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最强医圣 >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你给我闭嘴
    齐雨萱听到自己父亲的传音,她微微一愣之后,最终还是选择点了点头,脑中不禁浮现了沈风的身影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急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哪怕沈风在北灵城,恐怕也无能为力了吧!

    毕竟沈风认识的是隐阁的阁主,他在北灵城根本没有任何的依靠,完全对付不了孟家,对付不了何家!

    将脑中的杂念抛去之后,她推着齐振走进了霍家之内。

    齐雨萱希望沈风如若来到北灵城,也不要为他们强行出头,眼下已经涉及到北灵城内的顶尖一流势力。

    在吴志天和齐雨萱等人相继来到霍家大厅外,看到跪在地面上的霍鸿坤和霍思雅之后,他们眉头立马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前,吴志天等人不知道霍思雅在霍家内的处境,毕竟曾经在外人面前,霍威那一脉的人会装作对霍思雅和霍鸿坤很好。

    不等吴志天等人开口。

    霍威和霍梦玲他们看到所有人全部到齐之后,他们从大厅内走了出来,其中霍威声音平淡的说道:“各位不必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霍鸿坤他们这一脉犯了错,如今他们是心甘情愿跪在这里受罚。”

    转而,他将目光看向孟泽辉,继续道:“孟家主,你想怎么处理你儿子的事情?”

    在霍威面前,孟泽辉不敢太过放肆,他知道自己的孟家太弱小,这次霍家完全是看在何家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而且他要追责的人,只是霍家的一位管家和其孙女,并没有涉及到霍家嫡系的人员,所以霍家才如此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孟泽辉能够猜测到的事情,他颇为恭敬的说道:“霍家主,这次真的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,我绝对不会来霍家走这一趟,还请霍家主谅解!”

    霍威摆了摆手,道:“孟家主,你不必多言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你说说自己的想法吧!”

    “如若此事真的和霍鸿坤他们有关,我肯定不会有丝毫偏袒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虽说如今在霍思雅等人神魂上留下了烙印,但如果孟骏龙的死和霍思雅他们有关。

    那么霍威会将霍鸿坤和霍思雅,直接交给孟泽辉处置。

    如若之前亲手杀死霍鸿坤等人,可能会让霍家内的一些人不舒服,再怎么说霍鸿坤和霍思雅也拥有霍家的血脉,而且是曾经的嫡系血脉呢!

    所以,最终才选择控制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说是霍鸿坤和霍思雅自己犯错,最后死在了孟家人手里,这就没有任何霍家人会有想法了。

    孟泽辉在听到霍威的承诺之后,他心里面微微松了一口气,随后,目光冰冷的扫视过吴志天和齐雨萱等人,他道:“我儿当初是和吴志天一起离开的,而你们则是和吴志天一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完全有理由怀疑,我儿的死和你们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之中谁愿意说出真相,我可以不追究他的责任,机会只有这一次,我希望你们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吴岳等一些家族的家主,随即给自己的儿子,或者是女儿传音,希望他们立马把真相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等了数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任何人要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让孟泽辉嘴角的阴狠更加浓郁,而站在他身旁的何智文,也觉得非常没有面子,他喝道:“孟家主已经给你们留活路了,难道你们想要自己的家族万劫不复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何智文把话说个明白,以后孟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至于霍威和霍梦玲等霍家之人,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戏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依旧是没有人要开口。

    孟泽辉身上涌动着地玄境八层的气息,孟家只是一流势力中的末流,他只有这点修为也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像这些末流的一流势力之中,也只有其家族内的老祖,拥有天玄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脚下玄气涌出的瞬间,身影顿时来到了齐雨萱身旁。

    吴志天等年轻一辈,根本没有阻拦的机会,而齐振也来不及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孟泽辉一把抓着齐雨萱的头发,浑身气势压制在对方的身上,直接将其拖到了所有人的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“孟泽辉,你别太过份了!”坐在轮椅上的齐振吼道。

    闻言,孟泽辉隔空对着齐振轰出一拳,汹涌的拳风在其胸口上炸开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齐振所坐的轮椅,顿时爆裂开来,从他胸口之上绽放出一团血雾,他整个人直接瘫倒在了地面上!

    “父亲——”被孟泽辉抓着头发的齐雨萱,泪眼朦胧的喊道,声音之中充满了嘶哑。

    吴志天身影瞬间来到了齐振身旁,目光盯着孟泽辉,道:“你既然想要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死的,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生死关头,背叛了我们这些朋友,抛弃了他的未婚妻,最终被一位看不过眼的前辈给击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说,孟骏龙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人有什么错?凭什么要为孟骏龙的死负责?难道就因为孟家攀上了何家吗?”

    转而。

    他忽然看到了霍梦玲手腕上的手链银河,他对这条手链是印象深刻,这毕竟是一件中品玄宝!

    “沈兄送给霍思雅的手链,为什么会在你手上?”吴志天质问着霍梦玲。

    霍梦玲眉头皱了皱之后,道:“这条手链是我的,今天霍思雅他们在这里受罚,就是因为偷了我的这条手链。”

    “吴志天,你想要干什么?在这些家族的子弟之中,谁都知道你喜欢霍思雅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在临死前是想要疯狂一把了?是不是这个贱人用传音告诉了你一些事情?你想要借此来往污蔑我!”

    吴志天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,吼道:“一个个皆是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“所谓大家族内的人,就如此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吴志天不服!”

    “这条手链名为银河,乃是沈兄送给霍思雅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吴岳满脸怒容的吼道:“逆子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右脚蹬地,整个出现在吴志天面前的瞬间,右手掌猛然扇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一巴掌扇在了吴志天的脸上,恐怖的力道在脸颊上扩散,促使他整人被扇飞出去三米远,整张脸上一片血肉模糊!

    霍梦玲看到这一幕之后,她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,看这种父子相残的画面,倒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!