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为什么会这样
    只是几个眨眼间。

    当邱展元的伤势彻底恢复之后。

    他全身的皮肤和血肉好像在变得透明起来,没一会的时间,在场的人全都可以透过他的皮肤和血肉,看到他身体内的一根根骨头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全身每一根骨头之上,全部被勾画了煞气森森的黑色铭纹。

    眼下,他骨头上的每一条铭纹之上,都散发出了一种奇异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应该就是这种能量波动,让他的伤势彻底恢复过来的。

    在聂勇泉等人紧紧皱起眉头的时候。

    邱展元骨头上的每一条铭纹,全部爆发出了如墨一般的光芒,一层层恐怖无比淡黑色气流,从他身体内犹如洪水般冲出。

    连一个呼吸也没有到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内就全部被黑色的气流给充斥着了。

    当聂勇泉和郑远培等人被这种气流包裹之后,他们感觉到这种气流之中,有一种腐蚀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在这种气流之下行动困难,哪怕是想要跨出一步也难以做到,从他们的皮肤开始,身上的一切在慢慢的被吞噬掉。

    包括李洪虎同样被这种气流给攻击,他急忙说道:“展元,快将我周身的这些气流给去除。”

    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邱展元,冷漠的笑了一声,道:“李叔,今天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,你就和他们一起上路吧!我想你在黄泉路上绝对不会孤单!”

    李洪虎见邱展元如此绝情和冷漠,他脸上顿时被怒意给布满,可如今在这里根本无法对邱展元发动攻击,他只能在这里静静的等死。

    此刻,沈风已经从小黑那里,知道了邱展元异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其全身骨头上所勾画的铭纹,乃是五阶黑暗铭纹,深渊吞噬!

    这种五阶黑暗铭纹勾画起来非常困难,就算是勾画完毕,也需要在修士体内凝聚能量。

    之所以将深渊吞噬称之为黑暗铭纹,那是因为勾画这种铭纹,需要牺牲很多天玄境修士的性命,而且这种铭纹一旦激发,会将对手的身体一点点的吞噬掉,过程实在是残忍!

    邱展元体内的深渊吞噬,乃是邱老亲自勾画的,他是为了让自己这个儿子有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深渊吞噬,并没有凝聚满能量呢!完全是邱展元遇到死亡,深渊吞噬才被迫自主开启的。

    “邱展元,你体内竟然有黑暗铭纹,你简直是一重天铭纹界的败类,像你这种人应该要被碎尸万段。”唐毅康吼道,他也看出了这种铭纹的来历。

    唐雪竹等其余铭纹师,得知邱展元骨头上的是黑暗铭纹之后,他们也一个个怒目圆瞪,恨不得立马将其给送入地狱,可他们现在根本发挥不出战力来。

    聂勇泉和郑远培等人竭尽全力的挣扎着,想要脱离这种黑色气流的限制,可纵使是能量不充足的深渊吞噬,也足以将他们给控制住。

    如若是能量充足的深渊吞噬,恐怕他们的身体,早已经被吞噬的连骨头渣子也不剩了。

    满脸阴狠的邱展元,狞笑的着看郑远培,道:“老东西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?但从你对我动手开始,今天就注定了,这里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看向了沈风,竟然发现这个仙界的小子,拿出在了一块记录影像的玉牌,在将大厅内的场景全部记录进去。

    见此,他颇为好笑道:“仙界来的低等物种,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,你觉得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现在记录的影像会流传出去?”

    “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,没有人会知道,而今天过后,云炎古城的城主府也将彻底消失。”

    城主府内的最强老祖,在数百年前死亡了,而另外一名还活着的老祖,正好出去寻找突破的感悟,所以如今城主府内最强的就是聂勇泉。

    唐雪竹和聂婉清等人看到自己的皮肤和血肉,在不停的被黑色气流吞噬掉,他们完全陷入了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沈风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他脑中不停响起小黑的声音:“小子,我只能给你争取十个呼吸,你必须要在十个呼吸内,将五阶铭纹,光明之盾勾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用神魂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而邱展元看到沈风面不改色,他冷笑着,喝道:“仙界来的低等物种,我看你还能够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?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够扭转局面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,你们能够死在我的深渊吞噬下,这是你们的上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在他的情绪陷入兴奋和癫狂之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沈风的储物戒指内,扩散出了一道排斥之力,顿时将他周身的黑色气流,给排斥到了一旁去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他咬破自己右手食指。

    快速的在地面上勾画着一条条纹路,虽说他才刚刚晋升为五阶铭纹师,但他如今勾画起五阶铭纹,一点也不显得生疏。

    在邱展元愣神之际。

    十个呼吸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全身玄气耗尽的沈风,手掌按在了血色铭纹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。

    整个血色铭纹内,爆发出了一种圣洁的能量波动,一面由能量形成的巨大白色盾牌,从血色铭纹内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白色盾牌全部冒出之后,沈风手掌按在了盾牌后面:“光明之盾!”

    一股极致的吸收粉碎之力,从盾牌的正面爆发而出,弥漫在空气中的黑色气流,犹如洪水朝着盾牌冲击而去,最后全部被光明之盾给吸收且粉碎。

    沈风知道想要破了深渊吞噬,光靠他同一个人的力量还不行,毕竟这是他匆匆勾画的光明之盾。

    在看到唐毅康等人周身的黑色气流消失之后,他道:“聂府主,你们来助我一臂之力,将玄气注入我的身体之内。”

    闻言,聂勇泉等人当然不敢耽误,第一时间来到沈风背后,将手掌按在了其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而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邱展元,看到黑色气流被白色盾牌极致的吸收着,他眼眸里浮现一道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他清楚深渊吞噬的恐怖,可如今,他父亲在他体内布置的铭纹,竟然要被一个仙界的低等物种给破去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看着大厅内的黑色气流在越来越少,邱展元不甘心的冲着沈风,吼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只是仙界而来的废物!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你拥有不弱于我父亲的铭纹造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