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有点意思
    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院子门口顿时变得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正要推开大门的雷少扬和徐若溪,猛然之间收回了手臂,他们一脸愤怒的盯着沈风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眼前这个家伙,竟然敢说自己是他们的师祖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在戏耍他们啊!

    雷少扬和徐若溪不知道师祖长什么样?并且也不知道师祖到底多大年纪了?

    他们只是从自己师父口中,大致的了解到师祖是一位牛掰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,在他们的想象之中,师祖绝对是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。

    虽说雷少扬和徐若溪感觉出,沈风的修为要强过他们,但是他们对自己的师父一向很尊敬,而对于那位从没见过面的师祖,他们更是带着一种无比崇拜的心态,无法忍受别人拿他们的师祖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是谁?你是不是来找麻烦的?”雷少扬全身玄气爆发,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有一种要找沈风拼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外貌十分清纯的徐若溪,脸上同样是弥漫着怒容,声音之中的甜美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:“我劝你立马跪在院落门口,以此来让我师父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我师父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妙,但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来羞辱的!”

    周围根本没有其他总部的人存在了,所以这两人对沈风的喝斥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。

    院落的大门从里面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道严肃的声音传出来:“少扬、若溪,吵吵闹闹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走了出来,他眉头不禁有些皱起,眼眸中带着几分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但,当他看到站在外面的沈风之时,他整个人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雷少扬和徐若溪见自己的师父齐文山走了出来,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齐文山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家伙竟然敢说是我们的师祖,他真以为我和若溪是三岁小孩吗?简直是可笑。”雷少扬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若溪也对着齐文山,道:“师父,这小子不仅仅是在羞辱我们的师祖,而且他这等于是在羞辱我们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把话说完,回过神来的齐文山一阵紧张,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他不敢立刻下跪拜见沈风,万一在他下跪的时候,忽然有人经过这里,只会给自己的师父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雷少扬和徐若溪对于自己师父的喝斥,他们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甚至是觉得非常委屈。

    而沈风清楚齐文山的意思,他没有等对方招呼,直接跨出步子,走进了院落之内。

    齐文山对着发愣的雷少扬和徐若溪,喝道:“你们两个也进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雷少扬和徐若溪越发疑惑,不过,他们仍旧不相信沈风会是自己的师祖。

    “潘老头,快来看谁来了!”齐文山关上院落的大门之后,随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非常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环境却很差,由十几个房间组成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。

    身穿黑袍的潘墨,嚷嚷着走了出来:“齐老头,你鬼吼鬼叫什么!”

    不过,当一脸无精打采的潘墨,看到站在院落中的沈风之时,他的脖子好像顿时被人给掐住了,脸上在快速浮现激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其余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铭纹师,也陆陆续续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包括云景腾,当初沈风去往神雪宗之后,他便赶来云炎古城和齐文山等人碰面了。

    齐文山和潘墨等人感知力外放,确定了院落周围肯定没有其余人之后。

    “噗通!噗通!”的下跪声,接二连三的响起。

    雷少扬和徐若溪见此,顿时傻眼了,这些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铭纹师,之前哪怕是见了总部的阁主也没有下跪行礼,如今竟然对这么一个小子下跪?

    就连他们的师父也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面上?

    齐文山见雷少扬和徐若溪呆滞在原地,他喝道:“你们两个还不快拜见师祖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雷少扬和徐若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这个年轻的小子,居然真的是他们的师祖?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“徒儿拜见师父!”

    随后,齐文山、潘墨和云景腾恭敬对着沈风喊道。

    其余铭纹师也纷纷说道:“拜见沈阁主!”

    这些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铭纹师,当初全部接受过沈风的指点。

    哪怕沈风没有收他们为徒,他们心中也把沈风当做师父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!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沈风疑问道。

    齐文山和潘墨等人见到沈风,心情自然是非常的兴奋,一个个从地上站起来之后,热情的围在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而齐文山见自己两个徒弟,还是没有任何表示,他冷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们耳朵聋了吗?没听见为师的话?立马跪下来拜见你们的师祖!”

    沈风随意摆了摆手,道:“文山,不必动怒,我们先聊正事!”

    一旁的雷少扬和徐若溪第一次见自己师父如此动怒,心中虽说很不想喊这么一个年轻的家伙为师祖,但他们更加担心自己的师父会生气。

    齐文山对他们有救命之恩,这些日子他们也接受了齐文山的指点,出于对师父的尊敬,他们低声对沈风喊了一句:“师祖!”

    虽说是不情不愿,但最起码让齐文山的表情,稍微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齐文山暂时没有去理会自己的两个徒弟,他对沈风简单的叙述了一遍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青州城之事,齐文山等人来到铭纹阁总部之后,便受到了其中一位张副阁主的针对。

    这位张副阁主是站在邱铁河那一边的,平时和程家嫡系一脉也算走的比较近。

    虽说程德年也一直想要帮助齐文山等人,但他只是一位新晋的副阁主,在程家嫡系一脉的打压和邱铁河势力的压制下,他几乎是帮不上任何忙。

    至于总部的阁主和太上长老孙天墨,也根本不想因为一个铭纹阁分部,和邱铁河那一边的人撕破脸。

    所以,最终齐文山等人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大致说了一遍之后,齐文山指着院落右边,在那里堆积起了很多金属碎片,他道:“师父,那位姓张的副阁主,有了邱铁河那一边势力的支持,对我们做出了一个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要让我们将这些金属碎片全部拼凑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金属碎片上都勾画有铭纹,原本应该是一件非常强大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如今碎裂成了这数万碎片,要根据上面的铭纹重新拼凑,根本是无法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从前总部的两位太上长老,一起花了数十年的时间,同样也没有将这些碎片重新拼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位张副阁主说了,我们只有将这些碎片拼凑好,并且拼凑的正确,才能够恢复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想要让我们整个青州城分部的铭纹师,永远停留在这个院落之中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的神魂之力扫过这些碎片,他在心里面自语道:“有点意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