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希望你没有骗我们
    院落内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楚妖妖慢慢的喝着酒,美眸里的目光盯着沈风,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风是一个聪明人!

    他知道这件事情是楚妖妖心里的痛,一般情况下,根本不会如此详细的对人说起。

    因为每叙述一次这件往事,等于是要狠狠的撕开她的伤疤,在其流着血的伤口上撒盐!

    沈风知道楚妖妖是想要知道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如此真诚对他的师姐,沈风好像真的不能在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烈酒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终于开口了,慢慢的说起了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最早的时候,因为一次意外来到仙界,再到后来成为仙帝之后,不顾一切返回地球见父母。

    然后,又因为感觉到仙界出了变故,他为了自己的三个徒弟,再一次的回到了仙界,一路拼搏着,最终铲除了降妖赵家,来到了天域之内,得知了这个世界的真相。

    沈风说的并不仔细,关于小黑等等一些隐秘的事情,他都没有对楚妖妖提起。

    不过,纵使只是如此叙述。

    楚妖妖的柳眉已经是紧皱起来,脸上浮现着一抹心疼之色,她没想到这位小师弟,竟然来自于一个如此低等的位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曾经沈风在仙界之内,肯定经历了无数次的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原本沈风绝对以为仙界就是尽头,可在来到天域之后,他才发现,原来仙界等等位面,只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楚妖妖知道这对沈风肯定带去了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能够从一个最低等的位面,一路冲击到天域来,而且如今拥有这般不可思议的天赋。

    楚妖妖能够猜测到,沈风绝对是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。

    曾经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命运很凄惨,如今在听完沈风的故事之后,她觉得这位小师弟,要比她背负的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伸出右手臂,对着沈风道:“不许躲!”

    闻言,刚刚想要闪开的沈风,身体微微一顿,此时,楚妖妖白皙的手掌已经摸在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楚妖妖眼眸里的目光很温柔,完全像个在安慰自己弟弟的大姐姐。

    沈风更加尴尬了,道:“妖妖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楚妖妖打断道:“你别说话,没看见我在安慰你吗?”

    沈风嘴角满是苦笑。

    十几秒之后。

    楚妖妖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掌,道:“小师弟,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说了这么多,那么他也没有顾虑了,他目光坚定的说道:“我只想要将天域之主踩在脚底下,我只想要制定属于我的规则,我不想让万千位面毁灭。”

    楚妖妖见沈风说的非常认真,她点了点头,道:“小师弟,我相信你一定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今后要陪我一起回去,那么将来师姐我也陪你一起挑战天域之主,挑战如今天域的规则!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沈风能行?

    但,眼下,她只想要这么说,将来也绝对会陪着沈风去疯一回,她觉得这位小师弟很让人心疼,身边应该要有一些能陪着他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铭纹阁总部的一处宽敞院子内。

    这里聚集了不少铭纹阁总部内的铭纹师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院子房屋内的大厅里,被布置成了一个灵堂。

    邱铁河满脸怒容和悲伤的站在大厅门口,汹涌的戾气,不断他在体内沸腾着。

    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,最起码必须要是铭纹阁总部内的长老。

    此刻,站在邱铁河面前的一位老者,脸上看不出悲喜来,他的目光停顿在邱铁河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乃是铭纹阁总部内的另外一位太上长老,名叫孙天墨。

    他和邱铁河一样是一位五阶铭纹师,但他的修为要比邱铁河高出一些,抵达了天玄境八层。

    毕竟铭纹师主攻铭纹一途,在铭纹阁总部之内,也是有天玄境九层的强者存在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因为欠了两位太上长老的人情,暂时负责坐镇总部,也算是铭纹阁内的客卿。

    “铁河,节哀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孙天墨开口打破了安静。

    如今铭纹阁总部的阁主和几位副阁主都在这里,他们也将目光集中在了邱铁河身上。

    “孙天墨,你来这里,应该不会只是来安慰我一句吧?有什么事情就直说。”邱铁河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孙天墨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,道:“和一个陌生的铭纹师比斗铭纹,这其中有太多不稳定的因素,你不应该答应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想要问你一句,你到底和黑暗铭纹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黑暗铭纹一直是铭纹界的禁忌存在。

    如若铭纹阁总部的一位太上长老和黑暗铭纹有关,那么整个铭纹阁只会变成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甚至是整个铭纹阁的威严也会大幅度下降。

    邱铁河眼眸森冷,道:“孙天墨,你这是怀疑我吗?现在是我的儿子死了,你们又怎么能够理解我的心情!”

    “我身为铭纹阁总部的太上长老,你认为我会和黑暗铭纹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绝对是北方唐家和城主府的人有了勾结,在一重天内,北方唐家是对我们铭纹阁最有威胁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一次是想要借助打压我,以此来压制住铭纹阁总部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之所以不服用探魂液,并不是因为害怕什么,我只是在为铭纹阁的威严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太上长老,凭什么要对别人的安排言听计从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想要以铭纹一决胜负,那么我就陪他们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不能白死,这一次凡是站在城主府那一边的人,我要他们全部去给我儿陪葬!”

    孙天墨在听到这番话之后,他心中的怀疑并没有消除,他道:“希望你没有骗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总部的太上长老,这场铭纹对决,我们自然是支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你有必胜的把握吗?”

    闻言,邱铁河眸子阴沉的说道:“孙天墨,你难道对我的铭纹造诣不了解吗?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的铭纹造诣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这么一个陌生的铭纹师,他能够胜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退一步说,就算他也是五阶铭纹师,但我对于铭纹的理解,绝对要远远强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场对决,我没有任何一丝输的可能性!”

    见邱铁河如此有自信,孙天墨也不再多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