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不愿意?
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睁开了闭着的眼睛,眸子里闪烁着深邃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整理了一遍传承的过程之中。

    他才发现,在之前获得传承的时候,他的铭纹造诣和炼心造诣,应该是上涨了很多。

    虽说他没有勾画铭纹,但他相信自己如今,应该是一名五阶铭纹师了。

    他的铭纹造诣,直接从三阶飙升到了五阶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药神的铭纹师传承真的不一般,这些只是在获得传承期间,所得到的好处呢!

    之后,只要他将药神的铭纹传承,参悟的更加透彻,他在铭纹一途上绝对能走的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至于炼心造诣,沈风也提升两个品阶,直接从三品炼心师,晋升到了五品炼心师的行列。

    药神是主攻炼心一途的,他的传承之中侧重于炼心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之前才刚刚突破到三品,能够在获得传承之后,又连续提升到五品,这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。

    五品炼心师!

    五阶铭纹师!

    如今沈风的修为,虽说不算有多么强大,但在一重天内,他靠这两个身份,绝对也能够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次能够在无字黑书内获得如此机缘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了郑远培,这本无字黑书毕竟是从这老头手里获得的。

    之前药神说过,在大殿内一天时间,外面的天域只会过去一炷香。

    所以,虽说沈风在大殿内停留了很久,但天域内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呢!

    沈风打开房门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到了郑远培。

    这老头依旧老老实实的跪在了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郑远培在看到沈风之后,第一时间恭敬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虽说无字黑书留在这老头手里,他也无法获得其中的机缘,但不管怎么说,这次沈风欠了他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沈风最不喜欢欠别人了,眼下对郑远培真的改观了很多,他耸了耸肩膀之后,说道:“你也不必跪着了,先站起来吧!”

    郑远培恭敬的说道:“前辈,这是老头我罪有应得,您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任何关于无字黑书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他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前辈,我知道自己不够资格做您的徒弟,但您今后能把我当做一个下人吗?让我追随您左右!”

    沈风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郑远培看到沈前辈的表情之后,他心里面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对啊!像沈前辈这种拥有如此炼心造诣的人,哪怕是想要成为他的下人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!

    “如若你愿意的话,那么今天起,你可以成为我的记名弟子!”沈风颇为认真的说道,他想要还了这份人情,今后在炼心一途上,多多指点一下这老头儿。

    陷入失落之中的郑远培,在听到沈风的话之后,他整个人猛地一僵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成为沈风身边的一个下人!结果沈风却愿意收他为记名弟子?这一刻,他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沈风问道。

    郑远培随即回过神来,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,给沈风磕了三个响头之后,道:“师父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成为您的记名弟子!”

    眼下,对于郑远培来说,真的有一种幸福来得太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风微微点头,道:“现在你可以站起身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作为徒弟,应该要听从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闻言,郑远培立马站了起来,他是因为沈风跪在这里的,如今沈风成为了他的师父,他当然要听自己师父的话。

    “在别人面前,不要称呼我师父,我不想太过的高调。”沈风命令道。

    恭敬站在一旁的郑远培,道:“师父,您放心好了,徒儿绝对不会让一些苍蝇来打扰到您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际。

    沈风感觉到从城主府大厅的方向,隐隐有玄气冲击的波动传来。

    郑远培立马在一旁解释道:“师父,方才有城主府的人经过这边,我听到好像是邱老的儿子邱展元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,可能是邱展元那一边的人和城主府发生了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在这里为师父您守住房门,所以我并没有去相助城主府。”

    当初邱老在这里布置九生一死,想要将城主府的府主给害死,如今邱展元还敢上门来。

    应该是邱展元算准了府主快要死亡,所以才来这里看笑话的,可他却看到了一个气势浑厚的府主,双方之间难免会发生一些冲突。

    沈风和邱展元之间已经有了矛盾,就算他愿意息事宁人,恐怕邱展元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倒不如,这一次将麻烦一次处理完毕。

    如今他晋升为五阶铭纹师,在铭纹之上,倒是具备和邱老斗上一斗的资格了。

    这次如若要出手,沈风便要将邱老和邱展元,以及和他们同流合污的人,全部送到黄泉路上去。

    他站着思索了片刻。

    在脑中逐渐形成一个计划之后,他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然的笑容,这次因为他的出手,恐怕铭纹阁的分部排名赛要举办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远培,为师和邱展元之间有些恩怨,这次我想要将他的命留在城主府。”沈风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郑远培听得此话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,一阵愤怒的喝道:“邱展元那小子竟然敢招惹师父您,他自然是死不足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徒儿都会站在师父您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邱老头十分看重这个儿子,我可以召集一些强者,以此来抵抗邱老头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沈风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不必如此麻烦,这次邱展元的父亲,也别想要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己之私,在城主府内布置九生一死,继续让这种人活着,将来只会死更多无辜的人,这次就当做是我替天行道了。”

    郑远培隐隐猜到了自己师父的想法,毕竟他师父除了是炼心师,还是一位强大的铭纹师呢!

    他恭敬的说道:“师父说的很对,邱老头确实不够资格继续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口道:“走,我们去大厅里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朝着城主府大厅走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大厅内的形势一触即发,一种压抑的气氛在其中蔓延,狂暴的玄气不停的冲击且碰撞着。

    甚至,大厅外两扇不停摇晃的门上,都在开始出现一条条清晰的裂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