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又一个情绪失控的
    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温度,看着孔若丹一脸紧张的表情,沈风微笑着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孔若丹这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,她竟然主动抓住了沈风的手掌?脸颊不禁微微一红,完全没有了万世商行大小姐的冷傲。

    缓了缓神之后。

    她的手掌随即松开,身体往后退了一步,脑中回想起之前沈风为永心草续命,再到之后战胜顾修凡,每一次都是在别人不看好的情况下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在孔家之内,归灵诀传承到如今,谁也无法看出其中有什么错误之处。

    沈风哪怕战力强大,拥有可怕的天赋,应该也破解不开归灵诀内的奥秘。

    想要破解归灵诀,甚至帮她父亲和老祖化解副作用,这可不是靠着战力和天赋就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孔家一代又一代的传承着,难道孔家这么多岁月的钻研,还比不过一个修为处于半步地玄的修士吗?

    虽说孔若丹心里面冒出了这般想法,但每次脑中闪过沈风力挽狂澜的画面时,她身体内便忍不住浮现希望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旁的白发老者脑中充满了疑惑,毕竟之前沈风和孔若丹之间的传音交流,他并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是一个能够分辨清楚形势的人,他对着孔若丹,道:“大小姐,您和沈公子先聊,我去外面透透气!”

    说完之间。

    他随即退出了密室,走到了杂物房外面,顺便帮沈风和孔若丹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孔若丹没有阻止白发老者离开,毕竟关于归灵诀的事情,一直是他们孔家的隐秘,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她美眸里的目光定格在沈风身上,道:“沈公子,你是从这幅画中看出我先祖修炼归灵诀的?”

    虽说这一切都是小黑判断出来的,但眼下沈风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,只能点头道:“是的,你先祖当年画下这幅画的时候,应该处于天玄境九层的修为,他一直被归灵诀的副作用所困扰,一旦突破到天玄境之上,他将彻底毙命,他不甘心向命运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年的处境就犹如这幅画中的一叶扁舟,尽管能够抵御住一时的滔天巨浪,可最终他还是只能向命运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幅画中依旧残留着一丝归灵诀的气息,这归灵诀和我之间倒是有些渊源,所以我才能够确定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让我见上你父亲一面,要化解他体内的副作用,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孔若丹听着沈风淡然的回答着,一字一句间充满了自信,不管如何,她都必须要让自己的父亲前来试一试,说不一定真的会有奇迹发生,况且沈风能够从一幅画中,看出这么多事情来,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她从身上拿出一块墨绿色的宝玉。

    这块玉需要孔若丹两只手同时拿着,一只手掌根本握不住。

    在这墨绿色的宝玉之中,被灌注满了浑厚无比的能量,这是远距离的传讯宝物,哪怕孔若丹的父亲在万世商行总部,也能够接收到她的传讯,只是每一次传讯消耗的能量会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之前,在黑雾之中根本无法传讯出去,后来脱离危险之后,孔若丹也就没有传讯给自己父亲了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沈风的这些话之后,她真的一刻也等不了,第一时间给自己的父亲传讯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将眼前的事情,完完整整的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扶天岛。

    一流势力灵炎阁的议事大厅内。

    阁主和各大内门长老全部在这里,他们一个个脸上浮现了和善的笑容,目光看向一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关于你们灵炎阁提出的事情,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,毕竟我们万世商行每年炼制出的各种灵液也十分有限。”这名中年男人便是万世商行的掌舵者孔言胜,他今天正好抵达扶天岛,前来灵炎阁商谈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虽说在一重天内有炼心阁,可在这里大大小小的宗门无数,一个炼心阁根本无法满足所有势力内的灵液需求。

    而一般的一流势力内,想要培养出一名炼心师非常的困难,通常情况下,没有哪个一流势力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顶级势力的万世商行,可以说是富得流油,他们最不缺资源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他们每年耗费无数资源的情况下,还真被他们培养出了一批,专门为商行服务的炼心师。

    灵炎阁近些年招收的弟子越来越多,一些基础灵液快要不够派发了,所以他们才想要向万世商行购买一批大数量的灵液,而且今后每年,他们都想要向商行购买一定数量的灵液,光光是从炼心阁内购买的数量,已经无法满足灵炎阁了。

    坐在议事大厅首位上的中年男人,他是灵炎阁的阁主,对于孔言胜的这番话,他脸上并没有浮现不满,毕竟他们灵炎阁不够资格和万世商行叫板,况且如今他们还有求于万世商行。

    “需要考虑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只要万世商行每年固定给我们提供一定数量的灵液,至于价格方面,我们灵炎阁也一定会让万世商行满意。”灵炎阁的阁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在孔言胜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,他感觉到魂戒内的一块墨绿色宝玉闪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块宝玉和孔若丹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孔言胜知道一定是自己女儿给他传讯了,一般用到这种墨绿色宝玉传讯,肯定是有紧急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的神魂之力渗透进魂戒之内,直接感应起了宝玉内的传讯内容,当他听完里面的内容之后,整个人呆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一分多钟之后。

    灵炎阁的阁主见孔言胜沉默不语,他嘴巴微微张开,刚刚想要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孔言胜忽然之间回过神,完全控制不住身体内的气势和情绪,站起身的瞬间,被他坐着的椅子顿时爆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同时面前的一张桌子上,也随即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,这一次,他或许真的有机会摆脱体内的糟糕情况了。

    孔言胜脸上充斥着激动无比的神色,完全顾不上在场的灵炎阁之人,身影猛然之间朝着议事大厅外冲去。

    甚至由于情绪失控,他速度爆发的太猛,直接将议事大厅的门给撞飞了,来到外面之后,整个人顿时踏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整个议事大厅内的灵炎阁之人一脸懵逼,他们眼眸里充斥满了莫名其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