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你还能坚持多久?
    听到布衣少年真挚的话语后,沈风微微睁开眼睛,平淡的说道:“我不算什么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纯粹只是对于炼心一途,比你要了解的多上一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并不是谦虚。

    在沈风看来,如今自己只是五品炼心师,虽说这在一重天的炼心界,已经是巅峰级别的人物,但放眼整个天域,五品炼心师还真的不够看呢!

    布衣少年抬起头之后,目光有神的盯着沈风,忽然之间,“噗通”一声,他直接朝着沈风跪了下来:“请前辈收我为徒,传授我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。”

    沈风淡然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布衣少年,一时间并没有要开口说话意思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者也带着请求,道:“小友,我名曹武,在仙耀城内还算说得上几句话,如若将来你有任何需要,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之事,我也愿意为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求你能够收我孙儿曹文炎为徒!”

    沈风看了眼名为曹武的老者,他推测对方应该是仙耀城内,某个强大势力内的掌权者。

    这里也算是在仙耀城的势力范围内,平时应该有很多人来请求曹武,所以之前这对爷孙才会误会。

    曹武见沈风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,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模样,他脸上不禁浮现惊疑之色,道:“不知小友师承何门?”

    沈风自然不会说出自己是五神山的弟子,毕竟五神山在一重天内太特殊了,他道:“散修一名!”

    闻言,曹武更加疑惑了:“小友,能够掌握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,你曾经肯定也经历过我孙儿的痛苦,你应该深知没有天火,或者是没有心之空间,对于一个想要踏上炼心一途上人来说,这是多么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沈风微微摇头道:“我想你误会了,我有天火,也有心之空间,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烦恼过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曹武脸色憋得一片涨红。

    而跪在地面上的曹文炎,则是更加的激动万分了。

    既然拥有天火和心之空间,难道说这无火、无鼎、无心而炼,只是沈风随手研究出的炼制方法?

    沈风之所以没有说出荒古药神,那是他如今还不想掀起波澜。

    今后,他肯定会将这种方法传授给越来越多的人,如若让别人知道他拥有荒古药神的传承,肯定会迎来无数麻烦。

    再有,他如今修为还不够,等到自己足够强大了,他自然会公开这种方法的创造者。

    缓了片刻之后,曹武平静了一下情绪,继续道:“小友,我孙儿这辈子坚持要踏上炼心一途,请你一定要成全他。”

    “在很多年前,我这个孙儿顽劣不堪,他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。

    曹武对沈风叙述了一段往事。

    从前的曹文炎算是一个纨绔子弟,在有记忆开始,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一直逼迫他修炼,甚至想要让他尝试踏上炼心一途。

    当时的曹文炎起了逆反心理,自己的父亲要让他做什么,最后他偏偏要选择反着来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天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浑身鲜血淋漓而回,将所有事情说了出来,他才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原来,他的母亲当年是被人强行带走的,这些年,他的父亲一直在努力,想要成为一名炼心师。

    当初,带走他母亲的人说了,只要他父亲能够成为一名轰动一重天的炼心师,他们一家人便能够团圆。

    那一次他父亲回来之后,最终便受伤太重而亡。

    临死之前,曹文炎从自己父亲那里获得了一个木盒,他父亲叮嘱过,只有当他踏上炼心一途,才能够去打开这个木盒,否则这辈子都不要开启木盒。

    曹文炎知道木盒内,放着的肯定是自己母亲的来历,他到了现在也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呢?

    自己的父亲为了此事而死。

    他这个做儿子的却浑浑噩噩了这么久,幡然醒悟之后,他拼了命的修炼,拼了命的想要踏上炼心一途。

    这也是曹文炎为什么如此坚持的原因。

    沈风听完这段往事之后,他眉头微微一皱,为了自己的父母能够这般坚持,曹文炎的品德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曹武的叙述之中,并没提到他们在仙耀城内的势力。

    所以,沈风还并不知道曹武他们的背景。

    但,这对于沈风来说并不是很重要,他目光看着跪地的曹文炎,正当他要开口之时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到从曹武的身上,泛起了一阵细微的神魂波动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拥有天境大圆满的神魂,他自然能够细致的感应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同时,在曹武泛起不规则神魂波动的时候,他的干枯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虽说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改变,但沈风知道他在承受一种痛苦。

    “小友,无论你有什么要求,只要你愿意收我孙儿为徒,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。”曹武声音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风叹了口气,他已经清楚曹武的情况了,他道:“你难道只为自己孙子考虑,不为你自己考虑考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的身体还能够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五年?”

    “十年?”

    “还是十五年?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庇护得了你孙子多久?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的曹武,身体微微颤动了两下,道:“小友,我不懂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风笑了笑,道:“你懂不懂,无所谓了,反正也和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倒是跪地的曹文炎,急忙问道:“前辈,我爷爷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风平淡的说道:“你应该问你爷爷自己。”

    曹文炎立马将目光定格在曹武身上,道:“爷爷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    曹武闭嘴不开口。

    见此,沈风在一旁说道:“你应该要让他学会承担更多,有时候这样会加快他的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非得要等自己死亡之前,才愿意将你的情况说出来吗?这样只会使得他情绪崩溃。”

    曹武僵了僵身体之后,最终还是放松了下来,道:“文炎,这位小友说的不错,我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多再有十年的时间,我可能就会去见你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亲耳听到自己爷爷说出这番话来,曹文炎整个人瞬间呆在了原地,他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,道:“爷爷,你的身体怎么了?为什么只十年的寿命了?”

    “一定有办法延长您的寿命,一定会有办法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