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疯疯癫癫
    感受着在自己心之空间内,滚滚燃烧着的白色火焰。

    郑远培屏住了呼吸,他隐隐猜测出,沈风隐匿了这种天火的温度,并且将其气息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如此,这种天火也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,他敢肯定这种天火的等级不会低,但他也绝对不会想到,如今在他心之空间内的火焰,乃是传说中的吞天白焰。

    他刚刚怀疑沈风会不会也是一名三品炼心师?

    可眼下,他完全将这个猜测否定了,毕竟他自己也是三品炼心师,如若沈风只是三品的话,那么是如何看出他的身体状况的?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来说,郑远培的思路一点也没错,但沈风获得是神秘人葛万恒的炼心传承,他自然要比一重天内的三品炼心师强悍很多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一名四品炼心师吗?”郑远培艰难的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传闻之中,一重天内,最强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啊!

    沈风能够在抵达六阶铭纹师的同时,在炼心一途上也跨入四品,这真的是让郑远培难以相信啊!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郑远培眉头一皱,脸上浮现了一种狰狞之色,他感觉到心之空间内一阵膨胀,好像有一种要爆炸开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沈风随即说道:“忍住,接下来你还将承受更大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他感应着郑远培心之空间内的裂纹,不停的控制着吞天白焰在其中移动。

    如今想要修补这一条条裂纹,只能利用吞天白焰,慢慢打磨郑远培的心之空间,将其中的裂纹,全部打磨的合拢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非常考验沈风操控天火的细致能力,同样对玄气的把控,也得要精准无比。

    在他不停用吞天白焰打磨的时候。

    郑远培脸上的狰狞之色越发浓郁,他此刻犹如是地狱中的恶鬼,心之空间内的剧痛,让他喉咙里不断发出闷哼声。

    不过,这老头对炼心一途看得比命还重要,所以,无论如何痛苦,他都必须咬紧牙齿支撑着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。

    心之空间在第一次开辟之后,将会永远定型,无法进行第二次的开辟。

    可眼下,沈风在帮郑远培打磨心之空间,试图让其上的裂纹合拢的时候,他竟然发现,在自己的打磨下,郑远培的心之空间,隐隐在发生一种细微的改变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思忖了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怀疑是不是吞天白焰的缘故?可能是这种传说中的天火,能够打破恒定不变的规则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些裂纹在合拢的同时,沈风打算好人做到底,准备确定一下,是不是真能够帮郑远培的心之空间,进行再一次的改变?

    “你将自己的天火药鼎,在外部凝聚给我看看。”沈风命令道。

    在忍受着痛苦的郑远培,根本想不到沈风要做什么,咬牙将自己的天火药鼎凝聚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风在感觉完毕这尊天火药鼎之后,他再度投入到了打磨之中。

    而郑远培也没有精力去留意自己的心之空间,他眼下在拼命的忍受着痛苦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沈风额头上汗珠不停冒出,甚至是衣衫都湿透了,整个人如同是从湖水里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至于郑远培没有比沈风好到哪里去,忍受了这么久的痛苦,他的气息都显得有些微弱了。

    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的手掌移开了郑远培的心脏位置,将其心之空间内的裂纹,全部打磨的合拢在了一起,并且他真的做到了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郑远培的心之空间,这让他暗自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今后可以继续在炼心一途上前行。”沈风吐出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郑远培也感觉心之空间内的痛苦在慢慢消失,第一时间感应了一下其中的变化,他发现里面裂纹果然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心脏好像也变得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想要立马炼制一种三品灵液试一试,当他将天火药鼎,凝聚在心之空间内的时候,整个人瞬间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由于沈风对于心之空间的改造很小,所以刚刚随意的感应一下,郑远培并没有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天火药鼎在心之空间内凝聚,他可以立马发现自己心之空间的细微变化。

    之前,心之空间和天火药鼎的契合度,最多只有百分之四十。

    毕竟心之空间开辟了之后,便会彻底的定格住,而天火药鼎倒是能够完善的。

    在一重天内,能够拥有这种契合度,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在沈风细微的改动之后,郑远培的心之空间和天火药鼎的契合度,绝对是从百分之四十,上升到了百分之六十。

    足足提升了如此多的契合度,这代表了郑远培将来炼制灵液,会变得更加的轻松,而且绝对能够在炼心一途上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他呼吸急促的感受着心之空间内的变化,目光紧紧的定格在沈风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说,心之空间只能开辟一次吗?哪怕是二重天和三重天内的炼心师,也无法做到第二次开辟心之空间。

    沈风在觉察到郑远培的目光之后,他随口道:“我刚刚顺手帮你改造了一下心之空间。”

    顺手改造了一下心之空间?

    这句话听上去平淡无比,可在郑远培这等炼心师听来,这句话实在是太霸气,太牛掰了啊!

    试问,整个天域之内,还有谁敢如此轻轻飘的说出这句话?

    郑远培没有再急着尝试炼制灵液,他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,时而癫狂的大笑,时而又痛哭……

    情绪不停变化,疯疯癫癫的,完全像是一个疯子一般。

    其实,郑远培是太高兴,太兴奋了,契合度从百分之四十,一下子跳跃到了百分之六十,这是他做梦都想要看到的事情啊!

    如今一切在现实中发生了,让他一时间开心的情绪失控。

    当他的目光再次看向沈风的时候,眼眸里满是恭敬和崇拜之色,能够如此轻易改变他的心之空间,沈风到底是什么品级的炼心师?他根本不敢去猜测了!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!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

    郑远培朝着沈风跪了下来,猛地磕了三个响头,他磕的非常用力,甚至是地面上的石砖,都被他的脑门给撞碎了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管鲜血直流的脑门,无比恭敬的恳求,道:“前辈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我之前对您的所有冒犯,在这里向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求您一定要原谅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