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
    钱松和严圣华死的太过突然,让在场这些人根本无法预料到。

    就连沈风也微微愣了一下,如此局面,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当严庆山回过神来之后,他脸上布满了无穷无尽的怒火,恐怖至极的气势,从其身体内暴冲而出,亲眼看到自己孙儿死在眼前,这种感觉快让他发疯了。

    “曹武,今天我哪怕自爆而亡,也要拉着你们一起踏上黄泉路!”严庆山怒吼着,如飓风一般的玄气,在他周身不停的缭绕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立马自爆身体,必须要试一试曹武的深浅,只有在战胜不了对方的时候,他才会选择自爆而亡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右脚想要跨出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种淡淡的清香味,早已在空气中弥漫,闻上去很像茉莉花的味道。

    严庆山根本没有在意这种香味,他的身影朝着曹武快速掠去,恨不得立马将曹武给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只不过。

    在严庆山距离曹武三米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。

    严庆山发现自己调动不了身体内的玄气,整个人直接被迫停顿了下来,这种玄气急速流逝的感觉,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恐慌感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严庆山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。

    不等曹武回答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嘭!嘭!——”

    一团团血雾从严庆山身上爆出,他全身很多经脉全部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眨眼间。

    堂堂天玄境八层修为的严庆山,便浑身鲜血淋漓的躺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如今别说是自爆身体,他就连动弹一下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曹武神色淡漠盯着地面上的严庆山:“闻到空气中的香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世界上,有时候解决事情,不一定要采取野蛮的手段,我向来比较喜欢温和的处理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何必战斗的天昏地暗呢!我老了,身子骨不行了,不再喜欢打打杀杀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严庆山呼吸急促的喝道:“明明你们也闻到了这种香味,为什么你们没有任何反应?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名相貌不错的中年女子,恭敬的来到了曹武身旁。

    严庆山看到此女子之后,他眼眸里是极致的阴狠,质问道:“兰儿,你为什么要背叛我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先是恭敬的对着曹武打招呼,然后才将目光看向严庆山,道:“何来的背叛?我本就是隐阁内的人。”

    严庆山听得此话,他眼眸之中布满绝望,当年有一次在生死关头,兰儿拼了性命帮他挡住一招。

    那一次兰儿差点直接死亡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严庆山把兰儿当做身边最信任的人,试问一个能够为你付出性命的人,你还有理由不相信她吗?

    如今严庆山在得知一切都是假的之后,他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曹武叹了口气,道:“严庆山,兰儿在你平时服用的灵液之中,加入了一种非常特殊的剧毒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剧毒没有颜色,没有味道,根本不会让人察觉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这种剧毒必须要和空气中的香味结合,最终才会你在的身体内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仙宝阁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,我所布局的一切,只是想将来能够更加快速的重新掌控仙耀城罢了。”

    名为兰儿的中年女人,恭敬的站在曹武身旁,她当年父母死于仙宝阁手中,一直在等待着仙宝阁灭亡的那么一天。

    被最信任的人所害

    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啊!

    严庆山目光望着夜空之中,疯狂的吼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?明明我仙宝阁才是仙耀城的霸主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在逐渐变得涣散。

    鼻子里的气息也在快速消失,原本他还能苟延残喘一会,如今他应该是被活活气死的。

    倒地的孟骏龙看到严庆山死不瞑目之后,他知道仙宝阁大势已去,心中不由的一阵后悔和恐惧,他目光看向了曹武,道:“曹老前辈,刚刚我也是逼不得已,才选择对仙宝阁低头的,请您一定要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随后,孟骏龙见曹武看着沈风,他知道关键人物是沈风,他从地面上爬了过来,眼下哪里还顾得了尊严,只要能够活下去,他什么都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“沈兄弟,之前我对你所说的一切,全都不是我的本意,请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呆滞的齐雨萱和霍思雅等众人,道:“雨萱,你们也为我说两句啊!难道你们还不了解我吗?”

    见霍思雅等人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孟骏龙嘶吼道:“雨萱,我可是你的未婚夫!你难道想要看着我死吗?”

    齐雨萱贝齿咬着嘴唇,到了这一刻,孟骏龙终于想起自己的身份了?

    只不过,齐雨萱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此,孟骏龙也没有办法,只能一个劲的对沈风,说道:“沈兄弟,对不起,请您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沈风看着地面上如乞丐一般的孟骏龙,道:“你没有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不起的是你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放弃尊严,在别人面前扮演着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“念在你和思雅相识一场的份上,你自我了断吧!”

    趴在地面上的孟骏龙知道没有希望之后,他喉咙里发出了疯狂的笑容,道:“沈风,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正好认识隐阁的阁主,就凭你一个散修的身份,别说是在仙宝阁面前了,就连我也根本不会把你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只会利用隐阁的势力来压人,有本事你用自己的身份啊!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,要我因为你这么一个散修而死,对我来说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沈风摇了摇头,给孟骏龙传音道:“五神山的弟子,铭纹联盟的盟主,神雪宗的圣子,诸多一流势力的太上长老,用我的身份碾压你,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!”

    脑中回荡着沈风声音的孟骏龙,他本能的认为这些都不是真的,可对他这么一个将死之人,沈风没必要用传音来说谎。

    当孟骏龙还想要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风右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团血雾在孟骏龙的胸口之上爆出,他心脏直接被沈风给震碎了,整个人嘴巴张开着,想要再一次质问沈风,可脑中意识在快速消失,最终他只说出了一个“你”字,便直接一命呜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