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这就是你的底气?
    面对沈风转移而来的目光,孟骏龙身体猛地一僵,瞬间将呼吸屏住了,喉咙里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他生怕沈风直接对他动手,刚刚沈风的战力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湖泊岸边变得异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郑鹤脸色变换不停,目光看向半死不活的钱星跃。

    当沈风想要再次对霍思雅开口之时。

    天悦楼的更深处,有数道身影在掠过来,最终这些人停在了钱星跃身旁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体内杀气遮掩不住的中年男人,便是掌控天悦楼的钱松,也就是钱星跃的大伯。

    当年钱松独自一个人离家,做过不少伤天害理之事。

    最后和仙宝阁有了一定的关系,自此在仙耀城内停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钱松一直没有和家族内联系,他也是前不久正好经过家族所在的地方,所以才回去看了一趟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的父亲和弟弟等人全部死了,整个钱家嫡系之中,只剩钱星跃还活着。

    在一番考虑之后,钱松将钱星跃带回了仙耀城。

    而且钱松没有对外公开自己多了一个侄子的事情,所以吴志天他们不知道钱星跃的身份,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说钱松对这个侄子没有太多感情,但有人敢在天悦楼对钱星跃动手,这不等于是在狠狠打他的脸嘛!

    刚才已经有天悦楼的服务人员,将这里发生的事情汇报给钱松了。

    眼下,在他身旁还站着一名神色傲气的青年,他手里拿着一把折扇,犹如是一位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名青年眼眸里的阴狠,会让旁人非常的不舒服,他便是仙宝阁的少主严圣华。

    “钱松,看来你管理的不行啊!竟然还有人敢在天悦楼闹事,并且将你的侄子伤成这副模样,如今哪怕救活过来,也纯粹只能当一个废人了。”

    严圣华淡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当初是他拉拢了钱松,最终让其变成自己的爪牙。

    说到底,天悦楼真正的幕后老板乃是严圣华。

    钱松看着喉咙里发不出声音的钱星跃,他右手食指往地面上一点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从他食指内冲出的劲气,直接穿透了钱星跃的喉咙,促使这胖子瞪大了眼睛,脸上布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,钱星跃便彻底断气了。

    “与其做一个废人,倒不如早些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在天域之中,废人注定会活得非常痛苦,还是早些去地下和你父亲见面吧!”

    钱松脸色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孟骏龙和吴志天等人,看到钱松直接杀了自己的侄子,他们后背上不停冒出寒气。

    “郑鹤,你没事吧?”钱松将地面上的郑鹤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郑鹤随后将这里的事情,又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,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钱松给郑鹤服用了疗伤灵液,接着他的目光扫视过众人,最终停留在了吴志天和孟骏龙的身上,道:“我曾经倒是和你们的父亲见过几次面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我可以放你们离开,不过,你们回去通知一声自己的家族,今天的事情必须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不仅仅是我钱松,仙耀城的仙宝阁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看了眼北灵城的其余子弟,道:“至于剩下的人,男的剁碎了喂狗,女的留在天悦楼,给我去接客,好好侍奉某些需要特殊要求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北灵城的那些男修士,他们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而齐雨萱等女修士身体也颤抖不停,她们清楚钱松所说的“接客”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一时间,齐雨萱等北灵城的年轻子弟,一脸哀求的盯着吴志天和孟骏龙,希望他们能够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孟骏龙无视了自己未婚妻齐雨萱的眼神,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之后,缓步走到了钱松面前,道:“前辈,我的家族绝对会给您一个满意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目光看向沈风,继续对着钱松,说道:“前辈,您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散修吧?是他给您侄子造成了致命伤害,我想要留下来看他踏上黄泉路,不知行不行?”

    只要能够获得足够的修炼资源,钱松才不会去管钱星跃的死活,他对孟骏龙点了点头,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吴志天也想要走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严圣华忽然开口了:“一个吴家之人,一个孟家之人,我听说过你们的事迹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是靠着运气,你们才能够有如今的修为,果然只是两个垃圾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敢在天悦楼闹事,你们以为自己是顶级势力内的天才了吗?简直是可笑啊!”

    闻言,孟骏龙勉强浮现笑容,不停的点头,以此来迎合着严圣华。

    齐雨萱看到这一幕之后,她的眼泪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,泪眼朦胧的盯着孟骏龙,只可惜她的未婚夫根本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倒是吴志天在听到严圣华的嘲讽之后,他心中很是挣扎,或许他比孟骏龙多了一分自尊和傲气。

    他能够接受对钱星跃道歉,但要让他丢下北灵城的这些人,他内心深处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吴志天咬了咬牙之后,站在原地没有要动弹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此,严圣华冷笑道:“在不恰当的时候,有骨气等于是送死,看来你已经做好了一死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将目光看向了沈风,对着钱松,道:“死了的人毕竟是你的侄子,将这个散修杀了之后,把他的头挂在仙耀城外,让人清楚在天悦楼闹事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严圣华随口给沈风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在齐雨萱、霍思雅和吴志天等人,心中越来越惊慌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身上一块玉牌闪烁了起来,这是之前遇到曹武和曹文炎之后,曹武在离开之前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在仙耀城内。

    沈风可以用这块玉牌立马联络到曹武。

    之前,他说了会在今天进入仙耀城内。

    可能是等到晚上也没见沈风来联络,曹武便小心翼翼的主动联系了一番。

    感知到玉牌内的传讯之后,沈风这才想起今天还要去一趟曹武那里。

    缓缓吸了一口气之后。

    沈风将这里的事情传讯给了曹武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曹武说过,他在仙耀城内说得上几句话!

    沈风利用玉牌和曹武联络,周围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内容,只知道沈风在和人传讯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你们等上一会。”沈风冷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如若钱松要强行动手,他靠着燃星和吞天白焰,再加上他自身的战力,应该能够周旋一番的。

    毕竟燃星和吞天白焰都是天玄境一层,而钱松应该只是普通的天玄境二层修士。

    见沈风这般装模作样的姿态,孟骏龙冷笑道:“小杂种,你只是区区一个散修,你能够有什么救援?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他如今是彻底不管不顾了,只想要看到沈风死亡,他认为今天的一切都是沈风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严圣华打开了这扇,笑道:“在仙耀城内,够资格让我等着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趣啊!我就等上一炷香的时间,如若在一炷香内,你的救援没有到,那么你将受到比死还痛苦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之间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独眼少年,从魂戒之内拿出了一张椅子。

    随后,严圣华一脸平静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最多只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一件飞行法宝直接闯入天悦楼内。

    在齐雨萱等人度秒如年的时候,这件飞向法宝稳稳落在了沈风身旁。

    紧接着,曹武和曹文炎从车厢内走下来,满脸怒火的盯着严圣华和钱松等人。

    刚刚在和沈风的传讯之中,他们已经清楚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严圣华在看到曹武和曹文炎之后,一脸嘲弄道:“小子,你的救援就是这两个人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仙耀城内的济世堂,这就是你的底气?”

    “济世堂的曹老爷子乐善好施,这在仙耀城内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也都知道曹老爷子拥有天玄境的修为,但仙耀城是仙宝阁说了算,一个小小的济世堂,如若敢插手今晚的事情,那么我可以保证,从今往后济世堂将不会存在。”

    钱松也对曹武做出了一个送客的姿势,道:“曹老,今天的事情你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在仙耀城内有些威望,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!”

    听到严圣华和钱松的话之后,沈风眉头紧紧一皱,他以为曹武在仙耀城内,应该是很有势力的,结果只是这样吗?

    原本心中还抱有一丝期待的齐雨萱等人,这一刻,完全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也对啊!

    一个散修的救援会有多强大?

    沈风能够有这等战力已经十分了不起,齐雨萱等人觉得,不能再指望沈风能力挽狂澜了。

    孟骏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旺盛,他看向吴志天,道:“活着比什么都重要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会如此愚蠢的陪着他们一起死,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没有,唯独要留着自己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,这个散修杂种救不了你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