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爷孙
    半天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杂草丛生,有着一座座的矮山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玄气并不浓郁,不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片区域之中,空气中倒是弥漫着火热之气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一片聚热之地,意思就是能够聚集天地间的火属性元素。

    沈风根据脑中地图所标注的位置,朝着自己右边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两座矮山之后,沈风快要接近顾修凡的秘密洞府了。

    可在第二座矮山后面,有一老一少好像正在修炼,顾修凡秘密洞府的位置,就在他们身后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如若沈风立马去开启顾修凡的洞府,可能会被这一老一少发现,他可不想引起任何麻烦了。

    毕竟那名老者的气势和气息虽说内敛了,但沈风可以肯定,这老人的修为绝对在天玄境的层次。

    思索了数秒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选择盘腿而坐,他准备等待这一老一少离开,然后再去开启顾修凡的洞府。

    那名老者身穿黑色布衣,面色十分的红润,给人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另一名少年则是身穿青色布衣,他的气势和气息并没有内敛,处于地玄境二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们的穿着十分朴素!

    根据这两人的模样判断,沈风猜测这一老一少,应该是爷爷和孙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沈风并没有在这对爷孙身上多做停留,很快便闭上眼睛修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对爷孙早已注意到了沈风,起先他们紧紧的皱起了眉头,原本以为对方会开口。

    可沈风却直接盘腿闭眼了,这让他们差点被一口气憋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黑色布衣老者见自己的孙儿有些恼怒,他道:“文炎,平心静气,你选择的路很难走,让自己时刻保持平静,这也是你重要的修炼课程。”

    闻言,青色布衣少年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之后,他脸上的恼怒在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。”黑色布衣老者声音肃穆道。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一簇黑色火焰顿时出现在空气之中,火热的温度在空气中翻腾着,四周的火属性元素变得更加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风感觉到这一变化,他不禁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黑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:“小子,这是一簇兽火,在一些特殊的妖兽体内,才能够获得这种火焰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天域之内,各种火焰多不胜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兽火虽说无法和天火相比,但也算是一种奇特的火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黑色兽火的强度,在地玄境二层左右,就一重天内而言,也算是不错的一种兽火了。”

    在小黑对沈风解释之间。

    只见那名青色布衣少年,神魂之力和玄气全部爆发,瞬间集中于黑色兽火之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,这黑色兽火在逐渐形成一尊药鼎的形状。

    同时,他心脏处的位置,隐隐泛起了一层微光。

    见此,沈风眼睛微微一眯,这家伙是想要用兽火形成天火药鼎?

    不对,应该说是兽火药鼎了。

    根据这家伙胸口的微光推测,沈风知道这名少年,应该是开辟了心之空间。

    在没有觉醒天火的情况下,就直接开辟了心之空间,想要用兽火了凝聚药鼎?这种想法也太疯狂了一点吧!

    天火是在自身体内觉醒的,所以修士控制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而兽火毕竟是从妖兽体内取出的,修士想要控制兽火凝聚药鼎,并且让其进入心之空间内,这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啊!

    甚至是永远也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名青色布衣少年,之前应该是多次利用兽火凝聚药鼎了,所以他的动作非常熟练。

    虽说最终他凝聚出来药鼎很粗糙,但最起码是形成了一尊药鼎。

    青色布衣少年看着凝聚出的黑色药鼎,他眸子内是坚定不移的神色,而站在他面前的老者,脸上浮现着疼惜和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咻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凝聚成的黑色天火药鼎,朝着少年的胸口冲击而去,最终没入了他的心之空间内。

    兽火形成的药鼎,根本无法和心之空间契合。

    只见,药鼎在彻底进入他的心之空间后,他脸上随即浮现了痛苦至极的神色,可他喉咙里没有要叫喊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名青色布衣少年只是在强行忍着、坚持着!

    沈风知道这种感觉绝对很痛苦,对于一般修士而言,这是比死还痛的折磨啊!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一道细微的响声,从布衣少年的胸口内传出,他嘴角在不停的溢出鲜血,一簇黑色火焰从他胸口内冒出,再度悬浮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“咳咳!咳咳!”

    布衣少年忍不住咳嗽了起来,每一次咳嗽,都会伴随着大量的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他脸上布满了不甘心,道:“爷爷,继续!”

    黑色布衣老者皱眉道:“文炎,别再坚持了,这条路你走不通,没有觉醒天火,根本无法踏上炼心一途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再折磨自己的身体了,听爷爷一句,我们先停一停,用兽火代替天火就是一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布衣少年脸上布满了倔强的坚持,道:“爷爷,今天再让我试最后一次,踏上炼心一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老者也知道炼心一途对自己孙子的重要性,他叹了口气,道:“文炎,我们明天再试,如若你再继续下去,心脏绝对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盘腿而坐的沈风,虽说对这少年的坚持很赞赏,但对方的这种行为太不理智了。

    用兽火是永远都无法踏上炼心一途的。

    可这少年继续坚持道:“爷爷,我今天还想要试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见此,沈风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名青色布衣少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他心中原本就烦躁不已,如今又看到一个陌生小子做出这种举动,他厉声喝道:“你是在嘲笑我?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想起了刚才爷爷所说的话,尽量将自己的火气平息下去,接着说道:“立马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此?我不想继续在这里看到你!”

    黑色布衣老者神色平淡的看着沈风,也说道:“年轻人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?”

    “我和文炎在这里修炼的事情,并不是什么秘密!”

    “不过,现在请你先离开,等我孙儿修炼完了,我愿意听一听你的请求!”

    对此,沈风眉头皱起,难道说这对爷孙很有身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