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意料之外
    大殿内显得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沈风身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杜志豪的老祖杜炎培,以及他的父亲杜振翼走了进来,这种时候,没有谁会去在意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。

    杜炎培和杜振翼毕竟不是灵炎阁的人,刚刚他们没有跟着一起前来大殿,而是在主峰西面的地方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当两名黑影人对易景涛动手的时候,杜志豪悄悄传讯给了自己的老祖和父亲,让他们前来这里看好戏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种情况下,海月宗的人不会注意他的老祖和父亲了。

    况且杜炎培和杜振翼的情况要比他差,之前废了一身修为之后,他们两个到现在连初玄境的修为也没有恢复,这辈子恐怕是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走入大殿之后,他们立即来到杜志豪的身旁,刚刚也听到了沈风对陆铭泉的叫嚣,心里面是越来越激动,他最好沈风再嚣张一点,最后结局只会更加凄惨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种,你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吗?我们灵炎阁的太上长老,又岂是你能辱骂的。”灵炎阁宗主陆世宗,脸上浮现了奔腾的怒火,恐怖的气势从他体内透出。

    可这里毕竟是海月宗,他不能做出喧宾夺主的事情来,将目光看向同样怒火中烧的易千白,道:“易宗主,如若你同意的话,就由我来帮你拿下这杂种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薛无衡,虽说不明白沈风为什么要如此狂傲?但他还是开口道:“宗主,此事疑点重重,需要好好调查一番,才能够做出决定啊!我依旧不相信沈小友是魔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易景涛冰冷的眸子始终盯着沈风,刚刚那两个魔道中人喊沈风为少主,而他又差点死在那两个魔道中人手里,他自然是想要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易千白皱眉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杜炎培义正言辞的开口道:“易宗主,我乃杜家内的老祖,杜勇诚和杜惜芸的爷爷和父母勾结魔道,这是铁证如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,杜勇诚和杜惜芸也参与了此事,和他们在一起的这个小子,绝对是魔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他为何会如此心狠手辣?我们嫡系一脉的这些人,全部因为他,而废了一身修为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杜勇诚和杜弘盛等人想要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,海月宗的四长老抢先一步,道:“宗主,不管如何,先将这小子拿下,其余事情可以慢慢调查,我想大长老他们也许是被这小子给蒙骗了。”

    这海月宗的四长老,虽说好像一言一行都十分公平,但明眼人可以隐隐感觉到,他是在偏向灵炎阁。

    易千白眸子里冷芒冲出,在他想要对沈风动手之际。

    薛无衡挡在了沈风面前。

    而沈风感觉到梁广运马上要到了,他手掌一翻,一块令牌出现在他掌心,随即将玄气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这块海月宗的太上长老令牌之上,顿时散发着了耀眼的金光,整块令牌冲向了半空之中,从其中透出一股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乃海月宗的太上长老沈风。”

    “梁广运亲自邀请我成为海月宗的太上长老,我又岂会伤害自己门内的晚辈。”

    沈风的声音十分镇定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太上长老令牌,耀耀生辉!

    易千白和薛无衡等一众海月宗之人,他们认出了这确实是真的太上长老令牌。

    可沈风的这番话,在他们听来,简直是天方夜谭,一个地玄境一层的小子,又怎么可能成为海月宗的太上长老!

    杜勇诚和杜惜芸见此,脸色变得一阵惨白,之前沈风曾经说过他是海月宗的太上长老,还问他们两个信不信?

    眼下,沈风竟然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这对兄妹不知道沈风是从哪里获得这块令牌的,但他们绝对不相信沈风是太上长老,毕竟他们两个知道沈风加入了神雪宗。

    冒充海月宗的太上长老这是大罪,如今就算他们说出沈风是神雪宗的圣子,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块令牌你是从何得来的?”易千白怒目圆瞪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此刻,就算是薛无衡也不知该说什么了?他想不通沈风为什么要冒充海月宗太上长老?

    薛轻影和薛文生愣在原地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莫镇雄和杜弘盛等人屏住了呼吸,他们知道接下来,恐怕沈风将面临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杜志豪、杜炎培和陆星瑞等人,见沈风竟然不要命的冒充海月宗太上长老,在他们看来,简直是沈风自己在加快送死的速度,他们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沈风见没有一人相信,哪怕易千白他们认出了这是真的令牌,最终也没有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他嘴角浮现一抹苦笑,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,所以他之前一直没有拿出这块令牌。

    看到沈风并没有回答易千白的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世宗身影瞬间掠了出去,眼下沈风自己冒充海月宗的太上长老,他如今对这杂种动手,易千白等人应该不会反感了,毕竟这杂种做了让易千白等人愤怒无比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易宗主,我来帮你先废了这杂种。”陆世宗身上天玄境二层的气势,犹如洪水一般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在薛无衡等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他在快速的临近沈风,脸上带着浓郁的不屑,沈风在他眼里只是一只蝼蚁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三道强悍无比的气势冲入了大殿内,促使距离沈风只有两米的陆世宗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只见,梁广运、易晓蓉和常天烈急匆匆的出现在了大殿,他们刚刚听到了陆世宗的吼声。

    陆世宗见海月宗的三位太上长老出现,他知道自己真的不适合在他们面前动手,随即恭敬的说道:“梁老、易老、常老,这杂种非但是魔道中人,而且还冒充你们海月宗的太上长老,简直是罪无可恕!”

    易晓蓉和常天烈从梁广运的传音中,知道了在场哪个人是沈风。

    在他们听到陆世宗的这番话之后,眸子里怒火瞬间蒸腾起来,异口同声的喝道:“岂有此理,简直该死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梁广运、易晓蓉和常天烈体内气势猛然爆发,如闪电般朝着沈风的方向掠了过去,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压迫之力。

    除了沈风之外,在场的其余人,全都以为海月宗的三位太上长老,是因为沈风的行为和身份而动怒,看样子他们三个是准备直接拍死沈风。

    薛无衡和莫镇雄等人呆立在原地,他们脑中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而段天野和陆铭泉他们冰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切。

    距离沈风两米远的陆世宗,摇了摇头,淡漠的说道:“蝼蚁。”

    只是在他刚刚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,梁广运等三人掠过了沈风身旁,在所有人疑惑的时候,他们三个同时一掌拍向陆世宗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陆世宗虽说在紧急关头凝聚了防护,但在梁广运等人面前真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在承受了三掌的过程之中,陆世宗嘴巴里鲜血狂喷,眼眸子里布满了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最终,他的身体在大殿的地面上,撞击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,他整个人犹如一条死狗一般,躺在里面一动不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