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还不快跪下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在仙耀城的城门外,出现了三具腐烂的尸体。

    其腐烂程度和天悦楼普通包间内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沈风知道这是陆鼎对他的一种挑衅。

    昨天,他对曹武等人说出了行凶者,绝对是获得天尸宗传承的人。

    这让曹武越发的凝重了起来,简直是要将整个仙耀城给翻找个彻底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最终陆鼎还是逃离出了仙耀城。

    既然陆鼎已经逃走,那么沈风没打算在这里久留。

    在曹武和曹文炎的相送之下,沈风和霍思雅等人乘坐着飞行法宝离开了。

    昨日沈风亲自加入了搜寻的队伍之中,并没有去吸收严庆山等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反正,他的血之翼得到了提升,也不急在这么一时了。

    按照如今飞行速度,需要三天时间,才能够抵达北灵城。

    这件飞行法宝的车厢非常大。

    沈风从霍鸿坤等人口中得知,顾修凡家人的墓葬,就在去往北灵城的路途之中。

    只需要一天时间,就能够抵达顾家人的墓葬之处。

    毕竟,曾经顾修凡也是一重天内的巅峰强者之一,关于他的很多事情,依旧在一重天内广为流传着。

    沈风随口说道:“思雅,等一天后,经过顾家人的墓葬之时,我要去给顾家人上炷香,去打扫一下他们的墓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顾家有些渊源,你们不必管我,先回北灵城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我会去霍家找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霍思雅说道:“沈公子,我们可以和你一起打扫墓地。”

    沈风摇头道:“我可能会在顾家的墓葬那里停留一天,这是我和顾家之间的渊源,你们真的不必和我一起,我肯定会去北灵城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见沈风如此坚持,霍思雅和齐雨萱等人也不好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了,趁着这一天时间,我帮你们淬炼一下神魂。”沈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得此话,吴志天等人顿时来了精神,一个个充满期待的看向了沈风,眼睛里浮现着无尽的激动。

    沈风淡然的说道:“我如今对淬炼神魂,并没有到非常熟练的地步,但我可以肯定,绝对不会让你们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最开始淬炼的人,受到的痛苦会大一些,毕竟在经过一次次的尝试之后,我绝对会越来越熟练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越晚让我淬炼的人,承受的痛苦是最小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吴志天第一个说道:“沈兄,从我开始吧!让齐雨萱她们这些女修士最后淬炼,我们这些男修士先让你来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其余北灵城的男修士也赞同吴志天的提议,反正淬炼神魂是死不了人的,他们最多是痛苦一些罢了,咬咬牙就能够过去。

    沈风赞赏的看了眼吴志天。

    这家伙自从经历了天悦楼内的事情之后,他在沈风面前变得无比谦逊,完全是发自内心想要结交沈风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一天转眼过去了。

    沈风也正好帮霍思雅淬炼完神魂,他每次帮一个人淬炼完神魂之后,就会停下来休息一会,仔细的想着淬炼的每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如今是没有师父在淬炼一途上指点,所以沈风只能够靠着自己慢慢摸索。

    最开始接受淬炼的吴志天等人,在淬炼的时候,承受着非常巨大的痛苦,但最终他们的神魂全部提升了一个小层次。

    越往后。

    经过沈风的逐步摸索。

    他能够让接受淬炼的人,变得越来越不痛苦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个接受淬炼的霍思雅,在整个过程之中,她只感觉到了神魂上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神魂强度全部在地境,所以在经过沈风的淬炼之后,他们都获得了不错的收获。

    神魂如此单独得到提升,让他们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。

    吴志天等人都知道神魂的好处了,所以,在感觉到自己神魂提升之后,他们对沈风是越来越恭敬了。

    飞行法宝停在了一片荒野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杂草丛生,四周根本没有什么人!

    沈风可以隐隐看到前面三十米外,一米多高的密集杂草之中,竖立着一块块的墓碑。

    “思雅,你们先回北灵城吧!”沈风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霍思雅和齐雨萱等人不知道沈风和顾家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渊源?

    或许,沈风真的想要一个人在这里停留一天,于是,他们在说了一声之后,乘坐飞行法宝继续往北灵城赶去。

    昨天,沈风从霍鸿坤等人口中听说了,这里原本是一处修士城镇。

    可因为当年顾家一夜之间全部死亡,这处修士城镇也逐渐落寞了,在岁月的流逝之中,最后变成了这么一片荒野。

    这是沈风答应顾修凡的事情,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到。

    缓步来到密集的杂草前。

    在他刚刚想要动手拔了墓地周围的杂草之时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蓝色长衫的青年,从右边的方向来到了墓地前,在他看到沈风的时候,脸上的神色明显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随后,这名蓝色长衫青年,喝道:“小子,赶紧离开,这里不是你能够停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等我师父来了,他可不会对你这么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蓝色长衫青年的修为只有地玄境二层,他应该也感觉出了沈风的修为,可他竟然还敢这么说话?

    在沈风皱紧眉头之际。

    蓝色长衫青年不耐烦的接着喝道:“小子,别以为你拥有地玄境五层的修为,你就有多么的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距离北灵城最多只有两天的路程,而我是北灵城何家家主的儿子何承宇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保护我的何家长老,就在附近,我师父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,所以,我才没有让何家的长老跟的太紧。”

    沈风感知力悄悄外放。

    果然在数百米外,感觉到了一抹地玄境八层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过,沈风没打算节外生枝,他平淡道:“我和顾家有些渊源,今天只是来给顾家人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名叫何承宇的青年,看着墓地上的密集杂草,心里面一阵叫苦。

    他知道每年这个月,自己的师父都会来顾家墓地祭拜,这些杂草长得非常快,哪怕是连根拔起,到了下一年依旧会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师父不允许他用特殊手段,必须让他徒手将这些杂草一株株的拔起。

    为了拜师,何承宇将自己师父的很多事情都调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所以,在前不久,他终于是拜师成功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跟着师父来这里,当然是要完美的做好师父安排的工作。

    可何承宇又实在不想浪费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他看着面前的沈风,道:“朋友,我收回刚刚所说的话,既然你和顾家有渊源,那么当然能够给他们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也和顾家有些渊源,他很快会来到这里,原本他吩咐我拔了这里的杂草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在这里祭拜,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,这……”

    沈风随口打断道:“墓地周围的杂草我会清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再多啰嗦了,帮顾家清理墓地,这也是他应该做的事情,完全不想和眼前这家伙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看到沈风开始将杂草一株株的拔起来,何承宇脸上浮现了满意的笑容,随意在旁边坐了下来,嘴巴里叼了一根野草。

    他没有在北方见过沈风,所以他肯定眼前的这家伙,绝对不会是北方的修士。

    而且,一重天之内的那些天才,他曾经也都见过,并没有沈风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,他推测沈风应该是一个散修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有把沈风这个地玄境五层修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甚至决定,先让沈风在这里拔完草,然后再将他给赶走,到时候一切都完美了。

    只是何承宇忽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,他看到远处出现了一道白影,他知道是自己的师父来了。

    这和他预估的时间不对啊,他的师父提前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可是费劲了千辛万苦,才能够拜师成功的,并且在这两天之内,他正式可以勾画出一阶铭纹,算是一位一阶铭纹师了。

    从远处赶过来的一个白衣老头,如若沈风看到他的话,那么绝对能够一眼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老头不就是梁齐贤嘛!

    当初在唐家的玄舟之上,沈风身上的传送卷轴,就是因为这老头而获得的。

    梁齐贤是一名三阶铭纹师,在北方的铭纹界有些名气。

    当初他和沈风等人一起去了云炎古城,一起经历了沈风战胜邱铁河,成为了铭纹联盟盟主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时的唐雪竹和唐毅康等北方铭纹师,他们可都是知道沈风就是风神的。

    梁齐贤在回到北方没多久之后,因为沈风之前的指点,他终于是跨入了四阶铭纹师的行列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给我到一边去。”何承宇急忙喝道。

    只是沈风根本没有要理会的意思,依旧在弯腰拔着地面上的杂草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的师父梁齐贤靠近了。

    何承宇知道来不及了,他急忙迎了上去,道:“师父,我特意安排了一个家伙来这里一起清扫墓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自己一个人清理不过来,到时候耽误了师父您祭拜顾家的人,我就真的担当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梁齐贤刚刚板着一张脸,在听到何承宇的话之后,他的脸色才恢复了一些,不过,那个拔杂草之人的背影,总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。

    何承宇见师父不再动怒,他对着沈风喝道:“还不过来拜见我的师父,像你这样的人,平时想要见到我师父,简直是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。

    他又给沈风传音,道:“小子,给我一个面子,帮我隐瞒过去,事后我绝对会报答你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拔草的沈风,也有些不耐烦了,他站直了身子,转过来的瞬间,看到梁齐贤之后,他脸上神色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而梁齐贤在看到是沈风之后,他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。

    如今沈风乃是整个一重天铭文联盟的盟主啊!

    梁齐贤呼吸急促,眼下盟主竟然在代替何承宇拔杂草,他喉咙里越来越干涩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何承宇的后脑勺上,吼道:“孽障,你还不快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原本嘴角笑呵呵的何承宇,瞬间被自己的师父给打傻了!

    他完全想不通,自己的师父为什么会突然大发脾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