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局定胜负
    四周立马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瞬间集中在张义鹤身上,这些凑热闹的修士想要看看,这位总部的副阁主会如何回答?

    面对如此多的目光,张义鹤感觉身上被压了一座山,额头上不停的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,喉咙里接连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距离中心广场不远的一家酒楼之内。

    在顶楼的一个包间里,将窗户打开之后,正好可以看到广场上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酒坛,身子靠在了窗户口,目光会时不时的看向中心广场。

    他脸上浮现着淡然的表情,正不停往嘴巴里灌酒。

    在其身旁恭敬的站着一名冷血的青年,此人眸子里一片冰冷,犹如是一条随时会发动攻击的毒蛇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无袖衣衫,在他的两条手臂上,布满了一道道狰狞无比的疤痕。

    甚至在他的脖子上,也有让人背脊骨发凉的伤疤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伤疤判断,当初他的脖子上,绝对是受到了巨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不用猜测,这人的身上应该也是疤痕密密麻麻的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就是葛万恒和贺磊嘛!

    眼下,贺磊的一身血气变得更加浑厚了,一般修士靠近他,绝对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之前,葛万恒回云霄神宗帮沈风激发了第一魂印,他和贺磊也知道了沈风是铭纹师。

    这一次,铭纹阁总部要举行分部排名赛。

    葛万恒和贺磊前来凑凑热闹,在他们看来,沈风有极大的可能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上一次,贺磊回到云霄神宗和沈风见面的时候,他的修为才灵玄境四层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修为却已经抵达了地玄境一层。

    看来葛万恒真的是竭尽全力在培养贺磊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还真是能够闹腾,竟然和铭纹阁总部的太上长老比斗起了铭纹。”葛万恒猜出了广场上的面具上就是沈风。

    转而,他喝了一大口酒之后,又说道:“不过,他在铭纹一途上的成长还真是快,明明只是从仙界而来的,转眼间便能够和一重天内的大人物叫板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贺磊将目光也望向了沈风,他眸子中的冰冷褪去了不少,他是下定决心要追随沈风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孤立无援的跪在青州城品香楼前,只有沈风不顾一切的站出来为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曾经对着葛万恒说过,今后要为了沈风而活。

    “葛前辈,沈师兄能够在铭纹上战胜邱铁河吗?”贺磊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葛万恒喝了一大口酒之后,淡然的说道:“这小子既然能说出这番话来,那么他对这场铭纹比斗,绝对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铭纹阁总部的人会不会耍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交谈之际。

    这家酒楼的另外一个包间里。

    楚妖妖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中心广场,在她听到沈风所说的话之后,她自语了一句:“小师弟可真是够霸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之后,风神这个名字,恐怕会响彻整个一重天。”

    “铭纹阁总部人最好是给我安分一点,要不然我也只能为了小师弟,在这里大开杀戒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自语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中心广场,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姜凌月、张勇文和杨剑奇也出现在了姜运豪等人身旁。

    其中张勇文见自己的父亲被沈风逼的骑虎难下,他眸子里爆发出了滚滚怒火,喝道:“我父亲凭什么听你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不愿意和你比斗铭纹又如何?你真以为今天这里是你做主吗?在这里如此大放厥词,你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被张勇文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其余人恍然大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对啊!

    凭什么沈风说什么就是什么?

    如若张义鹤也答应和沈风比斗铭纹,岂不是整个铭纹阁被沈风牵着鼻子走了嘛!

    沈风随意耸了耸肩膀,盯着张勇文,道:“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,那么刚刚是你父亲,像条野狗一般对我乱吠。”

    “他言语之中对我如此不屑,如今在你口中,怎么变成是我大放厥词了?既然他看不惯我,那么就我和比斗一场铭纹,这有什么不妥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他根本不敢答应下来?”

    转而,他的眸子内涌动着滚滚凌厉,继续道:“而你只是总部的一个小辈,今天是我和你们总部太上长老比斗的日子,这里有你说的份吗?难道说铭纹阁总部的小辈,都是如此不堪的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张勇文脸色憋得通红,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之前,在八层古楼的时候,他没有能够教训沈风,心里面正憋着一口气呢。

    如今又被这么一个面具人教训,他简直是要怒的胸口炸膛了,如若让他知道沈风就是面具人,真不知道他会是如何一副怒急攻心的表情!

    一旁的张义鹤始终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一名面容肃穆的中年男人,从人群之外踏空而来,最终落在了张义鹤身旁。

    来人便是程家的家主程盛雄,他之前曾公开表示程家会支持邱老。

    眼下,他森冷的目光盯着沈风,喝道:“今天是你和邱老的铭纹比斗,你却又牵扯到张副阁主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拖延和邱老比斗的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程家相信邱老的人品,他绝对不会和黑暗铭纹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邱老能够答应和你之间的这场比斗,已经是铭纹阁对你的让步了,你别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真以为铭纹阁总部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“我程家永远支持邱老,支持铭纹阁!”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道貌岸然的程盛雄,平淡道:“你们程家确定要插手此事吗?”

    “如若黑暗铭纹和邱铁河有关,你们程家能够为此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等我胜了邱铁河之后,确认了他和黑暗铭纹有关,你这个程家家主,是否愿意以死谢罪?”

    此番话一处。

    程盛雄脸上阴沉之色闪烁着,他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,可如今他和刚刚的张义鹤一样,也是被沈风逼的骑虎难下了。

    邱铁河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阴冷的说道:“何必说这么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之间的铭纹决斗可以开始了,我们一局定胜负,如何?”

    沈风摆了摆手,目光定格在程盛雄身上,道:“不急,先等这位程家主回答了我的话,我们再开始这场比斗也来得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