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根本是无法驯服的
    夜凉如水。

    万世商行的玄舟,在海面上平稳的行驶着。

    底层密室内。

    孔言胜看到沈风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之后,他手指朝着木盒内一点,玄气冲出的瞬间,神魂之力同样从他眉心溢出。

    在玄气和神魂之力的作用之下,木盒内的封印之力在逐渐的减弱。

    孔言胜立马说道:“退后一些距离,这把饮血被封印了很久,等封印之力完全消失之后,恐怕会有冲击力从剑身之内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和孔若丹随即往后面暴退出了一大段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木盒内的封印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“唰!唰!唰!”的声音,不停从饮血的剑身内传出。

    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劲气,朝着四周冲击了过去,空气中形成了恐怖的分割之力。

    地面上、墙壁上,以及密室的顶部,不停的出现一道道深深的剑痕。

    退远了一段距离的沈风和孔若丹,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,所以他们能够顺利躲开一道道的锋利劲气。

    至于拥有天玄境修为的孔言胜,这些锋利劲气根本伤不到他,每一道劲气,在靠近到距离他一米远的时候,全部在空气中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终于没有锋利劲气从饮血内冲出来了。

    沈风和孔若丹重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孔言胜笑着说道:“好女婿,怎么样?饮血的威力不俗吧?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饮血并不是它真正的形态,只有彻底得到它的认同之后,才能够激发出它的最强形态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剑身银白色的形态下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使用饮血,只不过,此时的饮血,其威力最多抵达上品灵宝的层次,完全无法上品玄宝作比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激发饮血最强形态的人,才算是真正的掌控了这把宝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没有见过它的最强形态,毕竟曾经只有我们的先祖,真正激发过一次饮血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根据我们先祖手札中的记载,饮血进入最强形态,其剑身会从银白色变成血红色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想要感受一下饮血吗?还是等以后你自己慢慢感受?”

    在见自己父亲话音落下之后,孔若丹也说道:“沈公子,我父亲还遗漏了饮血的一个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先祖在那处遗迹里,获得饮血剑之后,还得知了这把剑的一些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是来自于荒古时代的一把魔道之剑!”

    “饮血可以吸收妖兽和修士的鲜血,并且在一次次的吸收之后,甚至饮血的品级还能够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在极为遥远的荒古时代,这把饮血剑曾经抵达过中品圣宝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好像上品圣宝就是这把剑能够抵达的尽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把饮血在无数岁月之中,其品级竟然又退回到了上品玄宝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真正掌控这把饮血,才能让它去吸收妖兽,或者是修士体内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听完孔若丹的叙述之后,沈风眼眸里光芒闪动,在如今的一重天之内,上品玄宝就十分罕见,而圣宝绝对是只有二重天和三重天之内才有。

    这把饮血剑的尽头是上品圣宝,其实这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,纵使是在二重天之内,上品圣宝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宗门能够拥有的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难得啊!能够自我晋阶的宝物并不多见,这把饮血倒确实不错,只是想要得到它的认同,也不会太容易。”小黑平淡的声音在沈风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在心里思索了数秒之后,沈风并没有和小黑交谈,而是将目光看向孔若丹和孔言胜,道:“我现在就想要试一试得到饮血剑的认同!”

    孔若丹曾经多次试着掌控饮血剑,她对这把饮血剑是心有余悸,她又说道:“沈公子,如若你只是感受一下这把饮血,那么我不会对你有任何劝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却要立马尝试得到饮血的认同,那我必须要劝你再提升一些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处于银白色状态的饮血,你将玄气稍微的注入一些,就能够爆发出其上品灵宝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想要得到饮血的认同,你需要将极致的玄气,注入到剑身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在极致玄气的冲击之下,饮血会认为你是想要彻底掌控它,随后,它会毫不留情的对你进行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考验对于顶级的地玄境修士,或者是天玄境修士不会有危险,他们顶多是最后无法获得饮血的认同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现在虽说跨入了半步地玄的修为,但你和顶级地玄境的修士之间,还是有不少差距的,所以,一旦你想要尝试得到饮血的认同,最终极有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一定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我们孔家有一名天才,在掌控饮血的过程之中,直接被其斩了一条手臂,那时候他的修为在地玄境五层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从前尝试掌控饮血,是在开启冰瞳的状态下,最重要我当初还借助了灵液的药力,让自己短时间内能提升一定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孔言胜点头,道:“若丹说的很对,你最好先感受一下血饮,在慢慢熟悉之后,等再提升一定的修为,你再尝试真正去掌控这把饮血。”

    沈风摇头道:“我想要现在就尝试,哪怕我失败,我也不会让自己缺胳膊断腿,最多是身受重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不等孔若丹等人再度开口,他直接弯下身子,将饮血剑握在了右手之中。

    从乌黑色的剑柄之上,立马传来阵阵凉意,他身体内功法运转,将气势提升到极致之后,汹涌的玄气快速的涌入饮血之内。

    孔若丹和孔言胜见此,知道自己的劝阻没有用了,虽说孔言胜拥有天玄境的修为,但万一待会意外发生的太过突然,他也来不及出手救助的,这也是他们劝说沈风是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见沈风如此坚决,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!只能尽全力阻止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尽管沈风创造了一次次的奇迹,但饮血是孔家一代代传承下来的,以如今沈风的修为,根本是无法将这把剑驯服的。

    孔言胜之所以送出这把剑,真的只是想要让沈风以后去慢慢彻底空掌控它。

    在这对父女神色凝重之时。

    原本平静无比的饮血之上,忽然有恐怖的剑气在滋生,而且剑柄之上也被剑气缭绕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

    沈风握着剑柄的右手掌之上,顿时多出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