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浮出水面的巨鳄
    滚滚怒火。

    在曹武和曹文炎身体里燃烧着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一直在想着要如何交好沈风?

    然而,如今眼前这些混蛋,肯定是让沈风非常的不爽了。

    万一之后不愿意出手帮助他们爷孙,这绝对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!

    面对严圣华和钱松的威胁,曹武和曹文炎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惊惧,反而怒火在越来越沸腾。

    尤其是孟骏龙这家伙,竟然敢喊沈风为杂种?

    这简直是无法原谅啊!

    在钱松和严圣华等人的戏虐目光之中,曹武袖袍一甩,一道凌厉无比的劲气,在空气之中飞速向前,谁也捕捉不到这恐怖劲气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待到一声脆响在空气中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孟骏龙的身体凌空旋转了起来,犹如是一个被人鞭打的陀螺一般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等他的身体掉落在地面上之后,只见他的整张脸血肉模糊,甚至可以直接看到他的骨头了。

    刚才曹武的那道劲气,直接扇在了孟骏龙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使出全力呢!要不然孟骏龙绝对是脑袋爆裂而死。

    在曹武和曹文炎看来,今天的主角是沈风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围绕着沈风。

    所以,要不要杀死孟骏龙?这得要问过沈风才行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从孟骏龙嘴巴里传出。

    钱松和严圣华脸上的表情一阵难看,他们没想到曹武敢直接在这里动手!

    “曹老兄,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,何必如此动怒呢!”

    一道淡然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。

    随后,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,出现在了严圣华身旁,其修为在天玄境八层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乃是严圣华的爷爷严庆山!

    之前,他和钱松等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钱松和严圣华得知此事之后,他们两个立马赶过来处理,原本严庆山是不打算露面的。

    可刚刚曹武和曹文炎乘坐法宝冲入天悦楼的气势,被严庆山给捕捉到了,所以他不得不出来看一看情况。

    在仙耀城内。

    众人只知道曹武是天玄境修为,并不知道他具体在天玄境中的哪个层次?

    不过,很多人猜测,曹武最多在天玄境五层左右。

    如今的曹武身上只是泛起天玄境气势,依旧无法让严庆山判断出具体的层次!

    钱松恭敬的对严庆山具体说了一遍这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,严庆山将目光定格在沈风身上,道:“天悦楼毕竟依附于我们仙宝阁,在天悦楼闹事,并且导致钱松的侄子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又看向曹武,继续道:“曹老兄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今天如若这散修小子不死,那么我们仙宝阁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孟骏龙,一脸阴狠上的瞪着曹武和沈风等人,只要仙宝阁不愿意息事宁人,今天沈风和吴志天等人,包括刚刚出现的曹武和曹文炎,都休想要平平安安的踏出天悦楼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曹武忍不住咳嗽了一声,道:“看来仙宝阁真的把隐阁给忘了?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隐阁没有消声灭迹之前,在这仙耀城之内,仙宝阁敢说自己是第一势力吗?”

    隐阁?

    严庆山等人忽然身体一紧绷。

    在很多年前,仙宝阁充其量只是仙耀城内的第二,隐阁才是当之无愧的仙耀城第一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。

    隐阁逐渐越来越低调,甚至好像彻底在仙耀城内蒸发了,这让仙宝阁看到了希望,借此机会一路崛起,成为了仙耀城内的第一。

    人是非常容易忘记某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如今距离隐阁消失有很长时间了,很多人都理所当然的把仙宝阁,当做是仙耀城内的第一势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当初隐阁没有消失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个势力也异常的神秘,没有人知道隐阁的阁主是谁?

    “你是?”严庆山眉头紧皱,脸上再也没有风淡云轻。

    曹武笑了笑,道:“我乃隐阁的阁主!”

    当年因为儿子的事情,曹武想要让隐阁变得更加低调,所以才彻底将隐阁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在低调的发展着隐阁,谁也不会想到济世堂的曹老,竟然会是隐阁的老阁主!

    严圣华在缓过神来之后,道:“爷爷,隐阁消失这么多年,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?要不然当年他们会放弃仙耀城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仙宝阁如今绝对不会比当年的隐阁差!现在的隐阁也许没落的差不多了,我们何必惧怕一个当年的隐阁呢!”

    闻言,严庆山觉得自己孙子说的有道理,他干枯的手指点着沈风,道:“曹老兄,只要留下这散修小子,今晚你和孙子可以安全离开这里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齐雨萱和吴志天等人也听说过隐阁,原本他们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,结果严庆山却丝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如今的隐阁,应该是敌不过仙宝阁了。

    曹武嘴角冷笑浮现,道:“沈小友乃是老夫的忘年交,就算你想要让我离开,如若不给沈小友一个说法,我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执意想要了沈小友的性命,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钱松和严圣华一脸不以为然,在他们看来,就算曹武是隐阁的阁主,如今也最多是天玄境八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有严庆山在此,曹武绝对是翻不起浪花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在曹武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当众人以为曹武会毫不犹豫动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曹武却完全没有要动弹的意思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被钱松扶着的郑鹤,身体内气势全力爆发,手中出现的一把锋利匕首,直接穿透了钱松的心脏。

    由于钱松对郑鹤没有丝毫防范,以至于他连防护都没有凝聚。

    郑鹤虽说受了伤,但要杀死这种状态的钱松,根本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,郑鹤的动作快准狠,根本没有给钱松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在郑鹤动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站在严圣华身后的独眼少年,他和郑鹤是同一时间出手的,他手里快速的出现一根锋利无比的金属丝。

    在严圣华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独眼青年将手里的金属丝,横着划过了严圣华的脖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郑鹤和独眼青年第一时间暴退,来到了曹武和曹文炎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,钱松满脸不敢置信的将匕首拔出,可整把匕首之上涂满了剧毒,哪怕他能够抵御住伤势,他也无法抵挡住剧毒。

    钱松眼睛瞪得巨大,额头上暴起青筋,他想要朝着郑鹤走过来,可最后口中连续喷出鲜血。

    接着,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而严圣华脸上保持着不以为然的神色,在他的脖子上有一条血痕,当一阵风吹过之后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严圣华的脑袋脱离了脖子,掉落在了地面之上,从他的脖子口不停的涌出鲜血!

    要知道郑鹤乃是钱松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而独眼少年则是严圣华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。

    走到曹武面前的独眼少年和郑鹤,恭敬的鞠躬,道:“阁主!”

    曹武微微点了点头,看向回不过神来的严庆山,道:“隐阁从来没有消失,可以说隐阁内的弟子和长老无处不在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区区仙宝阁,就能够代替我们隐阁的位子吗?”

    随后,他声音之中杀意弥漫,继续道:“你们哪怕惹上我的孙儿,我也不会如此心狠手辣的直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你们惹上的是沈小友,这是你们仙宝阁永远也惹不起的人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沉寂已久的隐阁。

    犹如是一条浮出水面的巨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