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无能为力
    关于天幕瀑布的事情,沈风牢牢记在了脑中,如若这种异象真的如此神奇,那么他自然是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之后,沈风等人乘坐的马车,停在了一处府邸前。

    走下马车之后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气派无比的大门,作为云炎古城内的城主府,曾经也算是辉煌过,现在虽说衰落了不少,但最起码的底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当聂婉清准备邀请唐雪竹等人走进城主府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,急匆匆的从府内走了出来,道:“大小姐,府主刚刚吐血昏厥了过去,看样子情况非常不妙,我已经让人去请郑老过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脸上带着笑容的聂婉清,听到这名老者的话之后,她美眸里顿时布满了担忧之色,道:“吴伯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作为城主府管家的吴伯,快速的叙述了一遍:“府主原本应该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修炼,在我有事情向他汇报,走进院子的时候,就看到他倒在了地上,在他的嘴角沾染了不少的鲜血。”

    聂婉清一刻也等不及了,说道:“吴伯,你安排我的这些朋友住下来,我去父亲的房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唐雪竹随即说道:“婉清,我们或许能够帮上一些忙,不如我们也一起去看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聂婉清知道铭纹师拥有着一些特殊的手段,她没有犹豫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,唐雪竹和沈风等一行人,便跟在了聂婉清的身后。

    府主聂勇泉所住的地方,自然是在城主府的核心地带,一路上不少人对着聂婉清打招呼,可她现在十分担忧自己父亲的情况,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人,将自身的速度彻底发挥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聂婉清走进了一处幽静的院子,这里鸟语花香,如同一个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不少城主府的长老守在了院子里,见到聂婉清之后,他们朝着旁边退开几步,给其让出了不少的空间。

    走进院落内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聂婉清看到了处于昏厥中的父亲。

    眼下聂勇泉脸上毫无血色,鼻子里气息也十分的微弱,甚至皮肤都有些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之前,聂婉清离开城主府的时候,她父亲的气色还十分不错,为什么才过去短短一会的时间,聂勇泉就变成这副样子了?

    要知道,她的父亲乃是天玄境二层的强者啊!

    唐雪竹和唐毅康等人,站在一旁观察聂勇泉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场的城主府长老,知道唐毅康他们是北方唐家的人之后,一个个都表现的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吴伯领着一名神色淡漠的老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面色红润,身上颇有仙人的风范,他便是吴伯口中的郑老,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三品炼心师,在如今的一重天内,最强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。

    所以,这位名叫郑远培的三品炼心师,在一重天内,拥有着不俗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,算是一名独来独往的炼心师,平时一直定居在云炎古城之内。

    想要让郑远培出手一次,可是需要付出相当高的费用。

    聂婉清在看到郑远培之后,她急忙恭敬的说道:“郑老,您快看看我父亲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沈风和唐雪竹等人,也从周围其余长老的口中,得知了这个老头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见郑远培相当的傲气,对着聂婉清微微点头之后,不慌不忙的卷起了衣袖。

    炼心师在探查完对方体内的情况之后,可以量身定做的为对方炼制灵液,以此来达到最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纵使聂婉清着急万分,她也不敢催促动作缓慢的郑远培。

    唐雪竹和唐毅康等人看到这一幕,他们不禁皱起了眉头来,如今聂勇泉处于极度危险之中,这郑远培还如此傲气,难免会让人心里面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在准备好一切之后。

    郑远培干枯的手掌,终于按在了聂勇泉的胸口之上,片刻之后,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不断。

    当他收起手掌的瞬间,聂婉清立马问道:“郑老,我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这样?”

    郑远培淡然的说道:“准备后事吧!”

    “聂府主体内的生机在不停流逝,一重天内,没有哪种灵液救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,时间太短,你父亲体内的生机流逝的太快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真的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可以说,在整个云炎古城之内,都没有人能够救治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节哀!”

    在说话的时候,他始终冷冰冰着一张脸,眼下,他准备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唐毅康等人刚刚不动手,那是因为城主府请了人,如今郑远培无能为力,那么他们可以动手试试了。

    “婉清,让我们来看看你父亲的情况。”唐雪竹开口道。

    刚刚想要离开的郑远培,听得此话之后,道:“你们没听清楚我的话吗?在如今的云炎古城内,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城主府长老脸色有些难看,但也不敢和郑远培起冲突,赶紧介绍了一下唐雪竹等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知道这一批人是铭纹师之后。

    郑远培袖袍一甩,喝道:“乱七八糟,就算你们城主府想要病急乱投医,也不该把希望放在铭纹师的身上,他们对于这种情况根本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这些铭纹师能够救得了聂府主,那么老朽我直接跪在房间外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唐雪竹和唐毅康等人没有再开口,而是走近了一些距离,仔细的感应起了聂勇泉的情况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在郑远培的嘲弄目光之下,唐雪竹和唐毅康等人一阵叹气,聂勇泉体内的情况太奇怪了,他们也根本不知该从哪一方面下手?

    郑远培见唐雪竹等人对着聂婉清摇头之后,他道:“现在没有人怀疑我的话了吧?赶紧为聂府主准备后事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沈风,刚刚用神魂和小黑在沟通,他已经清楚了聂勇泉的情况,听得郑远培的话之后,他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容,不禁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幕正好被郑远培看到,他眉头一皱,喝道:“小子,你不认同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如今城主府内,难道就连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走进来吗?以后你们城主府再有什么事情,别再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紧紧盯着沈风,继续道:“小子,老夫我不和你一般见识,换做是其他三品炼心师,就凭你刚刚的嘲讽笑容,你早就被废了修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