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爱到最深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神雪宗山门内。

    一处最为偏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被围起了一个院子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栋古色古香的房屋。

    眼下,屋子内的卧室里,沈风仍旧陷入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气质十分成熟,如邻家大姐姐一般的楚迎夏,从昨天将沈风送到这里之后,她一步也没有离开过房间。

    期间凌向秋和凌紫寒都过来这里,并且帮沈风治疗了一下伤势,吩咐楚迎夏在这里好好照顾沈风。

    她们没有帮沈风换洗衣服,毕竟她们都是女子,实在有些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而帮沈风疗伤,并不用脱去衣衫的。

    楚迎夏坐在一旁,看着沈风的脸庞发呆,说实话,沈风的长相真的是女人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山门外的事情之后,她不仅仅是觉得沈风的外貌赏心悦目,哪怕是内在也非常的吸引女人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徒弟,能够如此不顾一切的拼命,换做任何女人都会有所心动。

    最重要,沈风并不是一个没头没脑的人,从一开始动手,好像局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,毕竟他只是灵玄境的修为啊!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,沈风的脸部和她胸口接触的画面,楚迎夏便脸颊再度微微泛红了起来,目光羞涩的看着沈风,贝齿不禁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她看到昏迷中的沈风,眉头也是紧紧的皱起,心里面不禁有几分压抑,欣妍的这位仙界师父,身上肯定是背负了太多!

    在楚迎夏想的入神之时。

    沈风的眼皮跳动了两下,随后,他慢慢的睁开眼睛,脑中是一片昏沉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啊!感觉怎么样?”楚迎夏随即回神问道。

    沈风理了理思绪之后,声音有些沙哑,道:“只是需要几天恢复的时间,这一次身体有些超负荷了!”

    听到沈风本人的话之后,楚迎夏稍微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脑中响起了小黑的骂声:“小子,什么叫只是有些超负荷了?你简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催动本王借给你的神魂之力,你知不知道你的神魂有溃散的风险?幸好这次你命大,再加上你当初获得荒古第一战神的传承时,神魂得到了一定的提升,否则你以为自己还能够苏醒过来吗?”

    沈风知道小黑是为他好,用神魂传音道:“好了,下不为例,今后我不会再如此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小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!本王真是懒得理你!这次你是借助这里的铭纹阵,才能够压制神雪宗太上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你现在才灵玄境的修为,你的真正战力别说是和天玄境修士对战,哪怕一些地玄境内的真正天才,也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对付的,努力提升修为才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小黑好像真的没兴趣再和沈风说话了。

    沈风心里苦笑着摇了摇头,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卧室,他忽然觉得这里有些熟悉,摇摇晃晃的想要爬起来,可身体内的伤势还没有恢复,经脉中的玄气非常的不稳。

    一旁的楚迎夏见状,随即将沈风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稳身子之后,沈风立马问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楚迎夏回答道:“曾经欣妍师妹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没有再和楚迎夏客气,道:“扶我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楚迎夏没有多问,扶着沈风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然后又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沈风让楚迎夏松开自己之后,他坐在了院落中的石椅上,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年一般。

    不错。

    屋子内的所有摆设和装饰,以及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,全部和他曾经在仙界时候的住所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难怪他刚才会觉得那间卧室是如此的熟悉啊!原来欣妍在这里直接复制出了他曾经的住所。

    沈风忽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每天在这么熟悉的环境中醒来,可身边却没有了你最想要看到的人,这是一种多么钻心的滋味!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什么最苦?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回答,但沈风却认为最苦的是思念,尤其是遥遥无期的思念。

    那些年,厉欣妍在这里日复一日修炼的滋味,沈风真的不敢再去想象!

    楚迎夏忍不住说道:“这里是神雪宗内最荒凉的一处地方,同样也是玄气最稀薄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宗门安排欣妍师妹和其他弟子一起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欣妍师妹主动提出,要在这里单独建立一处院落,而且她会亲自搭建,不用宗门来帮她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欣妍师妹已经表现出不凡的天赋,况且这里是宗门内玄气最稀薄的地方,那些长老没有一个站出来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想要来帮欣妍师妹,但都被她给一口拒绝了,可以说这里的一草一木,每一个地方,全部是欣妍师妹独自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我很不理解,现在看到你的表情,看来这处院子和你有关啊!”

    耳朵里窜入楚迎夏的声音,沈风有些难以呼吸,心脏好像一直在被针扎,这处院子里的每一个地方,全部是欣妍那丫头对他的爱和思念啊!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的目光看向了院子的左边,那里被划分出一块地方,种植了一种蓝色植物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种植物名叫冰玉花。

    每年只会开一次花,而且花朵似玉似冰,只能维持一天的时间,就会彻底的凋零消失,非常的短暂。

    这是仙界一种普通的植物!

    当初厉欣妍来到一重天的时候,应该是储物戒指里有冰玉花的种子。

    当年沈风答应过厉欣妍,要在每年冰玉花开的时候,陪着她。

    这丫头说过,她不奢望师父能够每天留在她身边,她只希望一年中有一天时间,师父是属于她的,她便会非常的满足。

    这些冰玉花曾经在这里花开花落了多少次?

    沈风不知道自己食言了多少次?

    欣妍这丫头爱他,爱到了最深处!

    这一刻,沈风脑中想起了很多曾经和厉欣妍在一起的往事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次,他和一名魔道之人大战完之后,浑身鲜血淋漓的赶回来。

    那一天,正好是冰玉花开的日子,他不想让厉欣妍失落,所以才不顾一切的赶回去。

    当时,进入院子里的时候,沈风只说了一句:“欣妍,为师没有食言吧?”

    那时候,说完,他便昏厥在了厉欣妍怀里。

    那一晚,厉欣妍抱着沈风很心痛,可又有一种极深的感动和甜蜜,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