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饮血剑
    在孔言胜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密室中只剩下沈风和孔若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显得有几分古怪。

    孔若丹没料到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平时孔言胜一向十分严肃,他对自己的女儿无比的疼爱,甚至他曾经说过,在一重天内,没有谁够资格做他的女婿。

    可如今这才是孔言胜和沈风第一次见面呢!孔若丹有些无法接受,自己的父亲变成这种样子。

    虽说沈风确实很优秀,但孔若丹并没有真正爱上他,充其量只是对他有些好感罢了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,我父亲可能是兴奋的语无伦次了,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孔若丹脸颊微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风点了点头,道:“理解!”

    经过这番简单的对话之后,被孔言胜引起的尴尬,顿时被化解开来了。

    沈风随意的就地而坐,缓缓的恢复着身体内的玄气。

    而孔若丹在一旁没有打扰,同样是继续疗伤。

    时间分秒流逝着。

    当体内的玄气恢复之后,沈风猛然睁开了眼睛,他想要一个人在这里闭关,所以必须要让孔若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觉察到沈风集中过来的目光之后,孔若丹从疗伤状态中脱离了出来,说道:“沈公子,之后等你有空了,你能去一趟万世商行吗?我老祖他们体内的副作用也需要化解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意回答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孔若丹站起身,道:“沈公子,那我不打扰你闭关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之所以留下来,她只是想等到沈风恢复完玄气,彻底确定对方没有事情之后,她才能够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沈风见孔若丹自己提出要离开密室,他正好可以省去开口的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孔若丹还没有跨出几步呢!之前离开密室的孔言胜,其身影再度出现了,脸上的兴奋之色依旧没有褪去。

    “好女婿,我差点忘了,我方才答应过要给你一份重礼的。”孔言胜笑呵呵的说道,越看沈风越是顺眼。

    孔若丹柳眉一皱,红着脸,道:“父亲,你别胡说八道,我和沈公子之间只是朋友关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孔言胜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若丹,我明确的告诉你,我这辈子是认定了沈小友这个女婿,谁也无法让我改变这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正当沈风想要皱眉说话的时候,孔言胜右手臂一挥,从他的魂戒之上闪过一缕光芒。

    随后,一个长方形的古朴黑色木盒,瞬间出现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好女婿,现在不是说其他事情的时候,我想你更应该先看看,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。”孔言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风并没有从古朴木盒上,感觉出什么特殊气息,他神色平静的说道:“修改后的归灵诀,是我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,送给你们孔家的,所以还请你不要拿自己女儿的幸福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孔言胜随意笑了笑,说道:“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当然,你有不承认是我女婿的权利,而我称呼你为女婿,这是我的权利,你可以只当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木盒内的礼物,你可以放心收下,当做是你为我化解副作用的答谢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之后,你肯定还要去一趟万世商行,以你和若丹的关系,应该会出手帮我老祖他们化解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可以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收下这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孔若丹美眸里的目光,紧紧盯着这个古朴的长方形木盒,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,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父亲会送出这件宝物。

    见沈风没有开口,孔言胜继续说道:“好女婿,你可以先打开这个木盒看看!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之后,沈风走到了木盒前,他之后确实要帮孔若丹的老祖等人化解副作用呢!他收下孔言胜送出的一份礼物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的确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弯下腰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木盒打开。

    从其中猛然冲出一道刺眼的银白色光芒。

    待到沈风的视线恢复过来之后,他看到在这个长方形木盒之内,放着一把剑身银白色的宝剑,其剑柄是一种乌黑色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个木盒内部,充实着一种封印之力,在沈风眸子里浮现疑惑的时候。

    孔言胜脸色郑重的叙述,道:“这把剑名为饮血,其品级抵达了上品玄宝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在天域之中,法宝的等级分为灵宝、玄宝、圣宝和神宝!

    每一个等级的法宝又被分为下品、中品和上品。

    在如今的一重天之内,能够炼制出玄宝的锻造师没有几个,更别说是要炼制出上品玄宝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流势力内也不见得会有上品玄宝,由此可见,眼前这把饮血剑有多么的价值连城了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之后,孔言胜继续说道:“这把饮血可以说是魔道之剑,不过,在我看来,宝物没有正邪之分,只要使用宝物的人心怀正气,那么这件宝物便是除妖降魔的利器!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把饮血在我们孔家之内传承了无数岁月,可始终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使用它,今天我将它送给你,纯粹是认为哪怕你现在无法使用饮血,将来的某一天也一定可以完全掌控它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饮血剑和其他的玄宝并不同,其内部隐隐有了一丝自己的意识,你必须要得到它的认同,才能够将它的威力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这把饮血剑是我的先祖,在一处遗迹中,九死一生后获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我先祖在一次面临必死的局面下,这把饮血剑暂时认同了我先祖一次,最终我先祖才能够化险为夷的活了下来、”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一次,或许只是饮血剑不想让我的先祖死亡,才暂时让我先祖使用一次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之后,这把饮血剑又恢复了以往的情况,我先祖再度无法顺心的使用这把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着,我们孔家一代又一代的传承,期间有很多天才试着想要得到饮血剑的认同,可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,包括我和若丹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这把饮血剑很难驯服,但其威力绝对要比普通的上品玄宝强,毕竟其他玄宝要掌控起来并不是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着木盒内的饮血剑,当初齐文山和潘墨送给他的天冰剑,只是上品灵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这把饮血不心动,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把饮血剑还如此特殊,沈风就是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情,如若能够掌控这把饮血,那么他施展剑招的威力,绝对能够再次往上提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