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这口气我咽不下
    沈风的情绪跟着雪婆婆的叙述起伏着。

    虽说很多事情被一句话带过了,但沈风可以猜测出,当时欣妍这丫头付出的汗水和艰辛!

    “雪婆婆,带我去神雪宗吧!”沈风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空气中显得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在沈风话音落下之后,雪婆婆迟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见此,沈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:“雪婆婆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?”

    在这番追问之下,雪婆婆无奈的说道:“年轻人,我将欣妍当做孙女看待,既然你是她最重要的人,那么我也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立马离开这里,等将来去往二重天寻找欣妍,不要让神雪宗的人知道你和欣妍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沈风眼眸一凝,道:“雪婆婆,有些事情还请你对我说明白,我知道你不会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要是关于欣妍的事情,我都必须要知道,如若你不告诉我,那么我便去神雪宗问个清楚!”

    见沈风如此执拗,雪婆婆苦笑了一声,道:“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徒弟,就有什么样的师父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将一些事情告诉你,但你听完之后,必须要立马离开这里,否则你可能会遭受死亡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沈风没有表态,道:“你先说!”

    雪婆婆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,说道:“欣妍虽说没有拜宗主为师,但在很多人眼里,她和宗主的弟子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宗主有一位嫡系长辈,乃是神雪宗内的太上长老之一,她对欣妍也颇为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伴随着圣女之争的来临,神雪宗内开始变得不平静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一次,宗主外出了一趟,而她的嫡系长辈正好处于闭关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欣妍在宗门内失去了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大长老的孙女也要参与到圣女之争中,这位大长老的嫡系长辈,同样也是宗门内的一位太上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和她的孙女一直看欣妍不顺眼,她们利用这次机会,陷害欣妍窃取神雪宗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宗主和她的嫡系老祖都不能及时出现,大长老有自家老祖的力挺,她在宗门内几乎是只手遮天。”

    “她强行给欣妍定下罪名,封住欣妍全身经脉,让其跪在山门之外的大雪中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体内的玄气抵御,被封住经脉的欣妍,在十五天内肯定会死亡,而宗主外出办事,十五天内肯定不会回来,至于宗主的那位嫡系老祖,短时间内也不会从闭关中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她们没有直接动手,她们想要让欣妍自己死在大雪之中,甚至大长老的嫡系长辈,还施展特殊秘法,让山门外的雪花变得更加冰冷刺骨。”

    “欣妍在这种情况下足足支撑了六天时间,哪怕是只有一口气,她也舍不得闭上眼睛,她心中还有未完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从外面赶回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大长老的孙女在羞辱奄奄一息的欣妍,那时候,我根本控制不住情绪,直接对大长老的孙女动手,一掌差点将其丹田给震碎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回过神来之后,我清楚这件事情大长老她们不会善罢甘休,在大长老他们没有赶来之前,我爆发出所有实力,攻击神雪宗的山门,只想要引起其他太上长老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还是大长老他们先来了一步,在她们的攻击之下,我的丹田同样是处于碎裂之中,在她们要彻底将我废了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的那位嫡系老祖出现,闭关中的她被我的动静吸引,临时才急匆匆的脱离了闭关状态,阻止了她们彻底废去我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宗主的那位嫡系老祖,使出了强悍无比的手段,调查清楚了这件事情的经过,得知是大长老她们的陷害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的那位嫡系老祖想要将这些人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大长老的嫡系长辈也是太上长老,最终在种种无奈之下,大长老和她的孙女只是受到了一些责罚,但她的孙女也失去了争夺圣女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这件事情大长老她们理亏,所以最终欣妍才能够顺利成为神雪宗的圣女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宗主的那位嫡系老祖,寿元面临枯竭状态,那次强行从闭关中出来,她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又帮我恢复丹田,她现在恐怕是没有能力再出手了,如若大长老那一脉的人要强行对你动手,恐怕宗主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离开这里,才是你现在唯一的选择,你不要再犹豫了!快些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风脸上早已面无表情,犹如是没有波澜的湖面,如若有了解他的人看到这一幕,那么他们一眼就能够看出,沈风现在处于极致的愤怒之中,他这种面无表情的状态才最可怕。

    那些老东西竟然逼迫他的徒儿,他心爱的女人跪在雪地之中?而且还想要让欣妍冻僵而死?

    这些人简直是不可饶恕!

    因为欣妍的事情,又牵连了雪婆婆和那位太上长老,沈风心中的怒火在不停的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一旁的雪婆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,周围的温度在下降,这是一种强大的杀意所致,她看着换了一种气质的沈风,道:“你万万不可冲动,大长老她们不是你能够对付的!”

    沈风冷然一笑道:“雪婆婆,作为一个男人,你认为我现在有离开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如若我现在转身离开,恐怕你心里面也会看不起我,你虽说在劝我离开这里,但这并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选择!”

    雪婆婆忽然沉默了,这些话说的不错,或许沈风选择离开,她会替欣妍觉得不值!

    “哎~”

    她又叹了口气,道:“人的情绪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!既然你能说出这番话,那么我也不会看不起你,现在离开,你能够捡回一条命,而以你的脾气,如若去往神雪宗,恐怕就没命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风无所谓的笑了笑,用神魂沟通其中一枚储物戒指:“小黑,这口气我咽不下!”

    小黑的声音很快在沈风脑中回荡:“小子,本王真是拿你没办法!幸好这座雪山非常有利于我发动攻击,如若不是在这里,那我还真没办法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些老家伙当年如此欺你徒儿,那么今天本王就陪你找她们算一算这笔账,帮你顺了这口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