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残忍手段
    将陆鼎的尸体毁去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又将目光看向了只剩上半身的李碧萱,不等对方开口说话,他直接把手里的饮血剑甩出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饮血的剑身顺利穿透了李碧萱的身体,疯狂的吸收着她体内的鲜血,她脸上布满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饮血吸收血液的速度很快,不等李碧萱多做挣扎,其体内剩余的血液,便全部流入了饮血之内。

    最终从剑身里冲出了狂暴的剑气,李碧萱的身体顿时化为了一块块碎肉。

    见此,沈风手掌一动,吸收了血液的饮血剑,欢呼雀跃的回到了他的手掌之内。

    在连续吸收了陆鼎和李碧萱的血液之后,饮血剑内的血红色变得更加鲜艳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孙静怡脸色没有改变,脚下的步子跨出,她来到了沈风身旁,道:“谢谢你,要不是有你出现,我最后肯定会落得非常凄惨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因为李碧萱的死,而产生任何一丝的难受,在她看来,李碧萱向陆鼎屈服的那一刻,就已经是死不足惜了。

    虽说孙静怡外貌是可爱类型的,但她有着自己倔强的坚持。

    眼下,她是真心实意的对沈风说出这句感谢,在她心里面,沈风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,犹如是一座埋着无尽宝藏的巨山。

    伴随着万阳变的效果慢慢减弱,沈风的虚弱状态开始显现出来,他摆了摆手,道:“事情正好被我遇到了,况且我和陆鼎之间也算是有仇恨,你不必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孙静怡咬了咬嘴唇,回想着刚才在地牢之内,发生剧烈爆炸的时候,沈风将她保护在了身下,她心中不由得一暖,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!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楚妖妖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尸湖的岸边。

    恢复普通状态的饮血剑,已经被沈风收回了血红色戒指内,如今万阳变的效果彻底消失,他体内的玄气几乎全部耗尽。

    孙静怡在一旁温柔的扶着沈风。

    见楚妖妖回来之后,沈风随即问道:“妖妖师姐,你探查的如何?”

    闻言,楚妖妖皱着眉,摇了摇头之后,道:“我没有在这片森林内,感应到那家伙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!”

    随后,她将目光看向孙静怡,道:“你和我们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天华宗在很多地方都有落脚点,等之后经过其他修士城镇的时候,你再找机会和天华宗的人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孙静怡点了点头,自然是听从了楚妖妖的安排。

    于是乎,楚妖妖再度拿出飞行法宝,在看到孙静怡扶着沈风进入车厢之后,她站在了车厢之外,控制飞行法宝朝着天空上冲去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立马进入车厢之内,而是将体内的气势疯狂的提升,然后,白皙的手掌向底下的森林连连拍出。

    一股股浩瀚的毁灭之力,从楚妖妖的掌心内冲出,将底下的花草树木全部摧毁,地面也深深的爆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当飞行法宝在森林上空飞了一圈之后,整个森林在楚妖妖连续的攻击之下,彻底沦为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虽说楚妖妖并没有感觉到陆鼎的心脏,但她生怕是自己感觉不到,毕竟曾经的天尸宗是有不少秘术和法宝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将森林破坏成这样之后,就算陆鼎的心脏真的在森林之中,也绝对会受到极致的冲击。

    况且,这处森林之中玄气稀少,没有其他修士和妖兽在这里,楚妖妖随意将其毁去,并不会影响到什么。

    顺利的毁去森林之后,楚妖妖回到了车厢之内,控制着飞行法宝,继续朝着五神山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距离这处森林,大约有半天路程的一座山脉中。

    这里倒是妖兽众多,修士也经常会进入山脉里历练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一处隐秘的山洞之内。

    在洞口布置了一个隐匿铭纹阵,使得妖兽和修士经过这里,无法发现这个山洞的存在。

    山洞内的环境非常阴暗潮湿!

    一条弯弯曲曲的通道,一路延伸到了山洞的尽头。

    浓郁的尸气,弥漫在了尽头,这里有一个普通房间大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名模样非常一般的青年,手上和脚上被绑着金属链条。

    至于金属链条的另一端,则是被固定在了四周的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这些金属链条能够限制住修士体内的一切,包括玄气、神魂和力量等等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这名修为在地玄境九层的青年,如今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,甚至连一个小孩都不如。

    他浑身衣衫非常的脏乱,脸上布满了愤怒和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在距离他三米远的地方,有一颗自主跳动的心脏,被放在了一张石台上。

    从石台内,不停散发着滚滚尸气,将这颗心脏小心的养护着。

    眼下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“噗通!噗通!噗通!——”

    这颗在石台上的心脏,猛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,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回荡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每一次的跳动,

    心脏之上会散发出一层黑色的光芒,甚至在这颗心脏表面,会隐隐有符纹闪现。

    那名青年看到石台上的心脏产生变化之后,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更加难看,立马将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,可他如今这点力量,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那颗心脏跳动的速度还在加快。

    某一瞬间。

    当心脏之内,冲出一道黑色光柱的时候。

    整张石台开始摇晃了起来,那颗心脏悬浮到了半空之中,黑色光柱正好冲击在了青年的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,他的胸口处在快速的被破开,很快,他的一颗心脏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黑色光柱的作用之下,青年自己的那颗心脏,受到了巨力的拉扯,“噗嗤”一声,他的心脏直接脱离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从他喉咙里发出了一道声嘶力竭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在失去心脏之后,这名青年并没有立马死亡,当他的心脏在空气中爆裂之后。

    另一颗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心脏,一路瞬间黑色光柱,猛然之间填充在了青年的胸口之内。

    这颗心脏快速的在和青年体内的血管连接着,同时从心脏之内,还在扩散出一股意识。

    如今这名青年的各个方面全部被限制住了,他根本做不了任何的反抗,只是喉咙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这颗不属于他的心脏,不断的和他的血管连接,当这颗心脏在他胸口内跳动起来的时候,他自己的意识在快被一股力量清除。

    此刻,这名青年犹如是被老虎咬在嘴巴里的小羊,虽说还没有彻底死透,但这种死亡不停逼近的痛苦,绝对不是一般人愿意去承受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之后

    从这名青年体内有淡淡的尸气在溢出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