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留他一口气
    对于邱展元的怒吼。

    沈风根本没有理会,在他得到聂勇泉等人的相助之后,光明之盾爆发出的威力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可以直接用鲜血勾画这种铭纹。

    是因为光明之盾非常的特殊,正好可以用来克制某些黑暗铭纹。

    当年创造光明之盾的铭纹师,对黑暗铭纹师恨之入骨,他为了能够多杀一些黑暗铭纹师,才创造出了光明之盾。

    这种铭纹能够直接用鲜血勾画,而且对某些黑暗铭纹,又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,在整个铭纹的历史之中,光明之盾被称之为五阶中的神圣铭纹。

    当整个大厅内的黑色气流全部消失之后,光明之盾内的威能,并没有要消散的趋势,顷刻间,全部集中在了邱展元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层层耀眼的白色光芒,不停在光明之盾上闪烁。

    邱展元全身骨头上的黑色铭纹,在这种威能的作用之下,开始产生了一阵阵的扭曲,甚至在依次从他的骨头上脱离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这些铭纹猛地冲出了他的身体,朝着沈风这边掠过来,最终被光明之盾给粉碎为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——”

    只要邱展元哪根骨头上的铭纹脱离,他的那个骨头就会第一时间爆裂。

    几个眨眼间而已。

    他全身大部分骨头全部化为的了粉末,整个人也从半空之中坠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风不将邱展元骨头上的所有铭纹抽取下来,他是绝对不会罢手的,如此残忍的铭纹,真的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唐毅康、唐雪竹和聂婉清等人,竭尽全力的将玄气注入沈风体内,眼下他们顾不得思考太多,只想要快些将邱展元给解决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痛苦的嘶吼声从邱展元喉咙里发出,伴随着一根根骨头的爆裂,他身上的血肉和皮肤,也全部被炸裂出了一道道恐怖伤口。

    他剩余的骨头已经没有多少根了,脸色狰狞的看向不远处的李洪虎,道“李叔,帮我阻止他们,快帮我阻止他们!”

    闻言,李洪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,道:“邱展元,你是在和我说笑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你还想要让我踏上黄泉路,你以为我是烂好人吗?我之所以愿意保护你的性命,纯粹只是因为我欠你父亲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在刚才你要我死的时候,我就已经将这个人情还完,今后我李洪虎和你们父子再无牵扯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又往旁边退开了一点的距离,以此来向沈风等人表明,他绝对不会帮助邱展元的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——”

    在李洪虎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邱展元剩余的骨头之上,又被抽离下来了不少铭纹,随着一根根骨头不停的爆裂着,他喉咙里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不断。

    某一时刻。

    当其身体内最后一根骨头爆裂之后,邱展元整个人犹如是一滩烂泥,不过,他最起码还有呼吸存在。

    见此。

    沈风一掌拍在了光明之盾上。

    这面巨大的盾牌,立马化为了无数光亮,将他和在场的其余人全部笼罩。

    之前,聂勇泉等人因为深渊吞噬所受的伤,全部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毕竟光明之盾有克制深渊吞噬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聂勇泉等人的伤势,完全是因为深渊吞噬,所以光明之盾能够帮他们恢复,这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是站在一旁的李洪虎,他身上的伤势,在光明之盾化为的光亮下,也完全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唐毅康,想要上前将邱展元直接送上黄泉路。

    沈风随即说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“先留他一口气,说不定能够派上一些用处呢!”

    唐毅康对于沈风的话,自然是不敢违背,立马停止了脚下的步子,恭敬的看向了沈风。

    当聂勇泉等人的目光也集中过来的时候,沈风随手握着记录影像的玉牌,道:“立马弄出一些大动静来,吸引城内那些修士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,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,必须要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聂勇泉等人都有些明白沈风要做什么了!包裹李洪虎也站了出来,他道:“我愿意为你们作证,我会将我亲眼看到的一切公开。”

    李洪虎是保护邱展元的人,这件事情,城内不少修士都清楚,如若他愿意站出来作证,那么事情会变得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沈风对着李洪虎微微点头,算是接受了这家伙的好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,聂勇泉等人随即掠出大厅,他们准备去弄出一些巨大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铭纹阁总部的一间房内。

    一名盘腿而坐的白发老者,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,目光看向了腰间黯淡无光的玉佩。

    原本这块玉佩非常的光润,如今猛地产生了如此变化,他知道绝对是自己的儿子邱展元,陷入了生死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便是铭纹阁总部的太上长老之一,邱铁河。

    他除了是一名五阶铭纹师以外,修为还抵达了天玄境七层。

    邱铁河晚年得子,对邱展元这个儿子疼爱有加,如今在得知邱展元生命有危险后,从他身体内顿时冲出滚滚戾气和怒意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去往了城主府,难道说是城主府的人,知道他布置的铭纹阵有问题吗?

    可这也说不通啊!

    在邱铁河看来,哪怕城主府的人知道了真相,他们也绝对会选择暂时忍耐,毕竟如今的城主府已经没落了下来,根本得罪不起他这位铭纹阁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没有再犹豫。

    邱铁河满脸怒容的掠出房间,随后朝着城主府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他将自身的速度爆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当他不停靠近城主府的时候,他远远的可以看到,在城主府的上方,停顿着一辆飞行战车。

    四周不少修士全部被城主府的动静吸引而去。

    当邱铁河看到战车上半死不活的邱展元之后,他身体内的怒火犹如爆发的火山一般,他恨不得立马覆灭了整个城主府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是一个冲动之人,既然城主府敢如此光明正大,恐怕对方绝对是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他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自己儿子变成这副模样,不管如何,他一定要为其报仇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他不停提速,想要不问缘由,先直接动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陡然看到,站在战车上的一个戴着面具的家伙,将玄气注入了一块玉牌之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天空之中便浮现了一幅幅的画面,全部是邱展元施展黑暗铭纹的场景,至于之后沈风勾画光明之盾的画面,全部被除去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沈风可不想太过的高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