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越活越回去了(第三更)
    梁齐贤见何承宇无动于衷,他顿时被气的吹胡子瞪眼,要知道,他心里面可是把沈风当做半个师父看待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能够这么快突破到四阶铭纹师,完全是当初在唐家的玄舟上,获得了沈风的那一番指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梁齐贤真的想要将何承宇的脸扇成猪头,在他眼里,整个一重天内,沈风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他之前一直期待着沈风能够来到北方做客,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,是他绝对没想到的啊!

    堂堂铭纹联盟的盟主,怎么能够在这里拔草呢?最重要,好像还是他的徒弟何承宇吩咐沈风做的。

    缓了两口气之后。

    梁齐贤干枯的手掌,按在了何承宇的肩膀之上,身体内的力量集中在掌心上,用力往下一压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不敢有任何防御的何承宇,整个人狠狠的跪了下去,地面瞬间爆裂了开来,他的膝盖上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转过身去跪着。”梁齐贤带着怒意吼道。

    眼下何承宇是对他下跪的,转过去就是对着沈风了。

    “别让我再说第二遍,否则今天过后,你便不再是我的徒弟。”梁齐贤声音中充满了严肃。

    何承宇脑中顾不得思考任何问题了,他随即在地面上转过了身体,看到了神色平静的沈风。

    他的师父是要让他对这个小子下跪?

    凭什么?这个小子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在何承宇思索之际。

    梁齐贤已经迎了上去,道:“沈小友,终于等到你来北方做客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盟主是一个不喜欢高调的人,况且如今知道盟主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,他觉得眼下自己这个徒弟,暂时还不够资格知道沈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转而,他一脸歉意的说道:“沈小友,是不是我这个徒弟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改用传音,道:“盟主,实在是对不住啊!您怎么能在这里拔草呢?是不是这个混小子做了什么事情?我可以立马将他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在传音的时候,梁齐贤的语气变得更加小心翼翼,犹如是皇帝身边的太监一样,生怕触怒龙颜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心里面充满愤怒的何承宇,看到自己师父如此客气对待沈风之后,他整个人顿时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师父是四阶铭纹师,身份可以说是十分的尊贵了,无论走到哪个宗门之内,都会被当做贵宾对待,用得着对一个毛头小子如此吗?

    如若让他听到梁齐贤对沈风的传音,恐怕这家伙非得要吓得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沈风随意摆了摆手,道:“老梁,是我自己要在这里拔草的,我和顾家有些渊源,这次正好经过此处,顺便来给顾家的人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得知并不是自己徒弟搞的鬼,梁齐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道:“沈小友,我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当年和顾家也有些来往。”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梁齐贤和沈风都没有要理会何承宇的意思,他们两个开始认真清理杂草了。

    而何承宇没有听到自己师父开口,他也不敢从地面上站起来,只能满脸憋屈的一直跪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梁启凡在用传音对沈风说话:“盟主,最近北方的铭纹界有些动荡。”

    “不少北方的铭纹师,对组建铭纹联盟有着排斥的心理,毕竟他们没有亲眼看到您大发神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我两个老友也不愿意加入联盟之中,他们如今全部是四阶铭纹师,待会他们会来这里和我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家族曾经也和顾家有联系,每一年的这个月,我们都会简单的聚一下,共同探讨一番铭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风一边清理杂草,一边听着梁启凡的传音。

    得知梁启凡和他的两位老友,如今全部住在北灵城之内,他们三个铭纹师,在北灵城内有着非常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从前梁启凡在三阶铭纹师的时候,每次和这两位老友见面,最后他总是被调笑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在这里相聚,他们都会在铭纹上切磋一番,最后一名负责明年来清理墓地。

    可以说,梁启凡从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将整个墓地徒手清理完之后,天色在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风和梁启凡一起祭拜了顾家的人之后。

    梁启凡这才对着跪在地上的何承宇,喝道:“滚过去给顾家的前辈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承宇连忙爬了起来,跪在了顾家人的墓碑前磕头上香。

    梁启凡完全没有要给何承宇介绍沈风的意思,他一直在等着何承宇自觉的对盟主道歉。

    见何承宇上完香之后,安静的站在一旁不开口,梁启凡的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袖袍一甩,身影来到十几米外,从魂戒之中拿出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,以及一些酒菜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我师父对你这么客气?”何承宇对着沈风传音道。

    沈风直接说道:“想知道我是谁,你可以直接问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梁启凡听到沈风的声音之后,知道自己这个徒弟,肯定是在用传音追问盟主,他顿时怒火中烧,吼道:“孽障,你这个孽障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在这里跪到天亮!”

    这回,何承宇不敢有丝毫犹豫,心中对沈风极度的不满,一脸愤怒的再度跪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而沈风则是悠闲的走到了梁启凡身旁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有两辆类似马车的飞行法宝出现了,最终稳稳落在了顾家的墓地旁。

    从一辆绿色马车内,走出了一名身体干瘦的老者,以及一名模样水灵的少女。

    干瘦老头名叫苗善生,而长得不错的少女是他的孙女,名叫苗晓芸。

    从另外一辆黑色马车内,只走下来了一名微胖老者,他名叫马岩。

    这苗善生和马岩便是梁启凡的老友。

    他们在祭拜了一下顾家人之后,看了眼跪地的何承宇,随后便朝着梁启凡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梁老头,这何家小子就是你收的徒弟?你让他跪着干什么?”苗善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梁启凡懒得回答,他直接对着沈风,说道:“沈小友,你先坐!”

    走到桌子前的苗善生和马岩,看到沈风坐下来之后,他们两个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以往他们聚在一起,小辈只能安静的站在一旁,没有资格和他们一起坐着。

    马岩嘲弄道:“梁老头,你称呼这毛头小子为小友?他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从前你这家伙在铭纹上不如我们,而现在就算你也跨入了四阶铭纹师的行列,不过,我们两个的修为还强于你呢!”

    “赶紧让这毛头小子站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什么小友呢!我看梁老头你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沦落到要和这种小子称兄道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