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自信过头的女人
    之前。

    唐毅康和唐雪竹等人已经多次去往中心广场,生怕邱铁河事先布置下见不得人的手段,所以他们才提前去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在这几次的探查之下,他们没有在广场上发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这邱铁河应该没有在中心广场设下陷阱。

    今天的云炎古城比前几天更为的热闹喧哗。

    一来是因为八层古楼从地面下冒出;二来则是因为沈风和邱铁河的比斗。

    不过,这场比斗要中午才开始,不少修士去八层古楼的地方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八层古楼四周站立着不少修士。

    毕竟这座古楼每个月都会出现一次,很多修士都进入过其中了,如今也不会出现人山人海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紫色衣裙的冰山美人,脸色淡漠的走到了古楼前。

    这座八层古楼从外面看,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只是楼身之上散发着一种古老的气息罢了。

    在那名冰山美人身旁,还跟着两名相貌普通的青年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眼角边有一条细小疤痕的青年,名叫张勇文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是铭纹阁总部的副阁主张义鹤。

    这家伙如今的修为在地玄境六层,铭纹师品级在一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而另一名嘴唇有些厚的青年,名叫杨剑奇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是铭纹阁总部的执法堂堂主。

    杨剑奇的修为同样在地玄境六层,而且铭纹师品级也和张勇文一样,目前停留在一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这两人看向紫裙女子的时候,脸上浮现着讨好的笑容,他们都在追求这名女子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这名紫裙女子对他们不理不睬,她不就是铭纹阁总部阁主的女儿姜凌月嘛!

    曾经在云炎古城之内,追求姜凌月的人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后来,姜凌月实在是觉得厌烦,她便找了一个理由,说是谁能够登上八层古楼的第八层,她便会和谁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不过,至今为止,没有人能够踏上第八层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知道在一重天内,应该没有人能够踏上第八层,所以姜凌月才会找这么一个理由的。

    不过,每一次八层古楼从地面之下冒出来的时候,姜凌月都会来接受一次考验,她的最高纪录是走到第五层。

    张勇文和杨剑奇目光看向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张勇文拱了拱手,道:“各位,今天我要和杨剑奇来一场比斗,看谁能够在古楼内走的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败者将永远放弃追求姜凌月,还请大家为我们做一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修士听得此话之后,他们脸上浮现了感兴趣的表情,一个个开口保证,他们暂时不会踏入古楼内,将场地先留给杨剑奇和张勇文比斗。

    毕竟这两个家伙的父亲都是铭纹阁总部的高层,在场有很多人认识他们,所以哪怕是看在他们父亲的份上,这些人也会给一个面子的。

    倒是姜凌月柳眉立马皱了起来,美眸里闪现一抹厌恶之色,可她也不想和这两个人废话。

    八层古楼内一次能够进入很多人的,每当有人登上一层,那一层就会被点亮。

    杨剑奇和张勇文很满意周围这些修士的态度,他们也不想在争斗的时候,被人如同猴子一般观看。

    而姜凌月自然不会管这些,当她要朝着古楼大门走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一道身影从人群之外挤了进来,随后直接朝着八层古楼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眼角有条疤痕的张勇文,随即喝道:“小子,你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来到大门口的沈风,微微一愣之后,第一眼看到的是身旁的姜凌月,他随后说了一句:“好巧啊!”

    随后,他转身将目光看向张勇文,道:“你在对我说话?”

    张勇文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你没听到我刚刚所说的话?”

    沈风随意回答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确实没有听到张勇文的话,因为抵达这里的时候,张勇文已经把话说完了。

    看到沈风这副姿态,张勇文眸子里戾气浮现,耐着性子将刚刚所说的话,重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接着,他继续说道:“现在你应该听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沈风脸色平静,原来是这两个人为了姜凌月要比斗,在场的其余人应该是将场地让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可没时间在楼外耗着,他待会还要去和邱铁河比斗铭纹,再说如若错过了时间,八层古楼重新没入地面之下,又要等一个月才会出现,他可没有这么多时间在云炎古城等候。

    沈风看向张勇文和杨剑奇,道:“这座古楼是你们两个的?”

    不等这两人回答,他又说道:“如若不是,就别在我耳边像苍蝇一般嗡嗡乱叫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。

    他脚下的步子跨入,瞬间进入了八层古楼之内。

    一旁的姜凌月眉头始终皱着,看到沈风走进去之后,她同样是跟着掠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见八层古楼的第一层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连一件摆设也没有,一眼看去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姜凌月来到沈风身旁之后,道:“你为什么非要现在进入八层古楼?”

    “关于我的还有一件事情,你应该是听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谁能够踏上第八层,我便会和那个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杨剑奇和张勇文是为了我而争斗,你选择现在这个时候进来这里,难道不怕得罪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父亲一个人总部副阁主,一个总部执法堂的堂主,靠着齐文山一个人,可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沈风一直在感应四周,听到旁边没完没了的姜凌月,他眉头一皱,道: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姜凌月淡漠的开口道:“原本之前在总部之内,我真的有些相信,那只是一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现在我又不这么觉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可以避开和张勇文他们的冲突,你却一意孤行的要现在进入古楼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等他们比试完,古楼也不会沉入地底下呢!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进入,是不是想要在我面前表现一番?以此来吸引我的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之前在总部之内,是你吸引我注意力的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嘴角浮现一抹苦笑,这个女人未免自信过头了吧!

    他纯粹是没时间在外面等!待会还要和邱铁河比斗,鬼知道这场比斗需要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沈风看着姜凌月,道: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!”

    姜凌月以为沈风要承认了,她道: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口说道:“我说姑娘,你是不是有幻想症?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被爱幻想症,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必须要喜欢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