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要怎么装下去
    梁齐贤在听到这番话之后,他脸上布满怒火的同时,心里面一阵的苦笑。

    要是他真能够和沈风称兄道弟,恐怕他就连晚上睡觉都能够笑醒啊!

    只可惜他不够格!

    沈风乃是堂堂铭纹联盟的盟主,虽说如今北方有些铭纹师,对组建联盟有着反对的意见,但只要让他们见识了盟主的铭纹造诣,这些人肯定会立马被驯服。

    在将来的一重天铭纹界,所有铭纹师都会把沈风当做心中的神!

    眼下,马老头竟然敢称呼沈风为毛头小子,梁齐贤真的是无法忍受啊!

    而反观沈风,倒是平静的坐在椅子上,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他给梁齐贤传音道:“老梁,何必动怒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位老友的脾气,你应该要比我清楚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之前表明了不愿意加入铭纹联盟,那么哪怕你现在说我是联盟的盟主,他们的态度也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看到我如此年轻,他们会更加觉得铭纹联盟就是一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既然来到了北方,那么就顺手帮你们解决北方铭纹界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梁齐贤脑中回荡着沈风的传音,他的怒火逐渐平息了下来,目光淡然的注视着苗善生和马岩,道:“苗老头、马老头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我这位沈小友够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站在苗善生旁边的苗晓芸,颇为好看的脸上浮现感兴趣之色,她如今已经跨入二阶铭纹师的行列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年纪,能够成为二阶铭纹师,在一重天之内,算得上是铭纹天赋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梁爷爷,难道这位公子也是四阶铭纹师?”苗晓芸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这次不等梁齐贤回答。

    苗善生便开口了:“晓芸,我们长辈在这里说话,你安静的站在一旁就可以了,平时我是怎么教导你的?”

    “这梁老头可以让一个晚辈如此无礼,但我绝对不能容忍我的孙女,这般不懂尊卑之分。”

    苗晓芸听到自己爷爷的教训之后,她第一时间闭上了嘴巴,两边脸颊微微鼓起,俨然是一副受了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自己孙女乖乖闭嘴之后,苗善生继续说道:“梁老头,这次你去了一趟铭纹阁总部之后,我发现你整个人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个什么风盟主,也是铭纹阁总部推出来的人,至于发生在云炎古城的事情,完全是铭纹阁在造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去了铭纹阁总部的人,如今彻底背叛了我们北方铭纹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北方铭纹界向来排斥铭纹阁,这次居然要和铭纹阁一起组建铭纹联盟,你们这是想要让铭纹阁统一整个铭纹界啊!”

    这老头是越说越来劲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充满怒意的指着沈风,喝道:“还有这小子,你说他是四阶铭纹师?你这是在和我说笑吗?”

    “在整个一重天的铭纹界之内,包括铭纹阁内的天才,我们都是有过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眼前这个家伙是谁?我从前可不知道在一重天内,还有这么一个人物,难道他从冒出来的那一刻起,就直接拥有四阶铭纹师的水准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整个一重天里,能够培养出四阶铭纹师的地方少之又少,如若他真的够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,那么他的名声早就在一重天内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毛头小子应该是铭纹阁总部内的人吧?他是总部哪个大人物的儿子?或者是孙子?”

    “长这么大了,他的名声也没有传开,看来他在铭纹上纯粹只是一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他来北方是督促铭纹联盟组建的?”

    一旁的马岩脑中同样是这番猜测,他喝道:“梁老头,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,你是北方的铭纹师,并不是铭纹阁总部那些人的走狗!”

    梁齐贤听到这两个老头越说越离谱,甚至把他比作为走狗,他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,吼道:“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友愿意和你们坐在一起,这是你们的荣幸,如此啰啰嗦嗦的,我梁齐贤可以从此没有你们这两个老友。”

    马岩和苗善生见梁齐贤要和他们断绝来往,他们脸上浮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认识已久,虽说平时一直互相嘲讽,但友情绝对是无比深厚的啊!

    如今梁齐贤为了一个毛头小子,竟然不顾这么多年的交情,说出这番让人痛心的话来?

    沈风见这三个老头要彻底闹僵了,他开口说道:“想要证明我够不够资格坐在这里,其实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之后,目光注视着马岩和苗善生,道:“出题吧!”

    “如若我能够解决你们提出的难题,那么我继续坐在这里,你们应该就会闭上嘴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苗善生冷笑道:“好一个狂妄无知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想要证明自己,那么我就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手臂一挥,一块巴掌大的黑色金属,出现在了沈风面前。

    黑色金属表面勾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。

    他不屑的看着沈风,接着说道:“在这上面,有我曾经勾画了一半的铭纹,你只要能够将其补全,我可以认同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一旁的马岩拿出了一根青色木条,上面同样是勾画着密集的纹路,他道:“我当年同样只是在这上面勾画了一半,如若你能够将剩下的一半勾画完,那么我可以喊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苗善生拿出的黑色金属之上,勾画了一半的乃是顶级四阶防御铭纹。

    而马岩的青色木条之上,所勾画的乃是顶级的四阶速度铭纹。

    像这两种铭纹,一般的四阶铭纹师根本勾画不完整,要不然当年马岩和苗善生也不会只勾画了一半。

    必须要那些铭纹造诣抵达四阶巅峰的铭纹师,才能够将这两种铭纹勾画出来。

    在对沈风出完题之后。

    马岩和苗善生一脸淡然的盯着沈风,他们倒要看看,这个毛头小子要怎么装下去?

    跪在不远处的何承宇,听说过马岩的青色木条,以及苗善生的黑色金属。

    整个北灵城的人都知道,这两种铭纹,乃是马岩和苗善生一直想要攻克的难题。

    原本何承宇心里面便对沈风充满怒意,虽说他不清楚为什么师父如此看重沈风,但能够看到这小子被打脸,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愉悦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