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全力碾压
    沈风手中剑柄乌黑,剑身银白色的宝剑,乃是当初万世商行掌舵者孔言胜,送给他的一把魔道之剑。

    不过,在孔言胜看来,宝物没有正邪之分,只要使用者心怀正气,那么任何宝物都是斩妖除魔的利器,

    当时,沈风为了获得这把饮血剑的认同,也算是耗费了一点时间的。

    饮血剑在剑身银白色的时候,这只是它的普通状态,其品级只能够抵达上品灵宝。

    而当它剑身化为血红色的时候,则是它的最强状态,这时候它的品级能够抵达上品玄宝。

    在天域之中。

    法宝的等级分为灵宝、玄宝、圣宝和神宝!

    每一个等级的法宝,又被分为下品、中品和上品!

    在眼下的一重天之内,能量炼制出玄宝的锻造师没有几个了,更别说是要炼制出上品玄宝。

    饮血剑在孔家内的时候,只有他们的先祖曾经激发过一次,直到被沈风获得之后,这把饮血剑才算是真正的认主了。

    根据当初孔若丹所说,这把饮血剑是她先祖在一处遗迹中获得的,这是一把来自于荒古时代的魔道之剑。

    而且,饮血剑还可以通过吸收修士和妖兽的血液,以此来继续往上提升自己的品级。

    在遥远的曾经,饮血剑抵达过中品圣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其最多能够提升到上品圣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这都是当初孔若丹先祖在获得饮血剑的时候,看到了关于这把剑的一些记载。

    如今饮血剑在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,其品级才退回到了上品玄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在剑身银白色的普通状态之下,每一个人都能够使用饮血剑。

    但是,只有将饮血的最强形态激发出来,这才算是真正的掌控了这把剑。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陆鼎看到沈风将饮血剑的剑尖对准自己,他并不知道这把剑的来历,只是隐隐的判断出,这把剑应该在上品灵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惨白之色闪动,迈步而出的瞬间,浓稠无比的尸气,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,右手掌陡然之间朝着沈风拍出。

    “尸鬼掌!”

    浓稠无比的尸气,在他周身疯狂的蠕动,四周仿佛变成了地狱一般,阴森森的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一道鬼怪的吼声,从蠕动的尸气内传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一具由尸气和玄气凝聚而成的恐怖鬼怪,朝着沈风快速掠了过去,其身上气势惊人,凡是它路过之处,地面快速的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孙静怡感觉到这一招的威力之后,她脸色随即一变,眼下要凭借着真正的战力对敌,沈风到底能不能挡下这一招?

    而李碧萱则是满脸狠笑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沈风面对恐怖鬼怪的冲击,他并没有退后,直接将饮血剑横在了自己面前,将玄气注入其中,处于普通状态的饮血,随即爆发出了上品灵宝的威力,一层层宝光从剑身之内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那恐怖鬼怪冲击在饮血之上后,沈风周身的防护之力全部溃散,整个人朝着后方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足足倒飞出几十米,沈风的身体才停了下来,如今他整个人变得更加狼狈,从他的嘴角边不断有鲜血溢出来。

    那鬼怪已经在空气中消散。

    陆鼎看着直接被自己击退的沈风,道:“这便是战力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斩杀我吗?就凭你这样的战力,你连我一个衣角也碰不到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风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液,道:“原来你就这点战力了,如若是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,那么你或许还能够和我多战斗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现在你已经不配成为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完全是想要感受一下陆鼎的战力罢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陆鼎愣了一下,就连孙静怡和李碧萱同样是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明明眼下是沈风处于弱势,在这种情况下,他竟然还说出这番话来?包括站在沈风这一边的孙静怡,也有些开始怀疑,沈风是不是纯粹在说大话?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不等陆鼎再次开口嘲弄。

    沈风第一时间激发丹田内的万阳之源,他浑身气势顿时奔腾了起来,一种火热之气,从他体内如洪水一般冲出,其周身被一层红色气流给包裹住了。

    “仙武变第一变!”

    “万阳变!”

    这是小黑之前传授给他的秘术,他是抽取了明月仙子的万阳之体,最终才修炼成了这第一变。

    如今再次施展,已经熟练不少。

    这第一变万阳变,能够提升施展者两倍的战力。

    战力提升上去,速度和力量等等各方面,自然也是全部跟着提升了。

    浑身流动着红色气流的沈风,身影顿时掠了出去,极致的速度犹如闪电,让孙静怡和李碧萱根本看不清清楚。

    而且,在掠出去的瞬间。

    沈风直接将饮血的最强形态给激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血光冲天!

    恐怖的剑气在天地间横冲直撞,要知道上品玄宝的威力,可不是开玩笑的啊!

    陆鼎面对战力暴涨两倍的沈风,就算是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也根本是来不及躲避了,如若是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,那么他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呢!

    他只感觉一道黑影在自己面前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当沈风手持血红色的饮血,出现在陆鼎身后之时。

    只见,陆鼎双臂和双腿之上,各自在快速出现一条血痕,随着血痕的扩大,他的双臂和双腿,顿时脱离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温热的鲜血从他伤口内涌出,失去双腿和双臂之后,他整个人跌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被沈风握在手里的饮血剑,其剑身之内,好像不断有血液在流动着。

    很快,从血红色剑身之上,爆发出了血气的恐怖吸力。

    这些吸力好像是针对陆鼎的血液。

    那些流淌出的鲜血,隔空飞到了饮血剑这里,甚至饮血还在从陆鼎的伤口之中,隔空抽取着他体内的血液,可以清楚的看到,陆鼎的身体在快速干瘪下去。

    孙静怡看着手持饮血剑,在微风之中平淡站立的沈风,她再一次的心跳加速,并没有觉得沈风的手段残忍,因为在她看来,陆鼎就应该要受到这样的折磨。

    当然,她心里面更多是难以形容的震惊,实在是沈风的战力太强了,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,居然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战力,要知道陆鼎可是地玄境八层的修为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