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态度
    陆星瑞的话犹如一道响雷,在易千白等海月宗修士脑中炸开。

    薛轻影怎么会喜欢一个魔道中人?毕竟易千白等人还不知道沈风是谁?

    关于昨晚沈风教训陆星瑞他们的事情,也没有传到易千白等人耳朵里呢!

    薛无衡和薛轻影他们闻言,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或许今天灵炎阁的人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站在陆星瑞右侧的杜志豪,他恭敬的对着易千白,说道:“易宗主,你们海月宗里的内门弟子杜勇诚和杜惜芸,乃是我们杜家旁系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嫡系一脉发现了,杜勇诚的爷爷和父亲等人勾结魔道,原本我们杜家想要好好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杜勇诚和杜惜芸忽然回来,跟他们一起来到杜家的还有沈风这个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利用阴谋诡计,让我们嫡系一脉答应了一场赌斗,我的小叔惨死在武斗场内,而我们其余嫡系一脉的人,也全部自废了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掌握的种种线索,这个叫沈风的家伙,可能是魔道某个宗门内的核心弟子,他前来扶天岛,绝对是带着某种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在武斗场内发生的事情,海月宗的二长老也在场亲眼见证,我可以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。”

    在听到杜志豪愤怒无比的话语之后,海月宗的易千白等人,顿时将目光看向二长老胡有恒。

    虽说薛轻影不知道沈风的真实身份,但她绝对不相信沈风会是魔道中人,而杜勇诚和杜惜芸的爷爷和父亲等人,也肯定是被杜家嫡系一脉陷害的。

    胡有恒在觉察到一道道目光之后,他口中微微叹了口气,尽管薛无衡已经对他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这种情况,他选择了实话实说,他向来是非常公正的人,否则当初在武斗场,他肯定会对沈风动手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当初自己亲眼所见的内容,并没有偏向灵炎阁,也没有偏向沈风,他只求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在详细叙述了一遍之后,胡有恒又说道:“宗主,关于杜勇诚和杜惜芸的爷爷和父母勾结魔道之事,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。”

    薛无衡也立马说道:“宗主,仅听灵炎阁一面之词,就要给沈小友和杜勇诚等人定罪,这未免太儿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说和沈小友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老夫我敢以性命担保,他绝对不会是魔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是再敢污蔑沈小友,老夫我对他不客气,哪怕拼个玉石俱焚又如何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身上衣衫猎猎,四周不停有劲气冲击着,眸子里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薛文生目光盯着陆星瑞和杜志豪等人,喝道:“你们还要不要脸?昨晚你们在沈小兄弟手里吃瘪,今天就想要以此来打击报复,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将昨晚沈风压制陆星瑞等人的事情,简简单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易千白和胡有恒等海月宗之人,感觉此事越来越复杂了,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脸上保持镇定的陆铭泉,手指来回敲击着桌面,他看向易千白,道:“易宗主,此事想要查清楚并不困难,现在倒不如先让那个小子前来这里,让我们来问他几句,看看他会为自己如何狡辩?”

    易千白同意了陆老陆铭泉的提议,他对着薛无衡,问道:“大长老,那个叫沈风的小子在外面吗?”

    薛无衡对着宗主点了点头之后,他冲着薛轻影,道:“丫头,你去将沈小友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倒要看看某些人是如何颠倒是非的?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爷爷隐含怒意的话语之后,薛轻影一脸担忧的走出了大殿,她如今生怕灵炎阁的人,还有后续手段没有施展。

    陆星瑞、杜志豪和段天野见走出去的薛轻影,他们嘴角浮现一抹笑意,眸子里闪动着期待之色,在他们看来,好戏才刚刚开始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主峰广场边缘的亭子内。

    沈风依旧脸色平静的坐着,而杜勇诚和杜惜芸毕竟是海月宗的弟子,他们看到有熟悉的好友,便上前和别人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沈风感觉到血红色戒指内,那块海月宗太上长老令牌有所反应了。

    当初在云霄神宗的时候,海月宗的那位太上长老梁广运,私下对沈风说过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梁广运在沈风身上这块令牌内留下了一些手段,只要他和沈风在一定的距离内,双方的太上长老令牌会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而其余的太上长老令牌之间,并没有这种感应的。

    沈风知道应该是梁广运回到扶天岛了,他可以利用这块太上长老令牌,轻松的给对方传讯了。

    莫镇雄等人虽说还留在亭子内,但他们是坐在沈风身后的,并没有看到他手里握着的令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扶天岛上的某处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两名老头和一名老妪正在踏空而行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精神抖擞,脸上布满兴奋之色的老头,便是海月宗内的最强太上长老梁广运,同时也是宗主的嫡系老祖。

    当年梁广运年轻的时候,娶了海月宗那时候宗主的女儿,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,算是做了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嫡系晚辈全都没有跟着他姓,而是跟着他的妻子姓易。

    如今梁广运的修为在天玄境七层。

    而另一名和他颇为亲近的老妪,乃是他的妻子易晓蓉,修为在天玄境五层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名青袍老者,同样也是海月宗的太上长老,名叫常天烈,修为在天玄境六层。

    梁广运上次离开云霄神宗后,之所以迟迟没有回来,是在半路上发现了一处小遗迹,并且在其中获得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易晓蓉和常天烈是专门出来迎接梁广运的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梁广运面色一紧,他发现魂戒内的太上长老令牌有了反应,他停止了和另外两人交谈,随即将令牌拿出来,听得其中的传讯之后,他脸上浮现了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得知沈风如今在海月宗的主峰之上后,他目光郑重的看向易晓蓉和常天烈,将一些能够说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言语中对沈风是推崇备至。

    甚至当初沈风获得荒古第一战神传承,领悟天神诀第一部分寿字诀的时候,给在场所有人都带来了好处。

    梁广运就借助那次机缘,增加了九十年的寿元,况且他还见识了沈风的铭纹造诣,再加上沈风是五神山的小师弟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又是他们多个一流势力内的太上长老,如若让其他一流势力内的老头知道,沈风如今在海月宗做客,那么他们一定会非常羡慕的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能够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梁广运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之后。

    易晓蓉和常天烈倒吸了一口冷气,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,他们没想到宗门内,竟然来了此等人物。

    梁广运再次叮嘱,道:“待会见了沈小友本人,你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态度,千万不要因为他模样年轻,而对他有任何的轻视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友是个奇人,这一次我们说不一定,还能够获得一些机缘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