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我应该比你懂
    那布衣老者拥有天玄境的修为,还能如此耐心对沈风说话,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换做是别人,恐怕就不会对沈风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们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求你们,我只是纯粹路过这里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感觉这里的火属性元素浓郁,才在这里暂时修炼一番,并没有要打扰你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风随口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,他心里倒是希望这对爷孙能快些离开。

    在说完这番话之后。

    他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转身往回走了一些路,最终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坐了下来,也算是让对方看不见自己。

    沈风只要不是对待敌人,他的性格算是非常好的,既然那名老者对他十分客气,那么他也做出了让步,最起码让这对爷孙看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见沈风又退开了一段距离,整个人被大石头遮住之后,布衣老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!

    而那名少年再次调整好了情绪,道:“爷爷,我要继续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布衣老者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兽火在空气中跳动着,虽说在仙界之内也存在兽火,但天域内的兽火要远远超越仙界的兽火。

    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,等于是天和地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布衣少年再度爆发出玄气和神魂之力,粗糙的兽火药鼎在空气中快速形成。

    当药鼎再一次进入他的心之空间后,他整个人的身体微微发颤着,嘴巴里紧紧的咬着牙齿,想要让兽火药鼎在心之空间内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噗通!噗通!噗通!——”

    布衣少年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他脸上是一种不正常的涨红之色。

    某一瞬间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大口鲜血从他嘴巴里喷出的刹那,兽火药鼎再一次溃散,火焰从他的胸口之内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次,他的心脏差一点就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布衣老者随即将黑色兽火给收了起来,看着躺在地面上,双眼无神的孙子,他道:“文炎,你先休息一段时间,我再帮你去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将地面上的少年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坐在远处巨石背后的沈风也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当初他获得荒古药神传承的时候,学会了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!

    这是荒古药神创造的一种炼制灵液的方式。

    当然凝聚天火药鼎,开辟心之空间,这要比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强多了。

    但,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觉醒天火?又有多少人能够开辟出心之空间?

    在荒古药神看来,每个人都应该要有资格踏上炼制灵液的道路。

    当初他将这种方法传授给沈风,并不是希望沈风去用心研究,毕竟沈风是拥有天火的。

    荒古药神只希望沈风能够做一个传播者,将这种方法传授给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,布衣少年的坚持,倒是让沈风有几分动容了。

    只是该不该将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,传授给眼前这个少年,还需要好好的考虑一番。

    虽说要将这种方式传播出去,但绝对不能让品德不良的人掌握。

    被老者扶着的布衣少年,见沈风站起身,再度将目光看了过来,他无神的双眼之中,爆发出了怒火,喝道:“你懂炼心一途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在没有觉醒天火的时候,利用兽火凝聚药鼎,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明明是有事情要求我爷爷,却一直装模作样的,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这片区域一般情况下,根本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风无所谓的笑了笑,道:“这炼心一途,我想我应该比你懂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手臂一挥,炼制一品玄元液的材料,顿时悬浮在他面前的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当初沈风第一次接触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,就是用一品玄元液来尝试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血红色戒指内,要凑出一份玄元液的材料,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少年和老者看到沈风的举动之后,他们不禁停顿了一下,双眼顿时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可迟迟不见沈风调动出天火来,少年和老者以为对方在用这种方式,来达到嘲讽的效果,在他们越来越怒的时候。

    悬浮在沈风面前的材料,早已化为了液体,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熟练,炼制速度要远远超越当初第一次炼制了。

    当淡淡的药香味从液体内飘出之后,想要开口喝斥的老者和少年,又一次的僵硬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之后。

    在沈风的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之中,所有材料全部完美融合,化为了一种绿色液体。

    随后,他炼制出的玄元液,正好可以装满三个小瓷瓶。

    当初第一次炼制,他用这种方法,只能够炼制出一瓶玄元液呢!如今算是有了不小的进步。

    沈风随手将瓷瓶丢给了老者和少年。

    他们在接住之后,立马将瓷瓶给打开,仔细的感应了一会之后,确定了这里面的绝对是一品玄元液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够,在没有天火药鼎和心之空间的情况下,直接炼制出灵液来?简直是匪夷所思啊!

    “现在你应该知道,我在炼心一途上,最起码比你懂了吧?”沈风并不担心老者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根据刚刚老者的表现,他知道对方不是那种凶狠之人。

    再说,就算他看错了人,身上有传送卷轴在,也绝对能够平安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说也算是荒古药神的传人,有责任帮其完成一些心愿!

    “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,其实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够资格踏上炼制灵液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想要用兽火代替天火,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死胡同!”

    “你如若继续坚持用兽火代替天火,早晚有一天你会心脏爆裂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要说的就这么多,两位请便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沈风继续盘腿而坐,他闭着眼睛,好像完全没有要理会对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?

    沈风的话仿佛给布衣少年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,他让老者不必再扶着自己,目光之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激动之色,声音沙哑道:“这是改变炼心界格局的方法啊!是我遇到高人不自知,还请您原谅我的无礼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布衣少年对着沈风深深鞠躬,脸上布满了恭敬和崇拜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