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再起波澜
    不远处的酒楼包间内。

    贺磊看到邱铁河等人相继死亡之后,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,目光中的担忧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刚刚在邱铁河激发黑暗铭纹的时候,其实他又一次请求葛万恒动手的。

    不过,葛万恒却让贺磊稍安勿躁,他保证过会在沈风死亡前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,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无限可能,到了现在,哪怕是我也无法将他看透了。”葛万恒连续喝了好几口酒之后说道。

    贺磊皱了皱眉头,道:“葛前辈,现在沈师兄的情况好像很不妙,我们要不要立马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葛万恒摇头道:“等之后,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他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这小子死不了,只是身体虚弱了一些,充其量最多是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于一名要攀登巅峰的修士来说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古往今来,每一个踏上天域巅峰的修士,他们都曾经历过数不清的生死危机,这些都只是这小子应该要经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,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,今天这里多亏了有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靠着广场上的这些修士,哪怕最后能够杀了邱铁河,也肯定会付出不小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迹,绝对会被记录在一重天的历史之中,这小子也算在天域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陪我喝两杯!”

    葛万恒心情不错的递给了贺磊一个酒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于中心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张勇文和邱铁河等人的尸体,几乎大部分修士脸上布满了解恨之色。

    沈风身体内越来越虚弱,随时都会直接昏厥过去,可他在咬牙坚持着,将目光看向了程盛雄,道:“程家主,你是否要完成自己的承诺了?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已证明邱铁河是黑暗铭纹师,那么你应该可以当众以死谢罪了吧?”

    周围的修士听到沈风的话后,他们将目光快速的集中在程盛雄的身上,如今很多人从心底里佩服沈风,感激沈风,所以他们自然是站在沈风这一边的。

    程盛雄面对如此多道目光,他掩藏在袖子里的手掌,瞬间紧紧的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正所谓说出去的话,如同泼出去的水,没有收回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身为顶级势力程家的家主,理应要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而负责,可要让他当众以死谢罪,他根本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在场程家的其余人,缩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他们程家虽说势力强大,但如今有五神山楚妖妖力挺面具人,而铭纹阁总部应该也是支持面具人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是在场其余一些势力内的强者了,不少人是因为沈风选择留下来,最终才能够活着的。

    就算程家再怎么强势,如若一次性得罪这么多势力,那么对于程家来说,也是一场不小的灾难啊!

    所以,在场的其余程家人,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,生怕也被牵连进去,甚至是付出性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毕竟,在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,这些程家之人还是会先考虑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况且,如若程盛雄无法化解眼前的危机,那么他们这些长老站出来,又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?

    不过,他们已经传讯回程家,通知了程家内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程家的人群之中,程百雷正好站在自己爷爷身旁,目光看着风光无限的面具人。

    这个面具人直接靠着两句话,就将他们程家的家主,压迫的不知该说什么?

    这种感觉他也想要有。

    这一刻,程百雷脑中又想起了沈风那个仙界小子,他发誓这一次的地榜之争,一定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杂种杀死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眼前的面具人,便是他想要杀死的那个仙界杂种,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瞬间吓破胆?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和齐文山等人站在一起的程德年,看到家主程盛雄落得如此地步,他心里面也非常的痛快,他们这一脉被嫡系一脉不断的欺压,他一直想带着自己这一脉脱离程家,或许眼下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忙动手吗?”楚妖妖对着沈风问道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她体内浑厚的气势,再度变得跃跃欲试了起来,以她的战力要杀死程盛雄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只是在她话音刚刚落下没多久。

    一道平淡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:“楚妖妖,得饶人处且饶人!”

    很快,滚滚气势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当众人回过神的时候,只见在广场的上空之中,出现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。

    戴着面具的沈风看到此人之后,他眉头紧紧一皱,这青剑圣子竟然还没有离开云炎古城?

    忽然出现在这里的青年便是青剑圣子。

    楚妖妖凌厉的目光看向天空之中,道:“这里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青剑圣子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闻言,青剑圣子眼眸里浮现一抹不悦之色,他目光看向戴着面具的沈风,道:“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被邱铁河捏爆瓷瓶,从其中流出的灵液,根据我的判断,应该被炼制出来不久呢!”

    “一重天内什么时候出现五品炼心师了?炼心阁内最强的也只是四品炼心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见一面,帮你炼制探魂液的炼心师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中带着命令的语气,完全没有顾及沈风会不会拒绝!

    或许他以为自己是下神庭庭主的二弟子,在一重天内便是如同皇子一般的人物,如此趾高气昂,已经变成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不等沈风开口。

    身为他记名弟子的郑远培站了出来,一脸冰冷的喝道:“青剑圣子,这探魂液乃是我认识的一位前辈炼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现在是那位前辈的记名弟子,他向来不喜欢被人打扰,如今正在冲击六品炼心师,恐怕他不会见外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半真半假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老头可是真心把沈风当做师父看待,对沈风的炼心造诣又佩服不已,他才不会管,自己这样说话,会不会得罪这位青剑圣子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一重天之内,没有什么比自己师父更重要的了!

    广场上的很多人都知道,郑远培是一名三品炼心师,对他所说的话几乎是没有任何怀疑,一想到,在一重天诞生了五品炼心师,他们心里面便立马热切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