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
    剧痛立马在整只手掌上扩散。

    沈风眸子里冷冽的光芒闪动,鲜血从掌心和手背上不停滑落,他始终没有停止往饮血内注入玄气,而且他一直让注入的玄气维持在极致状态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剑身不停微颤了起来,一道刺痛眼睛的银色光芒,陡然从饮血之内暴冲而出,瞬间将整间密室照耀的光彩炫目。

    孔言胜和孔若丹见此,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,脸上布满了浓郁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以沈风为中心的一定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在饮血的影响之下,形成了骇人的剑气风暴。

    这股风暴毫不留情的将沈风席卷在其中,虽然他周身凝聚了一层强悍的防御,但是在这等可怕剑气风暴面前,这种防御变得非常脆弱,他的身上在不停出现一道道渗人的伤口,身子不断来回左右摇摆着,如同是狂风中的树枝,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平衡。

    孔言胜和孔若丹并不在剑气风暴的中心,再加上他们的修为比沈风要强,所以四溢到边缘的剑气,完全是无法伤到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孔若丹见沈风身上的衣衫不停爆裂,一道道伤口内的温热鲜血,快速覆盖在其身体表面,她忍不住喊道:“沈公子,松开饮血,不要再坚持下去了,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彻底掌控这把剑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沈风仿若未闻,感知力和神魂之力也在迅速的进入剑身内,从刚刚将极致玄气注入的那一刻起,他便做好了心理准备,这点痛苦完全在他的承受范围内。

    眼看着剑气风暴在不停的增强,孔言胜也喝道:“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让我来帮你脱离剑气风暴的笼罩。”

    集中着精神的沈风,终于是有了反应,他的目光随即看向孔言胜,道:“我还能继续坚持,你们放心好了,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继续尝试下去!我的身体并没有抵达极限呢!”

    看着剑气风暴中一意孤行的沈风。

    孔言胜管不了那么多,想要直接动手帮沈风一把,不过,只要他参与进入,那么这就代表着沈风这一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在他脚下的步子刚刚跨出的瞬间,孔若丹拦住了他的去路,道:“父亲,再让沈公子尝试一会吧!否则他绝对不会甘心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仙字号房间之内,她见识了沈风的顽强意志力,眼下如若强行出手相助,只会让沈风非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孔言胜眼睛微微一眯,看着风暴中一脸不服输的沈风,最终他嘴巴里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真正的天才,真正的天骄,必须要有一颗自信不服输的心,哪怕是遇到再大的困难,也必须要一路坚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并没有到穷途末路呢!

    假若他现在动手相助,说不一定会让沈风今后的心性变得不稳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孔言胜身上凝聚起来的气势,在缓缓的散去,准备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而处于剑气风暴中的沈风,靠着渗透进剑身内的神魂之力和感知力,逐渐的搜寻到了剑身内,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意识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他身体内的水之剑魂雏形,在自主的运转起来,一道道水之剑意和剑气,通过他握着剑柄的手掌,在快如的流入饮血之内,集中在了那一缕意识之上。

    剑身内的那一缕意识感觉到,来自于水之剑魂雏形的压制之后,它奋力的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剑气波动。

    沈风用神魂直接将自己的声音传入饮血的剑身之内:“难道我还不够资格做你的主人吗?”

    “乖乖的顺从了我,今后我可以带你踏遍天域,让你的品级继续晋升下去,让你品尝到更多强者和妖兽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在将声音传入剑身之内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握着饮血的手掌,朝地面上一挥,“唰”的一声,一道非常深的剑痕,在地面上出现,差点将玄舟都洞穿了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沈风手里的饮血剑变得更加不安分,它不想被沈风如此简单的驯服,它无法认同一个半步地玄的小子做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剑鸣声,从饮血的剑身内传出。

    除了空气中的剑气风暴变得更加强大以外,一层层的剑意在密室内浩浩荡荡了起来,犹如是奔腾无比的海水一般。

    沈风身上受伤的部位越来越多,一旁的孔若丹和孔言胜提心呆胆了起来。

    某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从乌黑色的剑柄之内,冲出了一股摧毁性的力量,直接将沈风右手掌内的骨头给震碎了。

    在他手掌一松的同时,饮血剑顿时朝着密室外暴冲而去。

    沈风没有犹豫,右脚蹬地,身影也随即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孔言胜和孔若丹回过神来之后,同样是紧紧跟在了沈风的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走出杂物房,来到外面的甲板之上后。

    那把在夜色中暴冲出好长一段距离的饮血剑,感觉到沈风出来之后,它随即调转方向,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,朝着沈风的心脏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内爆发出的威力,可不是半步地玄的沈风能够抵挡的,孔言胜吼道:“快让开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全身气势爆发,想要帮沈风挡下这一剑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沈风不退反进,自己主动迎上了饮血剑,看到这一幕的孔言胜,动作微微一顿,脸上短暂的失神,这个小子为什么要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情?

    这一刻,一旁的孔若丹也非常后悔,早知如此,她刚刚应该要让自己的父亲,阻止沈风继续尝试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空气中回荡着凌厉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短暂失神的孔言胜,失去了救助沈风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看着饮血剑要刺中沈风心脏位置的时候,他左手猛然朝着面前一握,直接握住了血饮剑的剑身。

    他将全身力量都集中在了左手上,紧紧的握着,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带着恐怖冲击力的饮血剑,在他掌心内一点点的前进,他左手掌心内的骨头也在慢慢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沈风的第一魂印、天之剑和血之翼,同时以一种孔若丹等人感觉不到的状态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三种魂印的气息冲入饮血剑之内,加上水之剑魂雏形的力量镇压,沈风吼道:“我会带着你踏上天域之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我的鲜血起誓,你在我手中,绝对可以绽放出最璀璨的光芒!”

    孔言胜和孔若丹听着沈风的暴喝声,他们觉得沈风这次真的是自信过头了,幸好他紧紧握住了剑身。

    这次孔言胜一定要抓紧时间动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当他身影快速靠近的时候,只见整把饮血剑的剑身之上,在产生一种细微的变化,银白色的剑身,在逐渐的变成一种血红色。

    而且饮血内的冲击力消散了。

    当沈风左手掌松开的时候,整把剑顿时旋转,乌黑色的剑柄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孔言胜脚下步子一顿,在他和孔若丹看到沈风左手缓缓握住乌黑色的剑柄,而且银白色的剑身,几乎已经变成血红色之后,他们眼眸里爆发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,这才是沈风第一次尝试,他就成功的得到了饮血剑的认同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