时不会对我们动手,我想要全力去完善剑夺生机这一式剑招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能将这一招彻底完善,我便能够靠着此剑,夺取妖兽或者是对手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之路本就是逆水行舟,我需要靠着自己能力来闯过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漫漫修炼路,如若我彻底完善剑夺生机,那么我对于剑的领悟,将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不再劝说,他看得出慕三剑眼眸里的认真和决心,自己的修炼路还是得要自己走,他没有权利去替慕三剑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不再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,沈风又将目光定格在慕轻雪身上,道:“轻雪,我现在帮你恢复紫凤神体,甚至有可能让你晋升为双凤神体!”

    慕三剑等人可以说是震惊的麻木了,他们现在对沈风说的话,是百分之百的相信。

    “在云霄神宗之内有没有赤火针?”沈风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火属性灵针,想要让慕菱语的血液进入慕轻雪体内发挥作用,必须要用到赤火针。

    楚万升手掌内立马出现一个针盒,道:“小友,我这里正好有你需要的赤火针,乃是我有时候用来激发穴位中的隐藏能量的。”

    沈风接过针盒之后,没有和楚扬天等人叙旧,先和慕轻雪走出了大殿,来到了慕轻雪现在住的房间里,其余人自然是没有跟过来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将门关上之后。

    “脱衣服。”沈风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慕轻雪微微一愣,接着,脸颊上布满了红晕,贝齿紧紧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沈风见此,知道这女人可能误会了,他咳嗽了一声说道:“必须要没有阻隔,我才能够给你扎针,在帮你恢复紫凤神体,然后晋升双凤神体的过程之中,不能出现任何一丝的差错,否则会带来无法挽回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慕轻雪点了点头,声音很低:“不用解释,我相信你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她目光温柔的盯着沈风,道:“从风剑城逃离之后的这段日子,你肯定经历了很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在风剑城内为我所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刚才沈风也没有说明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,眼下两人单独相处,慕轻雪是彻底真情表露。

    沈风不是感情弱智,他感觉得出慕轻雪对他的意思,可他如今根本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思,在今后有着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,随口说道:“我们是朋友,没必要如此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等帮你治疗完毕之后,我再和你说这些日子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扯开了话题,想要尽快结束两人单独相处的状态。

    慕轻雪听出了沈风话语中的一丝排斥,美眸里失落之色一闪而过,白皙的手指开始解开身上的衣裙。

    她没有让沈风转过身去,知道在治疗的过程之中,肯定会被沈风看到身子,没必要如此矫情了,况且沈风如今在她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子。

    衣裙滑落。

    甚至连最里面的衣衫也滑落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之间,慕轻雪身上便没有了任何遮蔽的衣物,这让沈风猛然一愣,身子第一时间转过去,道:“轻雪,我刚刚没有说清楚,只要脱去外衣便可,我只需在你后背上扎针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慕轻雪急忙捡起遮挡胸口的衣物,整张脸红的要滴出鲜血来了,贝齿差点要将嘴唇给咬破。

    可心中舍不得责骂和怪罪沈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