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八层古楼
    在齐文山和沈风等人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姜运豪和姜凌月回到了院落之中,他们父女两人在石椅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凌月给姜运豪倒满了一杯茶后,说道:“父亲,刚才那青州分部的家伙,虽说修为只有地玄境二层,但他的战力,应该能够比拟地玄境四层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州分部内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一个人物?他的铭纹师品阶会是在什么层次?”

    姜运豪喝了一口茶之后,道:“分部走出来的人,他的铭纹天赋肯定有限,可能只是有点战斗天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齐文山也跨入了四阶铭纹师的行列,我们铭纹阁之内又多了一名四阶,你也要加把劲,争取早日突破到四阶铭纹师的行列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,你确定要参加这一次的地榜之争吗?”

    “你毕竟是铭纹师,参加地榜之争的人,全部是战斗力非凡的天才,对你来说非常不利。”

    姜凌月没有犹豫的点头道:“父亲,我确定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自己的未来局限于一重天内,我想要去二重天,甚至是三重天内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次的地榜之争,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姜运豪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,他叹了口气之后,说道:“凌月,你有你自己的想法,作为父亲的我,也不再阻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的路,你自己好好走,我能够帮到你的已经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在他们父女两谈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已经走出了铭纹阁总部,他并没有去楚妖妖所在的住所。

    之前,他已经和妖妖师姐说好了。

    等他和邱铁河的铭纹比斗开始,楚妖妖会自己去往现场的。

    沈风离开总部后,去了一趟海月宗在城内的落脚地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易景涛和薛轻影,之后会去和他们见一面的。

    在顺利见到这两人之后,沈风又随意说了一遍,之前自己消失的原因,当然关于血无命和造化三生树的事情,他自然不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次见面。

    易景涛和薛轻影调整好了情绪,摆端正了自己的姿态,恭敬的称呼沈风为老祖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两个的表现还有些别扭,但最起码态度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问,沈风和楚妖妖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原本在易景涛传讯回海月宗之后,海月宗的太上长老准备赶来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又让他们再次传讯回去,不必让海月宗的太上长老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在和他们聊了一会之后,沈风回到了城主府之内,炼制五品探魂液的材料已经全部凑齐。

    郑远培私下里交给了沈风后,他一个人离开了一趟城主府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之前说过,自己认识一名隐秘的五品炼心师,这种探魂液便是请求那名炼心师出手炼制的。

    所以,既然说了谎话,那么郑远培当然要把戏演完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转眼间。

    沈风和邱铁河比斗铭纹的日子到来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。

    沈风便从城主府内的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,在之前回到城主府之后,他便一直在屋子里闭关。

    如今,他已经成功将五品探魂液炼制了出来,剩余的时间,他都在研究五阶铭纹,想要争取早点跨入六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经过,如此专心致志的研究,他的铭纹造诣尽管没有突破到六阶,但最起码又上涨了不少。

    今天整个城主府,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之内。

    在沈风来到大厅的时候,府主聂勇泉、唐毅康和唐雪竹等人,全部在等候着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太阳才刚刚从东方升起没多久。

    沈风和邱铁河的铭纹比斗,要到今天的中午才正式开始呢!

    “各位,现在距离中午还早,今天这场比斗,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外。”沈风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在聂勇泉想要开口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围的地面忽然轻微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,这种摇晃感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沈风眉头微微一皱,他感觉到这种摇晃,是从城内的某个地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沈风的表情之后,其中聂婉清解释,道:“沈前辈,这是你第一次来云炎古城,所以对这里还并不是太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月的特定某一天,整个古城内都会摇晃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只因为在靠近古城的中心位置,其地面之下有一座古楼,只有每个月的特定那一天,这座古楼才会从地面之下冒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座古楼冒出的时间,只会维持一天,然后又会自主沉没到地面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座古楼非常神秘,谁也说不出它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古楼有八层,所以我们把它称为八层古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

    聂婉清略微停顿一下,然后接着说道:“这八层古楼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,每一次当它从地面中冒出来的时候,凡是一重天的修士,都可以进去其中去接受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很多修士,进入八层古楼之后,获得了不少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从八层古楼第一次出现到如今,最多也只有修士能够走到第七层,没有人能够走到第八层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天玄境九层的强者,一样是被阻隔在了第七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修为越强的人进入其中,受到的考验难度会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也进入过八层古楼,可惜只走到了第四层!”

    听完聂婉清的叙述之后,沈风微微点头,这八层古楼倒是有些玄妙。

    反正他和邱铁河的铭纹比斗要中午才开始,趁着这段时间,他正好可以去八层古楼的地方看看。

    对于沈风来说,凡是能够获得机缘的地方,他都不想要错过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一趟八层古楼的地方,你们不必为我担心,光天化日之下,况且是在八层古楼那种地方,我绝对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别人也不知道是我要和邱铁河比斗铭纹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有自保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了中午,我会准时去往中心广场,和邱铁河比斗铭纹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给聂勇泉等人劝说的机会,心中对这八层古楼是非常感兴趣,又一次从后门离开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聂勇泉和唐毅康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的,嘴角是布满了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今天毕竟是沈风和邱铁河比斗的日子啊!虽说他们也觉得沈风不太可能输,但心中难免会有些不安的。

    可作为比斗者的沈风,却完全如同一个没事人一般!

    这让他们很是佩服沈风的心理素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